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78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殷候的眼睛也亮了几分——这四个小子,不知不觉,内力竟然已经如此之高!

记忆中,展昭稚嫩的身影努力学功夫的样子,仿佛还是昨日,一转眼,孩子已经这么大了……

公孙和小四子在殷候的内力笼罩下,除了看到那狂舞的雪景之外,完全体会不到什么内力不内力。

小四子好奇地问殷候,“殷殷。”

殷候转过脸看小四子。

小四子仰着脸,“你们和猫猫他们那么大的时候,比现在的他们厉害么?”

殷候微微地笑了笑,伸手,接过公孙怀里的小四子。

公孙将小四子递给殷候,看着殷候脸上淡淡的笑容,想着殷候刚才的话——天下人……

如果殷候要向天下人复仇的话,为什么会有个以拯救苍生为己任的外孙呢?

殷候的臂膀,当然与公孙的不同。

小四子安安稳稳地坐在殷候的胳膊上,靠在殷候肩头,两只小手搂住殷候的脖子,透过微敞的衣领,小四子可以看到从脖颈开始,往下蔓延开来的狰狞伤疤。

因为是神医之子,所以小四子可以通过伤疤的形状,推测针脚的数目,光是锁骨、肩膀、延伸到胸膛这一小块,他就数出了百来针……伤痕有新有旧。

同样因为是神医之子,小四子可以通过疤痕的颜色来推测形成的时间,那些都是老伤了,很老很老……也就是说,殷候受伤的时候,应该很年轻、很年轻。

前方,夙青和邹良都回头看……他们也好奇刚才小四子问的问题,一百年前,殷候他们也和现在这四人一样的武功和内力么?

殷候还没说话,就听身后突然一个声音传来,“阿弥陀佛,他们这个年纪才刚刚开始,我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众人微微一愣,听着声音浑厚有些熟悉,一起回头……

就见一个慈眉善目的胖和尚正站在他们身后。

“大师!”夙青惊喜。

殷候也瞟了一眼身后,就见无沙不知何时来的,正笑呵呵瞧他们,手里还拿着个纸包递过来给小四子,“糖果米糕,土产来的。”

小四子笑眯眯接过来,打开给大家分糖糕吃。

无沙大师往远处看,“来得正是时候,是吧?”

大和尚这句“是吧”,似乎并不是问身边人,也不是问殷候,而是问身后人。

殷候皱眉。

其他人往无沙大师身后望,只见一个黑衣人慢悠悠走了上来——夭长天!

众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四个师父到齐了!

夭长天刚站定,瞭望台上的小良子就跳下来了。

小良子下地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他磕了一个,然后蹦起来兴奋地喊,“师公!”

夭长天一挑眉,伸手揉小良子脑袋,“乖!”

无沙和殷候都用一种无语的眼神看夭长天,竟然会从他嘴里说出个“乖”子。

不过说起来,夭长天的确是非常非常中意小良子这个徒孙,这徒孙也有股子邪气,对他脾气,且极度崇拜他这个师公。管你世人说夭长天是妖还是鬼,反正在小良子眼里,这位气派得不得了!

“你们怎么来了?”殷候不解,无沙如果是来接赵祯的,那倒是可以理解,夭长天前阵子刚走,不是跟着陆天寒去了极北么,怎么打老远跑这儿来了?

无沙大师道,“哦,前阵子在开封遇到个人,想起些事情所以过来了。”

殷候不解。

“我看到个拿着双罗盘算天气的小鬼。”无沙一笑,“就想起好像以前妖王提起过,这阵子火炼城会下大雨,正巧你们也在这儿,所以我来看看。”

殷候想了想,又看夭长天。

夭长天撇嘴,“冰原岛的大冰山裂开了。”

无沙和殷候一惊,“什么?!”

“就一条缝儿,不过那动静跟打雷似的。”夭长天搔搔下巴,样子挺不满,“裂开当晚,陆家那个疯丫头大半夜做了个噩梦,叫得跟天要塌了似的,说什么百年一遇,水字走西,火字大凶……天寒掐了两把手指头,又在地图上画了个圈,就说火炼城附近要出事,然后把我撵出门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