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4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公孙道,“我们来简单地试一下。”

说着,他从腰包里掏出一个小盒,用镊子,从里边夹出一样东西来。

众人都眯着眼睛看,展昭问,“是瓢虫么?”

“怎么不动弹?”赵普离得近,觉得像是只死掉的小瓢虫,这也是门精细活啊,都看不清楚。

“这是草蝠子。”小四子似乎认识。

公孙点点头,道,“草蝠子是一种小虫儿,隐藏在草丛里,跟蚊子似的吸血,通常只咬猫狗不咬人,会隐藏在猫狗的皮毛里,特别是天冷的时候,它们就咬着不动,顺便在毛里过个冬。”

众人听得汗毛直竖,白玉堂瞄床上的小五,边看展昭——以后不准放小五上床了!

公孙摆摆手,“小五它们我都用草药给洗过澡的,不会有虫子,你们身上也有我给的驱虫香囊,放心放心。”

五爷松了口气,一旁许戡胳膊一撞庞煜,问,“什么香囊那么神?还有么?我订十万个,我营里每人带俩。”

众人瞅了许戡一会儿,都下意识地去看白玉堂——你俩有空要不要喝一杯?估计能聊得来。

包延觉得白玉堂、许戡、庞煜再加上天尊,四个可以凑一桌败家麻将什么的……

公孙继续说,“草蝠子如果咬了人,轻易是拍不掉的,因为它的触角会扎进人的皮肤里,牢牢扣住,一定要用火来烫它才会逃走,强行拽下来或者受到惊吓的时候,它都会分泌毒液,被扎的人会中毒,但是这种毒液不会害死人,各人反应不一,轻一点的痒痒几天,重一点的救你恶心晕倒。但弥陀蛛的毒性就厉害得多了,中了毒会麻痹丧命,但弥陀蛛只咬虫子不咬人。”

众人都皱眉,反正就是好恶心的虫子!

“草蝠子对一种味道很敏感。”公孙微微一笑,“就是动物的尿液。”

众人倒抽了口气。

白玉堂和许戡看着快吐了。

这时,董仟翼跑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小杯子,里边黄色的液体。

将杯子放到赵普帅案上,董仟翼说,“先生!你要的狗尿,哑巴刚尿的,新鲜着呢。”

霖夜火和邹良都扁着嘴瞧着门口摇着尾巴溜达进来的哑巴。

赵普指着帅案手颤啊颤,那意思——你要死啊放帅案上?!

董仟翼朝着赵普挑挑眉——先生说要的。

九王爷嘴角直抽,但最终也没说不让放让拿走什么的,忍了。

公孙取出一根棉签儿,沾了些狗尿,涂在了野猪的后脖颈上,之后就将那只草蝠子扔在了野猪身上。

众人盯着那只小虫紧张兮兮——就这么乱丢不要紧啊?

可就见那只小虫迅速地爬到了野猪后劲刚才被涂了尿的位置,随后就不动了。

公孙用一张宣纸掸了几下,那只虫子牢牢地“粘”在了野猪的后脖颈上,没掉下来。

“所有尸体的脖子附近都有一个痕迹。”公孙道,“这个位置,就是草蝠子咬过的位置!只要想办法在要弄死的人后脖颈附近涂上一点点猫狗尿液,再将草蝠子扔到那人身上,不多久,草蝠子就会爬到脖颈的位置,咬住。而之所以要选择后脖颈,是因为这个地方自己是看不见的,一般人也注意不到,但是又不像别的地方有衣服包裹,可以轻易地接触到,而且离脖颈处的血管很近,方便之后的行动。”

众人跟着点头啊点头,公孙说的听起来好有道理,虽然不知道他说的跟凶杀案和血妖有什么关系。

“草蝠子是火纹蛛最常用来‘钓’弥陀蛛上钩的诱饵。”公孙边说,边将装有火纹蛛的那个琉璃瓶的盖子打开,将火纹蛛都倒在了桌上,在桌边,放上那一块之前他们从青莲寺带回来的,被开了个窟窿的砖头。

只见那些蜘蛛出来之后,就排成了一排,并排前进……穿过那一个窟窿之后,开始织网……

火纹蛛织网相当相当的快,不一会儿,它们吐出的蜘蛛丝像一座桥一样,一直连接到了那只野猪的后劲处,在那里形成了一张蛛网,将那只还叮在野猪脖子上的草蝠子全部包裹了起来。

等着一切都完成之后,那几只火纹蛛就在草蝠子周围埋伏了起来,一动不动地等待着。

公孙又将一只弥陀蛛放了出来。

那只胖乎乎的蜘蛛刚好挤进那个窟窿,顺着火纹蛛织好的网,就开始朝着那只野猪脖颈上的草蝠子爬了过去。

很快,弥陀蛛爬到了草蝠子身旁,它围着草蝠子转了一圈,最后趴在了草蝠子的背上,就看到它似乎是咬住了草蝠子……就在这时,两只火纹蛛爬到了蜘蛛网上。

就在众人好奇这两只无毒的小蜘蛛要怎么干掉并且吃掉一只比它们大且有毒的蜘蛛时……

只见两只火纹蛛突然相互磨蹭了起来。

紧随而来的,是轻轻的“啪”一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