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8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外公。”展昭帮着白玉堂问殷候,“天尊怎么样?”

殷候倒是愣了一下,一摊手,“他能怎么样,这是夭长天的心又不是银妖王的心。”

霖夜火道,“大和尚说过,当年天下人都想干掉夭长天,就是天尊无所谓对不?”

“某方面讲他俩不少共同点。”殷候举例,“比方说都拿人当蚂蚁看,硬要说不同的话,夭长天觉得人时蚂蚁得踩死,那老鬼觉得人时蚂蚁,都懒得踩。还有就是夭长天没人教他不喜欢人也不能伤害人,老鬼有妖王教。”

白玉堂点点头

众人这才明白,难怪小四子刚才追出去了,原来是他看出来天尊闹不痛快了。

“别管他,闹一下脾气就好了。”殷候道,“当务之急你们找地方看住这个箱子,我跟那老鬼再去想想办法。”

说完,殷候也走了。

剩下众人面面相觑,最后都盯着那个铁箱子发愁——这可如何是好啊?这玩意儿放着就是个祸患,可也不能给毁了啊!万一夭长天真死了呢?!赵普可不能让自家师父出意外。

再说了,白玉堂他外婆还在夭长天胸膛里呢,那颗心也是活得!

白鬼王要是死了,陆天寒该怎么办?外公都被&虐了一辈子了,难道还要再生离死别一回?这辈子是要有多惨?长得帅也不能这么欺负他是不是……

第55章【近在咫尺】

梁州府陷空岛的别院里,除了天尊和殷候之外,其他人都围着桌子坐着,双眼直直地盯着桌上的那一截无花木。

众人左看看,右看看,都不知该如何是好。

而这些人里,最激动的……或者说困惑到就快疯魔了得,不是夭长天的好徒弟赵普,也不是崇拜自家师公的萧良,而是公孙。

作为一个神医,无花木的出现已经能让他兴奋激动一阵子了……可惊喜这种东西一下两下就好,太用力了容易成为惊吓。

公孙困惑的不是在无花木中保存了一百年还在跳动的夭长天的心脏……而是为什么这颗心脏毁了之后,夭长天也会死?

公孙趴在桌子上,对着那截木头唉声叹气抓耳挠腮折腾起来没完。

众人也都无奈。

小四子拿着小扇子不停给他爹爹扇风,让他冷静下来。

公孙自言自语的语速都快赶上广爷了,“不可能啊……换了心之后两者没关系了才对,为什么这边死了那边也会死?为什么?没有理由啊!医术又不是妖术,怎么回事呢……”

众人都同情地看着混乱的公孙,也真是难为他了。

展昭见白玉堂时不时地望一眼院门的方向,知道他应该是担心天尊的去向。

刚才天尊明明和小四子一起走了,可等他们回到别院的时候,只有小四子独自在跟小五玩耍,天尊却不见了。

白玉堂一问,小四子说,天尊刚才说有事情出个远门,就不见了,也没说具体是去哪儿。

之后,殷候也突然不见了,俩老头都离开了别院,有赵普安排在城门口的侍卫看到他俩先后出了城,往北边儿去了。

展昭推测二人可能是去找夭长天了,先把他堵在极北或者映雪宫,省的夜长梦多。

……

沈府这一闹非同凡响,很快,整个梁州府的江湖人之间都在谈论无花木和百花灯的事情。

而摆在展昭他们眼前的难题则是——要怎么处理这无花木呢?假装销毁的计策,似乎是可行!

当天夜里,赵普让一群影卫去山里找了一宿,终于是找到了一截跟无花木看起来没什么两样的树桩,拿回来稍微处理了一下。为了尽量以假乱真,赵普还让人在木头下边开了个洞,放了颗猪心进去,装进了铁箱子里。

第二天清早,赵普让人在沈府门前,根据圣旨,将这段假木头给销毁了。

要烧毁这么大一块木头也不容易,赵普跟红九娘讨了些硝石和麟粉,将木头桩子连同猪心一起,烧成了灰烬。

想这么轰动的事件就很快平息也是不容易,但世人并不知道夭长天和无花木之间的具体关系,也不清楚百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这颗心是属于白鬼王的,作为最怕白鬼王重生的大宋皇族一员,赵普和赵祯都有充分的理由毁掉这颗心。

另外,百花灯虽然没有了,梁州府的展卖却并未取消,一切还是按照原计划进行……江湖人的心情在经过几天之后稍稍平复了点,好奇心得到满足后,大多打道回府。毕竟,江湖门派跟陷空岛似的那么有钱的也不多。

但展昭他们这边的心情却是被影响了,或者说,一点参加展卖的心情都没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