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81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白玉堂听后皱眉,“如果他会缩骨又会缮颜,那他是不是真的侏儒,也没人能确定了!”

展昭笑着点头,“可不是么!”

“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你外公要找的人一直没线索……没理由动用魔宫和整个天山派都找不到人!可现在联系这种特殊的易容术想想,似乎能解释的通了!那人在行凶的时候和平时根本不是一个样子的!”展昭晃了晃那枚不知何时到了他手上的双孔方铜板,“那翠玉班,没准是个重要线索。”

展昭说到这里,发现白玉堂盯着他看着。

展昭眨眨眼。

白玉堂皱起了眉头,问,“猫儿……你说什么行凶?我外公要找什么人?这枚铜板什么意思?”

展昭一愣,暗骂自己嘴快不过脑就说出来了,他刚才吃完饭的时候跟公孙闲聊,公孙给他讲起了公孙某告诉他们的,关于陆天寒和古镜之小时候的遭遇。公孙是特地告诉展昭的,让他找个机会告诉白玉堂。展昭知道这事儿白玉堂应该是不知道的,刚才还想要找个什么委婉点不刺激他的方法告诉他,谁知道说漏嘴了。

白玉堂看着展昭,神情很明确——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展昭轻轻叹了口气,眼看赵家军军营已经到了,他将小四子交还给了公孙,拉着白玉堂回帐篷,将公孙那里听来的,陆天寒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告诉了他。

……

当天深夜,董仟翼来到展昭和白玉堂休息的军帐外,发现里面灯还亮着,就伸手弹了弹帐篷帘子。

展昭掀开帘子见是董仟翼,高兴,“查到没?”

董仟翼点头,将一个卷轴交给展昭,“这是关于翠玉班的资料,黑风城是有翠玉班常驻的,每年表演四个月、排练四个月、巡回四个月,现在正好是表演月,每两天晚上一场,一票难求。”

“这么大型的戏班子,驻扎在哪儿?”展昭疑惑,“我没在黑风城看到过。”

“当然不会摆在城里,在离黑风城只有几里地的宿县,宿县人口很少,县城南边有一个很大的盆地,翠玉班常年驻扎在那里,有小一千人呢,平时也收徒弟,到中原地区巡回的人都住在那里。”

“哦。”展昭大致了解了,能干的董仟翼已经托人去弄票子,尽快安排展昭他们去“看戏”。

展昭给董仟翼道了谢,仟翼本来要走了,瞄了一眼,发现白玉堂的床空着,有些不解,“咦?这么晚了还出门啊?”

展昭略无奈地道,“耗子出门吹风去了。”

董仟翼一脸的费解,这大漠晚上风可冷了,白玉堂干嘛大晚上出去吹风?

展昭叹气——一言难尽。

……

董仟翼出了帐篷休息去了,展昭也离了帐篷,往城楼的方向去。

黑风城北城门的城楼上,几个士兵看到展昭溜达上来,也不多问,想着,刚才白玉堂出了城,这会儿展昭又来了,这二位是晚上睡不着么?

展昭上了城楼,就看到成墙边上,洪齐天正靠着一块儿成墙喝着酒。

洪齐天看到展昭过来,笑眯眯对他挥挥手。

展昭哭笑不得,这位将军看样子是已经微醺了。

“你值夜啊?”展昭问,“喝醉不要紧么?”

洪齐天抱着酒坛子笑道,“今晚轮值的是秦悦,我只是见月亮好出来喝酒。”

“你喝么?”洪齐天边说,边从城墙边的一个石洞里又拿出了一坛子酒来。

展昭往那洞里瞄,就见里边有好几坛没开封的还有一大缸封着的。

洪齐天笑道,“都是好酒,存着赏月的时候喝的。”

说着,洪齐天对城外的荒野努了努嘴,“那位怎么了?”

展昭摇摇头,接过洪齐天给他倒的一杯酒,望向远处大漠中那个孤单的白影。

黑风城外离城门不远处有一棵很大的,横卧的枯树,那是邹良晚上常来喝酒的地方。

这地方是怎么来的呢?邹良因为自幼跟狼群一起长大,所以天生的日夜颠倒,他到很大了,还是习惯白天睡觉晚上清醒到处乱晃,每年狩猎季的时候,狼群都会经过那里,所以邹良总会在枯树边生堆火,晚上陪陪狼群。

狼群狩猎归来,只要看到篝火燃着,就会给他叼些野味过来,他一边喝酒烤肉一边赏月,塞勒会来陪他一会儿,十分的惬意。

今天邹良倒是没在,五爷在呢,不同的是,五爷没生火,也没喝酒,没心情看月亮更没心情烤野味。

大半夜的白玉堂跑大沙漠来干嘛?五爷气不顺啊,睡不着啊,心疼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