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0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另外,其实刚才展昭和霖夜火都想去帮赵普,但白玉堂对他俩使了个眼色。

霖夜火和展昭今日武功都大有长进,他们都不是傻子,天尊有意借着这场比武提点他们,这回应该是要教赵普一些什么的。

场外,邹良难得地紧张了起来——赵普被打得这么狼狈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的。

小良子下意识地去看小四子,心说槿儿这会儿估计都哭了,可一看,就见小四子睁大了一双眼睛望着前方,双眼晶亮,那双乌黑的大眼睛里,映衬着被新亭侯激起的雪花。

白色的雪花随着刀锋画出弧度。

“论武功,他是真的不好对付。”夭长天淡淡道,“每一招都致人死地,不给你任何喘息的余地,源源不绝的内力,一次比一次重的刀,跟他过招会让你怀疑自己的一切野心,甚至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无沙大师赞同地点头。

“呵呵。”

两人正说着,一旁却传来了殷候的笑声。

夭长天和无沙大师都看殷候。

殷候无奈道,“看清楚了,现在跟赵普小子交战的,根本不是天尊。”

众人都一愣,皱眉望了过去。

无沙大师摸着下巴,“呃……是好像有些不同。“

“我跟妖王打的最后一场,每一招我都记得。”殷候笑了,“赵普小子真是三生有幸。”

夭长天一挑眉,“这是……”

“是妖王的绝学,碎云刀。”殷候声音低沉,“碎云问心,可称得上是世间最残忍的刀法。”

“残忍?”小良子不解,他只知道天尊的武功每一招都很漂亮,大概跟他白衣白刀有关系,而且也看不出残忍在哪儿啊,比武而已,难道要弄死他师父啊?

“你们看赵普的表情。”众人被殷候一提醒,都望了过去……此时,赵普的表情该怎么形容呢?痛苦?

“元帅分明没有受伤……”邹良皱眉,“为什么好像伤了?难道是内伤?”

“他的确是没受伤。”殷候摇头,“但是他此时已经产生幻觉了。”

“幻觉?”小良子不解,“天尊不是不会用幻术么?”

“跟幻术没有关系。”殷候摇头,“碎云刀是一种很特别的刀法,再加上雪中镜的作用,这个时候,赵普小子看到的,应该跟我当年看到的一样。”

“看到什么?”

一直都不说话,默默看着战局的公孙转过脸来问。

“血。”殷候淡淡道,“杀过的每一个人都会出现在你眼前,赵普跟我一样是打过仗的,此时他眼前应该是满地尸骸,双手沾满鲜血,曾经受过的所有伤都会出现在他身上。”

“王爷曾经左手受过箭伤。”邹良也想了起来,“所以他左手的动作才会那么别扭?”

殷候眉头也皱了起来,望向风雪之中的天尊……此时乱雪遮目,看着翻飞的白色衣袂和挥舞的鸿鸣刀,那个逝去的熟悉身影仿佛就在不远处。

记忆之中,那是最后一次跟妖王交手,妖王的话也仿佛还在耳边,“这些都是你背负的血债,从此之后你会噩梦常伴,那些厉鬼会随时拽你入地狱,你有从万劫不复中爬起来走完这一世的觉悟么?如果破不掉这刀阵,你眼前的血色将永远不会散去,终有一天,你会堕入魔道,为祸天下。我也会在我死前,结果了你性命。”

殷候记得,当时,连天空都是血色的……也对,他和妖王交手的时候,天尊就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应该就是那时候将那套刀法给记了下来吧。

“这刀法我师父破解的了么?”小良子有些担心。

“他一定要破解。”夭长天那猩红色的眼瞳似乎更红了几分,满脸是抑制不住兴奋,伸手用力抓住自己隐隐作痛的心口,咬着牙说,“如果破解不了……天下大乱……”

“你们……”

就在众人讨论的时候,突然,公孙开口。

众人都回头看他。

比起众多武人的投入,公孙双眼清明,神情也十分的安定,看着众人,问,“你们都是这么看赵普的么?”

众人微微一愣。

公孙收回视线,继续和小四子一起守望前方,低声道,“赵普是杀过很多人没错,但这其中,没有一个人是他为自己杀的吧?他守卫的这山川湖泊,也并不是他一人所有……”

众人都一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