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0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所以对于妖王把玉堂外婆的心留给夭长天这个决定,展昭一方面觉得挺残忍,另一方面却又觉得对陆天寒来说,也许并非坏事,起码有个念想。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番联系,展昭自然而然就将夭长天归到他外公和天尊这一边了,总觉得他是自己人,也许其中也有几分赵普的关系在……总之要动夭长天不成!要动他家耗子外婆的心更不成!

一直以来,展昭都觉得他家耗子就挺招人心疼的,这么一说,大多数人估计都认为展昭疯了,如果白玉堂那样的人还让人心疼,那世上还有什么人不让人心疼?展昭自有一番简介,白玉堂那种人,你别看他要什么有什么,但真正他觉得重要的东西只有一样,那样要是没了,那别的一切存在也就没意义了,这种人比野心勃勃什么都想要的人要可怜多了。而至于白玉堂最稀罕什么,展昭自然心中有数,所以他也是顾及自己的小命的。

眼前这白发人来者不善,展昭这样的高手一眼就看出来他内力在自己之上,而且有杀意,要对付不容易,但也不是没法对付。

魔宫三百魔头,比展昭功夫好的多了去了,展昭对付起高手来有经验,相比起白玉堂从功夫上下手,展昭更贼一点,从其他地方下手更有效!

这不,这白发人被展昭三两句话,就把脾气给逗起来了,那怒涛一样的杀意,展昭心说这位怎么跟自己是他杀父仇人似的……

想到这里,展昭突然一歪头,“该不会……你是夭长天的儿子?”

老头一愣。

展昭摸下巴打量他,“不像啊……夭长天长得还是不错滴,再怎么说他还是玉堂外婆的哥哥呢,子孙也总得有几分姿色……”

陈子虚在后边直摇头,他跟展昭是不熟,但展昭小时候常来唐门,偶尔遇到过,他就知道这位别的不说,嘴皮子可利索。

陈子虚见白发人气的脑门都快冒烟了,就提醒他,“你别理他,直接杀了他就行!”

展昭嫌弃脸看陈子虚,心说猫爷跟你有这么大仇么?

白发人脾气相当暴躁,他似乎是嫌陈子虚碍事,一把将他推开,随后一运内力……四周围,就有雾气渐渐围拢过来。

展昭皱眉——这就是那些车队遇袭时候的毒雾!

陈子虚赶紧捂住口鼻,想找个地方躲藏。

展昭则是一跃……没了!

这回不止陈子虚,那白发人也是愣了愣,随后抬起头望天……展昭早就上天了,而且因为雾气的缘故,这回看不见他在哪儿。

白发人皱眉——展昭果然是殷候后人,轻功惊人。

这时,就听到一声口哨声。

白发人突然一闪身……一块瓦片从迷雾中飞了过来,从避开的白发人身边飞过,“啪”一声,砸中了陈子虚的脸。

陈子虚“哎呀”一声一个趔趄摔倒在地,一抹鼻子,一手的鼻血。

陈子虚捏着好似是被拍断了的鼻梁骨,他可明白……展昭这不是拍错了,是故意朝着他鼻梁骨来的!

白发人一招毒雾奇袭本来想先发制人,谁知道展昭轻功太好,一下飞到了迷雾的上方。

雾气总是沉在下面的,他在上边不受毒雾影响,朝着院子中间飞瓦片,也是防不胜防。

陈子虚被几块瓦片击中之后有些受不了了。

白发人一挥手……毒雾渐渐消散。

再仰脸看,方府这间大宅的房顶都快被展昭拆了,展昭这会儿手里还拿着一块瓦片呢,对着陈子虚“啪”……又是一片,边拍了拍手,问那白发人,“这招我见赵普使过,叫聚云式,赵普是用来聚风和沙的,他内力不跟你似的带毒……但你俩用的是一种功夫。”

白发人冷笑了一声,“小子有点见识。”

“你跟夭长天什么关系?”展昭好奇问,“为什么会他的功夫?”

“你也会殷候的功夫,有什么奇怪?”白发人冷声问。

展昭张大了嘴,“你真是夭长天后人?他不是没成亲么?”

“当然不是!”白发人让展昭气得不轻,张嘴刚想说什么,突然又将话咽了回去。

几乎是同时,展昭也感觉到一股内力袭来……微一侧身。

一个身影和展昭错身而过,落到了院中那白发老者的身旁。

展昭跟他错了个身,躲过他的偷袭,落到了一旁,再看刚才站的地方,雪白的瓦片变成了黑色,还带点淡紫色的光……

展昭皱眉看院中人。

这回,来的还是个白发人,但年纪却是小了很多……正是那天他们在客栈看到的那个年轻人。

“少主。”

老者似乎很尊重那年轻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