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01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这会儿,夭长天眯眼瞧着前方,良久,开口,“我就说那白毛比我还坏。”

白鬼王跟殷候、无沙和天尊都交过手。

跟殷候对阵打的酣畅淋漓,斗智斗勇非常开心,千军万马杀个天翻地覆的,一场仗打下来也是死而无憾。

跟无沙大师打得磕磕绊绊,因为和尚防守甚好,而且怎么打都不死,一斗好几天,拖延时间费劲得要命,另外就是满耳朵叽里呱啦念佛法受不了。

身为白鬼王时候的夭长天,讨厌殷候也讨厌无沙,当然也很讨厌银妖王,可要问夭长天最讨厌的是谁?天尊。

夭长天还记得第一次跟天尊交手时候发生的事。

西南原本闷热潮湿,天尊一到,偏偏就弄得干冷,还大雪纷飞。

白鬼族阵营之中,第一个挑战天尊的并不是夭长天,而是他阵中的第一恶将,粲坦。

粲坦为人狡诈,功夫阴毒性格卑劣,善用小聪明和偷袭,当时有好几位敌方的名将都折损在他手上。

粲坦是自己主动提出来要挑战天尊的。

夭长天当时也想试一下天尊的本事,就让粲坦出战。

粲坦最拿手的战法是两点,一是激怒对手,另一点是找对手的弱点,一击致命。实在不行,就偷袭暗算。

天尊和粲坦刚碰面的时候,粲坦自信满满观察天尊,可上下打量了几眼之后,粲坦傻了。

首先,他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激怒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冰雪少年。

再者,他找不到这人的弱点在哪里,也没法偷袭。

而更让粲坦吃惊的是,天尊望向他的眼神……像是站在天境莲池边的尊者,俯视地狱血池中挣扎的亡魂一样。

连夭长天都对少年时天尊看人的眼神印象深刻。

妖王身边带着的三个少年眼神各有不同,愣头愣脑的小和尚一直是悲天悯人,平日笑眯眯的,一到打仗就满是伤怀。

天尊和殷候则是两种截然相反的眼神,天尊清明异常,眼神似冰似乎可以看透一切。殷候眼神疏离,永远藏于迷雾之后,拒人千里。天尊是一眼就能看到他在看哪里,殷候是永远不知道他在看哪里。天尊会直视着别人,殷候甚少与人目光相接。

他俩据说不止少年时候如此,小时候就是这样,妖王一手牵着一个,带着他俩出门的时候……

天尊总是仰着脸,看着妖王,不管妖王说没说话,天尊都习惯于看着他。脚步会比平时快,拉着妖王的手,尽量跟着他的步伐。

殷候同样牵着妖王的手,垂着眼眉慢悠悠地跟着他走,目光时而望向地面,又或是身旁不知何处,妖王叫他,他才抬头看一眼,看的也通常都是妖王头顶上的天空。

……

白鬼王轻轻叹一口气,想起了自作聪明的部下粲坦。

当年两人刚刚对上,白鬼王就发觉不对,粲坦被天尊的内力震慑的喘息都有困难。

而对面的天尊却只是对他招招手,歪着头问他,“你在害怕什么?过来,让我杀了你。快点,妖王说要速战速决。”

夭长天再次叹了口气,妖王让天尊出来杀一儆百吓死他白鬼族的兵马,所以天尊一招就把粲坦拍成了冰渣。

当时,恐惧蔓延在整个白鬼族部族之中,白鬼族人各个勇猛无畏,可只一个少年,就让他们吓得不敢前行。

“你今天叹气有些频繁。”

夭长天听到一旁殷候似乎说风凉话,有些无奈。

一旁无沙大师也幸灾乐祸地问他,“怎么啦?弥陀佛,往事不堪回首是不是哈?”

夭长天嫌弃地看着二人。

无沙突然拍了殷候一下,“唉!老鬼开打了!”

殷候望向场中,就见此时天尊一把鸿鸣刀盯着赵普砍,九王爷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新亭侯失常,但他还是奋力扛住了鸿鸣刀的攻击。

“怎么打我师父一个人啊?”小良子急得跳脚,“展大哥白大哥他们不帮忙的啊?”

可此时,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都自顾不暇。

白玉堂要用内力抵抗雪中镜,这样众人才能看到天尊。

而霖夜火要破掉空中渐渐形成的风雪,展昭则用内力击碎冰镜。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