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195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你单子上不是买丝绸么?你在木雕店里能找着丝绸?”展昭晃着自己手里的单子,“我单子上要买香料,香料铺子在最南边要穿过整条街呢!”

白玉堂思考了一下,点点头,“猫儿,要不然我们分头行动……”

五爷话没说完,被展昭抓出去了,展昭可知道,他一个不看紧,这耗子就得上房。

刚出木雕铺子,眼前一大群人蜂拥而至。

白玉堂转身回到铺子里,展昭拽他出去,五爷又想法子回来……

基本没人上木雕店来备年货,因此这铺子比较清冷,铺子里就柜台后站着个年迈的掌柜,老头拨着算盘无奈地看着门口一红一白俩小年轻出去又进来,进来再出去。就这么看了半天,老掌柜直摇头——这俩娃长得倒是挺好就是貌似脑袋不好使。

同样被挤得找不着北的还有太学那一帮学生,包延一开始还兴致高昂,出来一挤才发现失算了,这里备年货的三姑六婆格外彪悍,就他们那一群太学的学生,豆芽菜儿似的,没一会儿就被冲没了,这会儿谁都找不找谁。包延气的直踹庞煜,“都怪你出这馊主意!”

小侯爷也挺悔——没事儿凑这热闹干嘛?

……

最快接近目的地的,是霖夜火和邹良。

火凤抽到的签可算是好,因为铺子离着帅府最近,可也算不好——因为让他买的是煤。

过冬么,煤饼是必备物资,黑风城产的煤是特别好的,烧的久烟还少,卢大&爷让白玉堂买好几车送回去,因此霖夜火不止自己要走,身后还有带着几辆马车的邹良。

左将军抽到的签就更绝了——买鸡!

黑风城有一种黑色的土鸡,肉质鲜美还大补,所以说陷空岛也是钱多撑得慌,非要大老远买黑风城的鸡送回去,邹良无语地看着身后马车上几十只鸡笼子,边走边摇头——上百只鸡呢,让鸡场送过来不好么非要自己去买,煤饼也送来啊!大晚上没人的时候想拉几车拉几车,简直吃饱了撑的!

火凤边走边提着衣摆,跟只刺猬似的,一会儿说人踩踏脚了,一会儿说衣服挤皱了,事儿比谁都多。

好不容易总算是挤到了卖煤饼的铺子前。

火凤捂着口鼻对着掌柜的伸出手那意思——五车!

掌柜的是个老粗,不解——呦!这年头还有姑娘来买煤饼的啊?

“丫头,跟你相公来买煤饼啊?”那掌柜的嘴还欠,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邹良,乐呵呵逗霖夜火。

火凤愣了愣,盯着那掌柜看了片刻之后,一甩袖子,指着他问,“你丫凭什么觉得他是相公?怎么着也是我是相公啊!大&爷我功夫比他好你知不知道啊!”

掌柜的怎么听怎么觉得霖夜火是开黄腔了,脸红红心说这小哥好彪悍喔……

邹良摇着头在后边对伙计示意赶紧拉五车煤给我,不要理那只妖孽!

掌柜的跟伙计一起拉煤。

火凤就左看右看找上风口,说是怕煤灰粘到身上。

邹良随手一指一块看着比较干净的地方,让他上那儿蹲着去别添乱。

霖夜火也觉得那地方不错,往那儿一站,刚站定,就听身后围墙里传来一嗓子,“放煤了啊!”

霖夜火还纳闷呢,煤怎么放?

正这时,就听身后“哗啦”一声响。

火凤一回头……原来身后的木板墙是个闸门,刚拉起来,里边倒下一座煤饼山来。

霖夜火惊得就要往天上蹦,邹良突然喊了一嗓子,“不准用工夫!”

霖夜火就是一愣……就这么一愣的功夫,身后“哗啦啦……”

邹良忍着笑看从煤堆里爬出来的霖夜火——好么!火凤变黑凤了!

……

傍晚时分,众人陆续回到了帅府门口。

东西倒是都买着了,只是看着状态各异……

太学众学生被挤得衣&衫&不&整,鞋子还掉了几只,灰头土脸的一个两个戳庞煜。

小侯爷蔫头耷脑还踩了满靴子泥巴,唉声叹气。

公孙和小四子不止买到了白玉堂单子上的东西,还买到了不少药材,他们也是最早回来的,因为赵普和小良子那叫个卖力啊,搂紧了死命往前挤,不含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