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9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伙计详细讲述了一下事发的经过。

事情是这样的,今早,沈大起床之后发现二楼的栏杆的扶手松脱了,一根木桩杵在外边,十分的危险。他拿来了锤子,准备将那扶手装回去。可是就在他拿着锤子走出门的时候,突然被门槛绊了一下,他往前扑去,下巴颏在了栏杆上,结果把舌头咬掉了小半,他疼的直蹦,流了好多血,脚下被血一滑,摔在了那根木桩上,胸前被捅了个窟窿,木栏杆也被压塌了,他就从二楼直接摔下去摔到了楼梯上,滚下楼后,又不偏不倚被飞起落下的锤子砸中了头……就这么一命呜呼了。

众人维持着惊骇的表情听着伙计说完。

连一贯面瘫的白玉堂都难得地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天尊和殷候活了一百多岁了,头一回碰到这种倒霉蛋,修个栏杆而已么,结果就莫名其妙地死了,死得还挺惨。

沉默片刻感慨了一下掌柜的倒霉之后,展昭问众人,“你们都看见了?”

几个伙计和那位沈夫人都点头。

展昭也没出声,如果真是意外,那这位沈大可能是世上最倒霉的人,可如果不是意外……那么就是这几个伙计和沈夫人串好了供,店里只有他们,也没有其他目击者,死无对证。

鲁严无奈对展昭一摊手,这种情况普通军校是没处理过。

展昭点点头,这种案子在开封府倒是很常见,的确有很多情况是几个目击者就是凶手,害死人之后串供想逃脱罪责,最有嫌疑的那个……就是这位沈夫人了。

可就在众人怀疑这几位证人证言的可信度时,那位沈夫人却开口,“不是意外。“

众人都看她。

“虽然我相公是意外死的,但他的意外死,不是意外!”沈夫人认真说。

“夫人……只是巧合,那些怪力乱神不能信的啊。”一个伙计说。

展昭对那伙计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打断沈夫人的话,“夫人觉得,是有人害沈掌柜发生了意外?”

沈夫人点头。

“是谁害的?”白玉堂好奇。

沈夫人抬起头看了看众人,又叹了口气,说,“我。”

这下,众人都愣住了。

赵普看了看鲁严。

鲁严对九王爷点点头——展昭招奇案的说法果然不是假的啊,黑风城多少年没出过这种奇事了!

公孙不解,问沈夫人,“你是说……是你害你丈夫发生意外的?”

沈夫人点点头。

霖夜火憋不住了,“你是怎么害你丈夫发生这种意外的?设了陷阱啊?”

沈夫人眼圈一红,“我昨天咒他了。”

众人越听越糊涂——咒?

沈夫人道,“他最近总跟一个琴姬来往,我一气之下,咒他不得好死。”

众人无语望天。

赵普叹了口气——这是天太冷冻傻了啊!

展昭哭笑不得,对她道,“夫妻吵架咒骂两句是平常事,并不能导致人这样……”

沈夫人摇头,“不是!我下的是血咒,三天之内我必定要给他偿命的!”

说完,那位夫人就哭了起来。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

五爷也只能表示无奈——原来离开开封府之后还是会遇到这种怪事啊。

公孙好奇问,“什么血咒啊?”

“是跟血妖下的咒。”伙计道。

展昭不解,“雪妖会吃人,会假装成迷路的女子把人骗走之类的我也听过,怎么雪妖还管下咒的么?”

“她说的不是雪妖,是血妖。”鲁严小声跟展昭解释,“西域一带妇人间流传的一种说法,准备一个杯子,陆续滴进自己手指中的血,按照一个步骤下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