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7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见过无数人,善于与人交流的他,总是会直视别人的眼睛,因为眼神交流的时候,往往能得到比语言更真实的回应。但天尊的眼神是无法交流的……展昭问过他外公,经常跟天尊在一起,会从他眼里看到什么。

不出意料,殷候的回答是,“你透过他的眼睛,永远只能看到你自己,是不会看不到他在哪里的。他从小就是这样,不用在意。”

赵普对天尊的尊敬比众人都要多一份……因为天尊救过他赵家军万千将士的性命,他记忆之中的天尊,永远停留在那个黑夜中,黑风城城楼上纯白的背影。

天尊数次救过他皇侄赵祯的性命,但他跟赵氏皇族并无瓜葛,赵普不明白天尊为何会那么“热心”。直到大致了解了一些他的过去之后,赵普才明白,如今这太平盛世的局面,是银妖王当年所向往的,所以天尊要维护!

赵普以前一直认为,所谓英雄,就是一个人,为了大多数人做某件事。认识天尊之后,他有了另一种认识,原来一个人,可以为大多数人做某件事,做自己不屑做的那个英雄,理由只是为了一个人!

赵普当时很困惑,究竟哪个更了不起?是为了一个人,还是为了天下人?他问了他师父这个问题,白鬼王给了他一个一贯“疯魔”的回答——“有了一个人,才有天下人!没有一个人,就没了天下人?为了那个人,管你天下人?!”

霖夜火是除去白玉堂之外,唯一一个在小时候就见过天尊的人。

他还记得自己十来岁的时候,有一天他师父跟他说,“小霖子,今天为师有个老朋友要来,你要有礼貌哦!”

就这么着,霖夜火第一次见到了天尊。

因为年纪还小,个子没长高,所以小火凤第一眼看到的,是纯白的衣摆、飘动的衣袖和洁白修长的手指……还有从自己眼前走过时,那轻轻晃动的银色发尾。

从小就臭美着的霖夜火当时抬起头……这么巧一阵风过,阳光下,是白衣银发浮动,低头看他的天尊。

“美得不像人!”

这是少年霖夜火对天尊的第一、也是唯一印象。

白玉堂站在另外三人的更后方一些,仰望着山石上的天尊。

没人比白玉堂对天尊的感情更深,毕竟,这个人为了等他出生,就足足等了一百年。刚会叫爹娘,他就会喊师父,刚会走路,他就开始抓着师父的手,跟随他的步伐……除了父母给他的名字和外貌之外,他所会的一切,都是天尊教他的。没人比他更深知天尊的强大,因此也没人比他更想赢……就算不能赢,他也想见识一下他师父那深不见底的武功的全貌!

白玉堂不知道哪一面才是自己见到天尊的第一面……应该还在襁褓中时,天尊就天天来见他了。

他的记忆里,一大半都是他师父,只有他见过这位圣者的喜与怒。世人不能体会拥有这样一个师父是怎样的一种感觉,白玉堂却很早就体会到因为拥有这样一个师父而带来的各种嫉恨。

还记得天山派一个弟子拿他调侃,“要问谁知道神明庇护是什么滋味,大概也只有你了!”

他就好像是天尊与人间仅存的最后一丝羁绊,每一步走过来,世人看他是天之骄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付出所有艰辛走好每一步,只为让师父,以他为荣!

远处……注视着比武双方的旁观者们,也都被这气氛感染,特别是练武之人,都忍不住有些颤抖。

最平静的,除了殷候,就是公孙父子了。

公孙的目光从天尊身上,移到了那四个年轻人身上。

说来真的是有趣,隐居深山的魔王、不问世事的圣僧、邪魅癫狂的鬼王、冰封往事的至尊……四个“失常”的老头,却教出了如此正常的四个后辈。

公孙正走神,怀里的小四子突然仰起脸,轻轻推开赭影帮他们举着的伞,说,“下雪啦……”

正屏息等待比武开始的众人猛地一惊,一抬眼,一幕奇景出现在他们眼前。

刚才还垂直往下坠的雨幕忽然一滞……

雨水在一转眼的瞬间停住了,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停住了。

就在众人疑惑为什么突然“静止”的一刻,雨幕如同被风吹起的纱一样,忽然一轻……化作白色飞絮散去。

与此同时,风起……卷起飞雪漫天,天地冰封。

“哇啊!”

连雨都没怎么见过的列心扬等人惊呼出声,被眼前一望无际的银色所震撼,不自觉地伸出双手,体验冰雪融化在掌心的触感。

瞭望台上,幺幺抖动翅膀,坐在它身旁的小良子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紧紧盯着乱雪之中的几个人,双眼明亮……

公孙他们就听到身旁殷候突然开口说,“来了!”

随着殷候的话音一落,“哗啦”一下……风向一变。

站在比较前边的邹良和夙青退后了几步……

一股强大的内力在空中回旋。

“这是谁的内力?”夙青忍不住问。

邹良皱眉,“他们四个人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