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1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赵祯见众人回来了,就指了指帐篷里,道,“捡着个好玩儿的老头。”

陈林陈旭两兄弟冲到军帐门口往里一望,就见一个老头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

“爷爷!”俩兄弟立马急眼了,要过去给他松绑。

“唉,别忙别忙。”一旁,鲁严老爷子走了过来,对两人摆手,“一放开就想法子自尽,拦都拦不住,不得已才绑起来的。”

“爷爷你干嘛要自尽?”两兄弟跑到老爷子跟前边哭边问。

老头也唉声叹气说自己如果不死两兄弟要遭牵连的。

赵普看得直皱眉头。

白玉堂问“捡回”这老头的霖夜火,“怎么回事?”

火凤显然已经问明白了,“啧啧”两声,“复杂了!”

天尊和殷候也很好奇。

邹良就将捡到老爷子的经过一说,又说起了老头刚才说的自尽的缘由。

原来……沈大和陈氏兄弟的父亲陈东,也就是陈老爷子的儿子,年轻那会儿就认识。

陈家祖上是酿酒的,专酿高粱酒,有祖传的配方。

而沈大是开酒楼的,靠着陈东的高粱酒拉了不少客人,他就设计骗走了陈东的配方。

陈东在和沈大争吵的时候,不慎摔下楼梯丧命。沈大为此蹲了三年牢,但配方被他骗走了,三年之后沈大出来接着开酒楼,生意兴旺。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两家也为此成了世仇。

陈老爷子和儿媳妇辛苦将陈家两兄弟养大,半年前,两兄弟的娘也得病死了,据说他们的娘一直郁郁寡欢。陈老爷子越想越恨沈大,所以他就给沈大下了血咒,想跟他同归于尽。

老头不过是气,沈大真死了他倒也怕了。因为怕牵连两个孙儿,所以老爷子就跑黑风岭自尽去了,这么巧让霖夜火和邹良救了下来。

赵祯听得新奇,问,“那究竟是谁咒死沈大的?是老陈头还是沈夫人?”

赵普看看南宫纪——这“老陈头”的称呼他是从哪儿学会的?

南宫纪一摊手——天晓得。

“老爷子,你是怎么下血咒的?”展昭问陈老爷子。

老头说,前几天晚上他做了个怪梦,梦中就看见一座小楼,楼里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人,问他,有什么人是你恨到想跟他同归于尽的么?老头就将自己跟沈大的恩怨说了。那人自称血妖,教了老头一个方法来下血咒……并且告诉他,沈大死后,他也会死。

“那人长什么样?”白玉堂忍不住问。

老爷子摇摇头,“梦里的事情朦朦胧胧的,都记不清了,那人的脸我也没看清,只记得下血咒的步骤。”

展昭让他演示一下,是怎么下血咒的。

老爷子说,先找一个杯子,将要同归于尽的人的名姓生辰八字都写下来,烧成灰放进空杯。之后连续割破自己三根手指头,分别滴一滴、两滴、三滴血到杯子里,每次都要默念血妖并且说出自己的愿望。再将自己的名字和生辰八字也烧成灰,按照刚才的步骤再来一遍,最后跟血妖说出想那个人怎么死,遭受多少痛苦……然后将那杯东西喝了,就算下咒完毕了。

“这么简单?”展昭听着都新鲜。

霖夜火直摇头,“我也觉着挺不靠谱。”

“我起先也觉得只是恨沈大恨疯了才会做这种怪梦!也是想试试来泄泄愤。”老头叹息,“我也不想抛下两个孙儿,但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不然怕会祸及后代……”

“你不是真相信自己咒死了沈大吧?”公孙问。

“可……沈大真的死了啊。”老头道,“我说想让他死得很惨,他也的确是惨。”

赵普一撇嘴,“灶房今晚杀猪么?给我弄只猪来,老子下咒看它死不死!”

赵普说完众人都笑了。

公孙直踹他——反正不打仗你就是赵没谱!

赵祯在帐篷门口听得直摇头,他家战无不胜的兵马大元帅要跟一只猪同归于尽哩……

“爷爷你胡闹啊!相信这些东西干什么!沈大的死是意外。”

“没准坏事干多了遭报应,跟你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啊!”

两兄弟一人一句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