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61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殷候直摇头,天尊似乎被“仙人球”戳中了笑点,捂着嘴蹲着笑得直哼哼。

最后一个进古府大门的展昭无力地回头望了对面屋顶一眼——你们这些跟踪的别那么嚣张行不行啊?

……

进入古府,宅子里的布置让展昭和白玉堂吃了一惊——这古宅内整体的布局跟极北冰原岛有一些相似。

白玉堂也是意外——极北不比别的地方,想随随便便进去基本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这位跟他外公真是朋友的可能性很高啊。

想到这里,五爷倒是稍微放心了些,另外……让白玉堂在意的是,极北冰原岛陆家大宅太大了,分了好几个区。跟这座宅子相似的那个区域,应该是书斋一带。那是他外公小时候学功课念书的地方,公孙某也会时常在这里进出。

四人刚走进院子里,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呦,少爷。”

展昭和白玉堂眨了眨眼,这声音听起来痞里痞气的,稍微有些沙哑,不过貌似内力不低。

两人循声望过去,只见在大宅一旁一条回廊的长椅上,靠着个人。

那人看起来年岁也不小了,不修边幅的穿着,一身灰色的麻布衫,围着条怪里怪气的围巾,头发不长,随便扎了一下……如果赵普那样的穿着用不羁和随意来形容,这位就是不修边幅,甚至有些邋遢了。

此人有些年岁了,长得倒是不算差,或者说气质很独特……什么气质?吊儿郎当……

这位看着好似酒醉还没醒或者刚醒的样子,很有些颓废,坐在长椅上坐也没个坐相,对陆天寒一摆手,开口就叫他少爷。

陆天寒在院中站定之后,听到这声招呼,也没立刻回头去看他,而是盯着院中的一棵菩提树看了一会儿……

片刻之后,陆天寒转过脸,看了那人一眼。

那人笑着问他,“既然会来,表示还记得我是谁吧?”

陆天寒看了他一会儿,微微地点了一下头,开口,“镜之。”

夭长天也看了那人一眼,展昭则是看白玉堂。

白玉堂开始回想——镜之?姓古的话,古镜之……好似是听过这个名字。

也幸亏五爷记性好,很快就想了起来……

极北冰原岛的下人都是代代相传的,他小时候,老一辈的管家还活着。

白玉堂家教甚严,陆家是大户人家,礼仪举止都要求严格。

因此小白玉堂偶尔回冰原岛的时候,陆天寒都会让管家教他礼仪。

举止优雅这种习惯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白玉堂小时候偶尔也会小孩子心性,觉得练礼仪太烦人。

有一回,五爷跑出去玩儿没告诉家里人,众人找了他一天,直到傍晚才找到。陆天寒很是生气,罚他在屋中关禁闭不准吃晚饭。晚上,天尊帮忙“拐走”了陆天寒,老管家好偷偷去给自家小少爷送饭。

小白玉堂问管家——外公从小就那么古板么?他小时候没不听话跑出去玩儿的时候?

老管家被这么一问,笑着跟白玉堂说,“岛主小时候,也有一回偷偷跑出去了……那时候的老爷比现在的岛主可严厉多了,罚他跪了三天,还挨了顿打。”

白玉堂当时觉得不可思议,问管家,他外公干嘛跑出去?

管家微微一笑,道,“被镜之带坏了啊!老爷说他交的狐朋狗友,让他跟那几个小混混断绝来往,岛主不肯,第一次跟老爷吵了一架,把老爷气坏了才会罚那么重!”

“狐朋狗友?”白玉堂好奇,他外公朋友向来很少,也不怎么出门,能交着狐朋狗友的啊?

管家笑着说,“冰原岛的物资都是岛外送来的,负责送货的是跑船的船家,船上有几个打临工的小孩儿,都是孤儿,跟少爷年纪相仿,野得跟什么似的,又没家教,不知道怎么少爷就跟他们交了朋友了。特别是一个叫古镜之的,滑头得很,喝酒赌钱到处闯祸,小小年纪那是无法无天的,真怕少爷都被他带坏啊。”

五爷再看一眼眼前这位老爷子的“风范”和“气质”,的确符合管家的描述,只是……他外公怎么会和他称兄道弟。

可想到这里,白玉堂突然抬起头——孤儿、滑头小混混、赌钱喝酒无法无天……跟他家陷空岛那四个哥哥小时候不是一个德行么?

五爷自省了一下,越想越觉得有点意思……自己小时候也是家教很严,可他外公从来没管过他交朋友。他当年跟四鼠称兄道弟的时候从来没觉得有哪里不对,现在想想,是因为从来没人让他别这么干过。

白玉堂又想起了蒋平曾经说过的话,“玉堂啊,你家大人也真放心,不怕你个小少爷被我们四个小混混拐走带坏啊。”

他还记得小时候,他外公见他带回这四个兄弟,非但没说狐朋狗友让他断交,还当外孙一样疼他四个哥哥……

古镜之从椅子上起来,懒洋洋往围栏上一趴,对陆天寒挑挑眉,瞄了一眼他身后的白玉堂和展昭,问,“这俩是你家小孩儿?”

陆天寒点了点头。

展昭眯眼笑,他嘴乖也不怕生,觉着这么站着大眼瞪小眼挺尴尬的,就报了自己和白玉堂的名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