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50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对白玉堂摆了摆手,那意思——这边不是开封府,出了人命官司还是交给军营……

只是展昭的手刚摆起来,就听楼下火麒麟扯着嗓门说,“我去!展昭那只猫妖咧!走哪儿哪儿死人啊!我黑风城以前没见着三天死一个五天死一打的啊!怕什么血妖啊,那玩意儿跟猫妖比起来差一截……哎呀。”

火麒麟话没说完,就被一个馒头砸中,揉着后脑勺回头,就见对面楼上窗口,站着毛都呲开的展昭和一旁忍笑的白玉堂。

欧阳少征仰着脸瞧了瞧,又回头瞧了瞧地上的尸体,摸着下巴摇头啊摇头,对展昭报以同情的目光,那意思蛮明显——你果然在这儿啊!你这是有多带衰?

展昭憋了一肚子气,转过脸怒瞪白玉堂。

五爷也无奈——你朝我发脾气有什么用,我都打算替你扛了,谁叫你声名远播。

展昭哼哼了一声,伸手一拽白玉堂的衣领子,拽人下楼……

两人刚出太白居,就听到突然有人喊了一声,“老天有眼啊!血妖还在!还在!”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

正打发影卫们去找公孙来验尸的火麒麟循着声音往左边巷子里一望,就见一个病病歪歪的老头踉跄着走出来。

人群惊呼一声逃开……就见那老头瘦骨嶙峋脸色灰白,还满身都是泥,双眼凹陷那俩大黑眼圈……看着像是刚从坟里爬出来似的。

那老头边走,边指着那具躺在血泊中的尸体,苍老嘶哑的嗓音从他干裂的嘴里传出来,“血妖有灵啊!恶人有恶报!”

“老头你说什么呢?”欧阳少征问他。

却见那老头从身背后抽出了一把匕首来。

“呀啊!”路人赶紧逃开。

有个眼尖的突然喊了起来,“哎呀!这不是陆老板么?!”

展昭和白玉堂都疑惑——陆老板是谁?

“不用你们动手,也不用血妖动手,我心愿已了大仇得报!我自己抵命!哈哈哈……”那疯老头边仰天大笑,边举起刀,横刀就要抹脖子。

只是刀刃刚碰到脖颈子,就被一颗飞来的墨玉飞蝗石打中……

匕首飞了出去,那老头一个踉跄倒地。

几个士兵赶紧过去将他按住。

欧阳少征对身后及时扔出石子儿的白玉堂竖了竖大拇指,边又对着他和展昭一歪头,像是问——这是什么情况?!

展昭和白玉堂也只能回了他一个困惑的表情——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展昭突然伸手,对着虚空招了招手。

白玉堂看到他这个动作,有些不解,朝展昭身后看了一眼,并没其他人,就有些不解地问他,“猫儿?你叫谁?”

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的鲛鲛也探头往前,瞧了一眼展昭——叫我?

展昭揉了一把鲛鲛的脑袋表示——乖哈,不叫你。

边转过脸,认地对白玉堂说,“这个姿势是跟赵普学来的!”

白玉堂挑着眉瞧着他——跟赵普学来的,然后?

展昭一笑,“这个是赵普的召唤咒……”

话音刚落,墙上“嗖”一声,董仟翼落在了他俩身后。

展昭对白玉堂一笑——看!管用吧!

白玉堂也有些想笑,边问董仟翼,“这老头什么人?死那个呢?”

“那老头姓陆,是陆家茶庄的掌柜。”董仟翼手里拿着张纸,上边墨迹还没干呢,晃了晃对两人说,“摔死那个年轻人叫马强,陆家的一个炒茶工人。马强前阵子据说是调戏了陆老头的闺女,他闺女一个想不开就上吊自杀了,老头将马强告到官府,但是没有证据,最后马强逃脱了罪责。陆老头的老伴儿给气死了,陆家人丁单薄,就一个闺女和一个老伴儿,闺女还是老来得女,瞬间家破人亡所以老头伤心欲绝哩。”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着眉头看董仟翼,“这么惨……”

“然后根据老头家一个伙计的说法,老头听说血妖之咒之后,就说要用血咒跟马强同归于尽。前几天破案真相大白了,大多数人是欢欣鼓舞,他却是愁云惨淡……今天一大早起床,据说老头非常兴奋,说血妖昨晚找他了。”董仟翼一摊手,“所以他上午就用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皱眉——什么?!

董仟翼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这小子就是马强,刚才在楼上喝酒,靠着窗户看风景,一不小心就摔下来了,正好地上有块石头,后脑勺颏在石头上了,所以楼这么低摔下来也丢了小命!”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