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3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所以……”殷候明白了白玉堂的意思,“这逍妖楼,是这三个地方拼成的?”

“难怪去了这三家的人回来之后都梦到血妖。”展昭皱眉,“难不成是一伙的?”

“可是陈老头的确说是迷迷糊糊地去了逍妖楼,还见着了血妖……那他是在哪儿看到的?”展昭想不通。

白玉堂却是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玄机,道,“猫儿,我们站在这个位置看,这三个地方都能看到,对不对?”

展昭点头,天尊和殷候也点头。

白玉指着洛阳茶楼的方向,道,“茶楼背对的方向是城墙,茶楼本身就挺高……别看现在灯火通明,但到了后半夜灯火熄灭之后,茶楼所在的那个方向,只有高处有灯光!”

展昭想了想,点头,“对!是城门那边传过来的光。”

黑风城北城门是全天十二个时辰都灯火通明的,主要还是为了守卫。

“也就是说,如果后半夜站在这个位置看远处的洛阳茶楼……”白玉堂看了看众人。

众人此时已然领会了五爷的意思——晚上黑灯瞎火的时候来看,就只能看到茶楼的屋顶!也就是说,逍妖楼的楼顶!

“同样的方法。”白玉堂指向已经倒塌的青莲寺舍利塔的方向,“那座塔的远处……”

展昭等一看就了然点头,是黑风城内的军营,主要是负责黑风城城内治安的,也就是说那边是全天不熄灯,士兵都是轮岗……那地方晚上也是一处光源,而且因为地势高,所以光正好能照亮青莲寺的塔身位置。

再回头看看水香阁,那座胭脂铺最近,门前挂着灯笼,晚上应该能清楚地看到底层……

“所以说!”展昭算是彻底明白了,“晚上只要来到这里,无论是朝哪个方向看,能看到的都是逍妖楼的一部分!”

“特别还是在神志不太清醒些的情况下。”白玉堂道,“让人产生幻觉看到某座不存在的小楼的方法是不多,一般人也想不出来。可让人糊里糊涂随便看一个方向,误认为是信封上逍妖楼的一部分的方法却是太多了!”

“嗯!”殷候摸了摸下巴,“有道理,青莲寺、洛阳茶楼和水香阁,无论哪个地方做一下手脚下个药,就能让去过的人中招。再等到半夜将中了迷药之后迷迷糊糊梦游状态的人带到这个地方见血妖就大功告成了!”

“而陈老爷子记不住血妖的脸。”展昭想了想,“可能是站在黑夜之中!”

说着,展昭跑到巷子里边一点的位置,道,“如果四周围无光,站在这里,月光只照到我的身上而照不到脸,意识模糊的陈老头就不会记住我的脸!”

“原来是这么简单的方法啊。”天尊点头,“要做到这一点,就得那三家帮忙才行啊!”

“这三家都给血妖帮忙?”殷候问。

“玄廷死了,舍利塔也塌了。”展昭皱眉,“是因为怕我们找到其中的共同点,所以毁尸灭迹么?既然三家都有帮忙的,为什么只杀玄廷?

“会不会是因为那和尚露馅儿了?”天尊突然问。

“露馅儿?”白玉堂和展昭都回头看天尊。

“那天我带着那小孩儿进楼之后,那小楼的确是被人用内力震塌的。”天尊道,“很有可能是玄廷干的。”

“再加上之后玄廷没找到那块写着咒文的金片,所以舍利塔的真正用途已经暴露了。”展昭觉得天尊设想的有理,“我们势必会调查玄廷,因为怕暴露,那血妖就先下手灭口。”

“茶楼和胭脂铺都是帮凶,为什么干这事儿?”展昭好奇,“还是说,不是帮凶,是被控制的?”

“血妖闹得满城风雨,出了那么大的事,如果是被控制的,想自保还不容易?通知赵家军就行了。”殷候却有不同看法。

“的确……”白玉堂想起那晚鲛鲛的所见,“玄廷那晚独自踱步到深夜,有点动摇的意思。”

“没准他也想找赵普坦白,结果没来得及就被杀。”展昭皱眉,“血妖之后黑风城里人心惶惶流言四起,就算真是不幸意外身亡的人,也会被说成是中了血咒。”

“这的确是扰乱军心的好方法。”殷候小声提醒展昭和白玉堂,“这种伎俩,很像是敌方暗探会做的事情。”

展昭睁大了眼睛,“难道说,血妖是敌军派到黑风城的奸细?”

“那血妖是不是我是不清楚。”殷候摆摆手,“埋伏的也太久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的确已经埋伏了很久。

“可这两家就不好说了。”殷候指了指水香阁和洛阳茶楼,“有时候世事难料,谁被谁控制谁被谁利用,还真是不好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决定先去茶楼再去胭脂铺,帮赵普查查,是不是真有奸细趁机捣乱。

第42章【捉妖】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