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98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赵普也问过夭长天,他当年使用新亭侯的时候,这刀是不是也这么懒。

夭长天嘴上不说,心里却也为难——新亭侯会这样,除了世道太平了之外,也是因为赵普的性格。

九王爷什么性格?英雄气概么?并非如此……

问九王爷怀不怀念年少时那个混乱的西北?他一点都不怀念。

赵普跟一般战将不同,英雄都喜乱世,他却不。事实上,他此生最讨厌的就是战争!

说来讽刺,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却厌战到一定程度,连常跟他下棋的殷候都发觉赵普的性格和传说中的完全不同。殷候原本以为赵普会是个好胜心极强,战法凌厉咄咄逼人的棋风,可事实上,赵普下棋讲究策略,往往以双方损失最少的方法来解决乱局,并非传言中的勇将,而是一位智将。

天尊和殷候私下里偶尔也会聊起几个小的的情况,除了常八卦展昭和白玉堂之外,他俩也会替无沙和夭长天照顾一下霖夜火和赵普。

殷候非常喜欢赵普,同时,对新亭侯也很熟悉。

他曾经跟手持新亭侯的夭长天打过很长时间的仗,在他记忆之中,新亭侯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整把刀的气势也是完全不同,刀身上许多花纹都没有了,这也意味着,赵普并不能跟当年夭长天一样,完全地控制新亭侯。

殷候很早以前就问过夭长天——为什么新亭侯和以前不一样了,你是不是拿假刀糊弄徒弟?

夭长天当时也挺无奈的,淡淡来了一句,“那小孩儿根本不喜欢杀人,新亭侯当然不会醒,这刀连一半的威力都没发挥出来。”

“可刀选人假不了,新亭侯既然选了赵普,应该是表示对他认可。”殷候不解,“是不是有别的办法叫醒那刀?”

夭长天当时样子挺为难,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方法是有,但是可能有点困难……得找样东西帮帮忙。”

“什么东西?”

听到殷候的问话,夭长天不往下说了,犹豫了片刻,一扭头,“看那白毛肯不肯帮忙吧,怪麻烦的。”

殷候身边被称之为白毛的,自然只有天尊。

天尊二归二,但说起刀,的确是没人比他更懂了。

后来某天有机会,殷候问了天尊同样的问题。

天尊显然也注意到了赵普的这个问题,摇摇头,“方法是有,但是有危险。”

“危险?”殷候皱眉,“什么危险?会受伤?”

天尊问殷候,“赵普小子良心好不好?”

殷候点头,“嗯。”

“危险就是。”天尊道,“新亭侯醒了,他死了。”

“哈?”殷候一惊,瞧着天尊——你别乱来啊,那小子死了岂不是天下大乱?

“不是说身体上死。”天尊伸手指了指胸口,“他的良心会死。”

殷候皱眉,看着天尊——不明白你说什么!

天尊摸下巴,似乎是在想心思,“夭长天那老鬼跟你说这话的时候捂胸口了没?这主意是玉堂他外婆出的,还是白鬼王出的?”

殷候仔细想了想,摇头,“他没心痛的症状……而且他也疼赵普小子,不会害他吧?”

“呵呵。”天尊干笑了两声,“就是疼他才想他变成第二个自己啊。”

殷候愣了,问天尊,“你是说,新亭侯如果唤醒了,赵普会变成第二个白鬼王?”

“其中的一种可能是这样。”天尊幽幽地说,“一把好刀就跟一匹好马一样,越好的马越烈,肯让你养和肯被你骑是两回事,你得赢过它,它才会服你。白鬼王当年为什么能用新亭侯制造那么大威力,除了他弑杀之外,知道还得归功于谁么?”

殷候摇摇头。

天尊让他逗乐了,伸手拍拍他胸口,“你啊笨蛋!”

殷候惊讶,“我?”

“你吓着新亭侯了呗。”天尊道,“什么兽最可怕?不是凶兽也不是困兽,是受了伤的兽和濒死的兽!”

殷候倒是大致明白了天尊的意思,“那不没辙了?赵普小子什么都不缺,缺的就是败绩。”

“败绩只是其一,最好的是……”天尊微微一挑眉,“知耻及知惧。”

殷候也觉得这难度太高了,想了想“要让赵普觉得害怕?掐死公孙试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