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9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众人仰起脸,就见一道长长的火炼直冲天际,火光穿破云层之后向两边分开,破天剑的剑光从中间窜出形成凤头,火尾从地面撩起,散开形成凤尾,两边火光如翅。

练兵场上,巨大的火凤展翅。

围观众人被这绝美的场面震撼得说不上话来——火凤两字果然名不虚传!

小四子捧着脸,“呀!小霖子的武功也跟他一样漂亮!以后过年咱们不要放烟花了放凤凰吧!”

众人听了这话都仰起脸——主意不赖!谁家烟火也比不上这个气派。

“所以……”公孙第一个回过神来,问,“是什么刺激他施展出这一招的?”

殷候和夭长天都去瞟无沙大师——果然,大和尚满眼的无奈,形容甚至有些难过,一点不像天尊和殷候看到展昭白玉堂终于冲破难关武学更上一层楼时候那样开心。

霖夜火燎了漫天风雪之后偷瞄了一眼场边。

身旁,展昭好奇,“这么好使啊,你早不用?”

霖夜火搔搔头一脸无奈,“我家和尚又不开心了。”

被他这么一说,展昭、白玉堂和赵普都去看场外的无沙大师,同时纳闷——为什么不开心?

场外,一直留意无沙大师表情的邹良突然明白,那妖孽为何如此不求上进了……霖夜火并非没有好胜之心,也并非不肯担重任,而是……他练好功夫,似乎并不能让无沙大师开心。

夭长天摇了摇头,徒弟使出师门绝学,当然是想获得师父的赞许,可那和尚跟要死了似的,徒弟就算熟练掌握这招,哪里还敢用?

众人也不明白为何无沙大师会这样,只有殷候明白其中道理,这就是大和尚的心结所在。

当年无沙大师和天尊的那场赌局,以大师的惨败告终……大和尚不止杀了人,还杀了很多很多人。

具体发生了什么不提也罢,殷候记得他俩在山顶的破庙前找到和尚的时候,整个山头都被鲜血染红了,破庙里的佛祖像也被染了半身的血,庙前地上是群魔的尸体,以及尸体堆里的小和尚。

殷候想走进去,却被身后的妖王拉住了,妖王没让殷候过去,而是推了一把面无表情的天尊,让他过去。

天尊皱皱眉头,但还是往前走……

此时,天降大雪,纯白的雪花将地上的血污覆盖。

天尊走到跪地不起的无沙身旁。

殷候远远望着,一边是衣袂如雪眼神如冰的纯白少年,一边是满身血污跪地恸哭的小和尚。

天尊走到无沙跟前,站了一会儿,突然抬脚,踹了他一脚。

殷候回头看妖王。

妖王也无奈,“小游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天尊当时对被他踹翻在地的无沙说了几句话……远处的殷候和妖王都没听到。

雪地里的小和尚呆呆坐了一会儿,站起来,擦了擦眼泪,双手合十,开始念经替那些亡魂超度。

念完之后,天尊转身往外走,小和尚也跟着他出来了……

随着他俩往外走,山头燃起了大火,雪花以及群魔的尸体被烧了个干净,连庙里那座带血的泥塑佛像也被火焰烧融了,化成焦土。

当时天尊对无沙说了什么,殷候问了许多次,和尚也没说。

从此之后,和尚依旧啰里啰嗦说着众生平等,但是和尚也杀恶人了,每次开杀戒之后,他都会认真念经超度,然后一把大火,将罪孽烧成尘土。

从此之后,和尚不穿红袈衣。

从此之后,小和尚依然爱哭鼻子。

但也是从此之后,他再不讨厌天尊了。

殷候微微皱眉。

这红色的火焰,那只展翅的火凤,在大和尚看来,是自己的罪孽。

和尚一辈子都矛盾着,这种矛盾也影响了他对待徒弟的态度……徒弟武功好当然开心,可徒弟武功越好越可能走上他当年那条路,每当看到这冲天的火光,他就会怀疑自己到底该不该教这个徒弟。如果有一天,这二了吧唧的徒弟也跟他当年一样满手鲜血,火坟杀孽,他该如何是好?

赵普忍不住问霖夜火,“你师父怎么了?”

展昭和白玉堂也不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