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95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火凤无奈一摊手,幽幽道,“本想青灯古佛,却要斩妖除魔,和尚心里苦啊。”

霖夜火此言一出,对过的天尊一愣。

场外的无沙大师也是一愣。

夭长天和殷候对视了一眼——什么?

无沙大师睁大了眼睛盯着场内的徒弟,觉得不可思议。

当年……他跪在雪地里的时候,天尊走上来,雪白的鞋底对着他就是一脚。

将他踹翻之后,他仰脸,看着那个不可一世冷酷无情的白衣少年。

当年,风雪中的天尊跟他说的就是,“和尚!你要哭到什么时候?你想青灯古佛,可你家佛爷要你斩妖除魔,你既然一心向佛,就好好听你家佛爷的话吧!”

……

回过神来的天尊忍不住笑了,问霖夜火,“那你呢?青灯古佛还是斩妖除魔?你选哪个?”

无沙大师猛地抬起头——选哪个?

火凤答得从容,“有什么可选的?我要是青灯古佛了,别人就得斩妖除魔,我斩妖除魔了,别人就能青灯古佛,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陀佛。”

展昭、赵普和白玉堂都点头,说得好。

场外,殷候看着无沙大师。

夭长天也笑了,调侃和尚,“你徒弟可比你有慧根啊。”

无沙大师呆呆望着前方……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答案,当年天尊的话只说了前半句,后半句自己一直太过执着而没有悟出来。

从始至终,都不是善与恶的问题,而是谁来做的问题。

他曾做过的一切,都不是无意义的纠结,正因为他们做过的那一切,如今再拥有当年他们天赋的少年,才不用再走那条路,再不用满手鲜血。

公孙这一路旁观下来,虽然有些事情不懂,但此情此景,也是有所感悟。

四个年轻的高手,都以自己的方式继承着他们师父的衣钵。

无论是武学还是品性性格,都表达着他们各自对师父的崇拜。

坚持天尊武学正统的白玉堂,为魔教正名行善施义的展昭,将白鬼王走歪那条路走回来的赵普……

霖夜火也一样。

世人都说火凤胸无大志,可霖夜火的这种随性慵懒,却恰恰是他对无沙大师的最大敬意。和尚心地善良,不愿杀戮却杀伐一生,苦于自身杀孽,无论目的是惩恶还是扬善,他都是放不下。

他徒弟给他的答案是,他那一辈的无可选择,换来的是这一辈的可以选择,曾经雪地里的恸哭并不是无意义的,是有意义的。因为有曾经那个纠结痛苦的小和尚,才有了如今“不务正业”的火凤堂主。

殷候含笑看身旁,此时,大和尚脸上是释怀的笑容。

夭长天伸手戳戳他肥嘟嘟的脸,“和尚你笑得好恶心。”

无沙拍开他手,忙收收挑起的嘴角,保持圣僧威严。

正这时,场内传来一连串的碎裂声。

“那些冰都裂开了!”公孙指着场内上空雪中镜形成的冰片。

果然,就见冰片正在大片大片地碎裂。

“是内力!”邹良说。

夭长天点头,“这四个小的内力都不低,只要能看到那些冰,弄碎就不是难事。”

随着火凤渐渐消失,天空中再一次开始出现雪花,眼看着,冰镜也会再一次形成。

“机会!”夭长天喊了一声。

无沙大师对着徒弟一指天尊,“小霖子,燎了那白毛!”

随着无沙大师的话,霖夜火破天剑再一次划出,这次不是朝着天,而是对着天尊。

和那只火凤一起冲向天尊的,还有白玉堂和赵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