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3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第70章【为王之道】

白玉堂此生最怕与权贵打交道,可偏偏摊上了这事儿,陆天寒和夭长天都走了,留下他来收拾烂摊子。

这事情不比得天尊的仇家来寻仇,靠打一架就能糊弄过去。

五爷有些愁容,展昭自然想法子替他分忧,霖夜火帮不上忙看热闹。

而赵普么……九王爷倒也不是一门心思卖兄弟,无奈身份过于敏感,赵祯和夭长天两边都要有担待,所以最好的处理方法就是不过问。

五爷出门找赵祯,有些不太甘愿……

拐了个弯出大院,正碰上坐在桌边的天尊。

白玉堂瞅着他师父也挺纳闷,这天都黑了,黑灯瞎火坐在大院里干嘛?仰起脸看看,今晚也不见月亮,桌上也没酒杯。

天尊瞧见自家徒弟了,见他板着个脸,就也板起脸,“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白玉堂叹了口气,心说这事儿还不愁眉苦脸?

天尊伸手,手指头在白玉堂脑门上弹了一下。

白玉堂就觉得脑袋“翁”一声。

五爷伸手揉着脑门睁大了眼睛看天尊——心说你弹脑门竟然用内力的啊?弹傻了怎么办?

天尊见白玉堂精神了,就点点头,倒是难得地摆出严师脸来。

院门后面,跟白玉堂一起出门准备朝另一个方向去找白鬼族那两人的展昭听到动静,赶忙跑回来……就见霖夜火和赵普已经躲在院门后认真听着了。

展昭也凑了过来。

霖夜火对展昭眨眨眼——哇!天尊训徒弟啊!这辈子第一次看见!

展昭不满脸,边听边心疼自家耗子——不是吧?已经很乖很吃亏了干嘛还训他啊?

天尊见白玉堂没精打采的,就问,“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为师怎么教你的?”

白玉堂看天尊——你教过我也不少啊,具体指哪个?

天尊晃了晃刚才弹他的两根手指。

白玉堂突然想起来了……刚被交给天尊带回天山的时候,他也就三岁。

虽然他跟天尊很投缘,但那么小的小孩儿谁愿意离开爹娘身边跟个陌生人跑那么老远,而且一住就十几年。

白玉堂记得刚被天尊带出家门的时候,他不肯走,天尊说,“你命中注定是我徒弟,知道不?老天爷定的。”

小时候的白玉堂不明白,仰着脸瞧着天尊,在想——老天爷是什么人?为什么他说了就算?

天尊见小孩儿一脸的不开心,也是这么弹了一下他脑门儿,跟他说,“老天爷挑人,不会跟你讲道理,不会问你愿意不愿意,他定了是你,那就是你!”

白玉堂突然想起那一幕,有些出神。

“天山派那帮道士跟你非亲非故,但是你要管他们死活。”天尊慢悠悠道,“你的确是有白鬼族的皇族血统,也是冰鱼族的传人,所以这两个部族的所有人,都是你的责任,说是你,就是你,这里边没有可商量的余地。”

白玉堂不说话,瞧着天尊。

天尊背着手往外走,“道理你三岁的时候就懂了,都那么大人了,别愁眉苦脸的。”

说完,天尊出院子了。

白玉堂含笑看着他师父走远,说,“谢师父教诲。”

天尊也不知道听到了没,脚步倒是挺轻快,溜达出屋子找殷候喝酒去了。

白玉堂摇了摇头,心里那股淡淡的不甘愿也是烟消云散了,朝赵祯所在的别院走去,脚步不快,边走,边认真考虑起了怎么处置白鬼族比较好。

……

院门后,霖夜火直咂嘴,“天尊不是盖的啊,一句话,白老五连皮带骨都顺了!”

“生而为王就别想做撒手闲人。”赵普莫名感同身受,白玉堂被动去救白鬼族和主动想救白鬼族,还是有本质上区别的,某种程度上,他可得替他师父谢谢天尊提点这一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