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299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想什么呢你?”天尊踹了殷候一脚,“还掐死公孙?小四子先掐死你信不信?”

“赵普和玉堂一样,很难让他知道怕,这一关玉堂当年也过过……而且关键不是让人怕,是要让兵器怕。”天尊摸着下巴还真动起了脑筋,“要压制新亭侯倒不是难事,难的是,让赵普知耻。”

“怎么个知耻法?”殷候不解,“赵普人品正直,性格也坦荡。”

“这孩子就是什么都好问题才严重,也不知道赵家血统出什么问题了半道出了这么一个好孩子。”天尊道,“他功夫好另外麻烦的是人极聪明,想要压制他、羞辱他、逼他入绝境体验一下临死的感觉……是非常困难。”

殷候瞧着天尊,“你这都什么词儿?你从小就这么教玉堂的?”

天尊眨眨眼,“玉堂哪儿有赵普那么多心眼,我家那个是傻孩子来的可好欺负了,你去欺负赵普一个试试。”

“那为什么说,他可能会变成白鬼王?”殷候一边心疼白玉堂,一边接着问天尊。

天尊也笑了,“说起来,有个人跟他很像。”

殷候皱眉想了半天,“谁啊?”

“你啊。”天尊伸手拍殷候的头。

殷候微微地愣了愣,“我?”

“你当年濒死暴走那会儿还记得么?”天尊眯眼,“你也用过妖器,在你危难的时候,它们可不会救你,反而会……”

“诱惑你!”殷候皱眉,“你是说,赵普一旦被逼入绝境,可能会依靠新亭侯的力量,而迷失掉善良的本性?”

天尊微微笑了笑,“他与玉堂、昭儿和小霖子都不同,他杀过太多人,而他偏偏又是个不弑杀的人,这就导致他或多或少在内心深处有一种负罪感。就跟某人似的,你在临死一刻看见什么了?”

殷候暗自出神,当年景象还历历在目,那是噩梦一样的场景,步入地狱一样的黑暗之中,无数亡魂拉扯他四肢,想要把他拉进黑暗的深渊,耳边全是让他赎罪的惨叫声。

“要想真正唤醒新亭侯,就是要将赵普逼入那样的绝境,让他直接跟妖刀的本性面对面,谁胜,就听谁的!”

天尊一挑眉,“如果赵普赢了,那么从此之后脱胎换骨,新亭侯就会跟当年白鬼王手里的新亭侯一样,就算不用喂它血,它也会随时苏醒,绝对听话,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威力。但如果妖刀赢了,那么赵普将会迷失本性,跟随新亭侯的意志,贪恋杀戮与鲜血,结局怎么样,你应该知道。两条路,要不然成为当年的你,要不然……成为当年的白鬼王!”

“这也太冒险了些。”殷候皱眉,问,“夭长天做不到么?”

“你跟夭长天要拍死赵普当然是可以做到,但要让新亭侯害怕却不容易。”天尊微微一笑,“天底下只有一把刀可以做到。”

殷候倒是了然,瞟了一眼天尊腰间挂着的那个玉佩,“鸿鸣刀……”

“怎样?”天尊问殷候,“要不要赌一把?”

殷候有些犹豫,问天尊,“你觉得呢?”

天尊抱着胳膊,想了想,“还是算了,真要有个万一也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对赵普小子倒是挺有信心。”殷候道,“我当年仇恨深重也是扛过来了,他如果那么容易迷失本性,就不会是今天的赵普了。毕竟征战了这么多年,新亭侯应该没少迷惑他。”

天尊微微地笑了笑,“那就找个机会试试,小孩子都是一样,不打不成器。”

殷候再一次默默心疼白玉堂。

……

想起了那段对话,殷候望向场内拿着鸿鸣刀嘴角带笑的天尊,看来……他还真是把这事儿记在心里了……

“天尊那把刀究竟是藏在哪儿的?”公孙忍不住问。

“小鸿一直挂在尊尊腰间的啊。”小四子说。

众人听到这里,想了想,恍然大悟——天尊腰间拴着的那条腰带是青冢鳞,而在青冢鳞上,总是挂着一块玉佩,那玉佩形状像一截胖乎乎的竹子,大概七寸长,三寸宽,想在想想,跟鸿鸣刀的刀柄差不多长度。

“所以跟青冢鳞一样,是通过精巧设计收起来的刀么?”小良子问。

殷候微微地笑了笑,“鸿鸣刀跟着他时间最久,是妖王的遗物。”

“妖王留下两把兵刃,一把刀一把剑。”无沙大师道,“分别给了天尊和殷候。”

公孙看了看身旁的殷候……他与天尊将毕生武艺传授给了展昭和白玉堂,却没有把两把兵刃给他俩,可见妖王留给他俩的东西,对他俩来说有多珍贵。

“圣刀鸿鸣……”无沙大师道,“十刀九妖一鸿鸣。”

“圣刀珍贵无比,关键是……它可以克妖刀。”殷候低声道,“玉堂应该知道那把刀的威力。”

……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