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38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刚才将公孙告诉他的陆天寒小时候那段经历跟白玉堂一讲,五爷就不说话了。

白玉堂这人有个特点——生气了就不说话。在展昭看来,天尊什么都教给白玉堂了,就忘了教他怎么发脾气。所有认识白玉堂的人,都没听他骂过脏话,五爷似乎永远都只是默默在生气。

“唉……”展昭喝了酒,叹一口气,把空酒杯递过去,洪齐天给他倒满,哭笑不得,“你俩啥情况?”

展昭摇头,这时,就见成墙旁“倏”一下,一条人影飞了过去。

洪齐天醉眼迷离一下子醒了,坐起来。

展昭对他摆摆手,“夭长天老爷子。”

洪齐天“哦……”了一声,往城楼下望……果然,就见夭长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边揉胸口边往城外走,到了空地上伸了个懒腰,接着揉胸口,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说什么。

展昭托着下巴边喝酒边看。

夭长天怎么回事?他也突然睡不着了!

白鬼王半夜突然心难受,爬起来觉得憋得慌透不过气,就出来找个夜黑风高的地方走走

出了城走没多远,瞧见了靠着枯树对着远处一轮圆月发呆的白玉堂。

夭长天就过去了。

跃过那棵枯树,夭长天到了白玉堂身旁,鬼使神差地就伸手,轻轻拍了拍他脑袋。

白玉堂抬起头,盯着夭长天看。

展昭托着下巴忍笑——夭长天刚才那个动作绝对是白玉堂他外婆让他做的,那是外婆拍外孙脑袋的手势啊!

夭长天回过神来也是略尴尬。

白玉堂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开口,“舅公。”

夭长天点点头,在他身旁坐了,突然就感觉胸口不堵了,舒畅不少。

“还不睡?”夭长天问。

白玉堂点点头。

“跟你外公有关?”夭长天觉着自己那颗心折腾是为了白玉堂,决定担负起舅公的责任,替妹子关心一下外孙。

白玉堂轻轻叹了口气,皱眉认真问夭长天,“外公为什么从来没跟我讲过那些事?”

夭长天抱着胳膊,觉着自己苦啊,完全不知道怎么跟小辈相处。

展昭抢过洪齐天的酒坛子给自己倒酒,边嘀咕,“白鬼王完全没有做外婆的天赋啊!快点开解他安慰他啊,笨死了!”

洪齐天无语地看着大口喝酒顺便胡言乱语的展昭。

夭长天瞄了白玉堂一会儿,问,“你要是有个杀了你好友的仇家,会让你外公替你报仇么?”

白玉堂转过脸不说话了,不过夭长天的确给了他一个合理的理由。

夭长天左右看了看,有些心不在焉,“要我说,要查也不难。”

白玉堂看着夭长天,“从戏班子下手么?”

夭长天眨眨眼,“什么戏班子啊?”

白玉堂盯着他看——那你是指什么?

夭长天道,“你外公跟你师父和那猫仔的外公不同,不怎么惹事也没什么仇家,就是个功夫好的有钱人而已。”

白玉堂不明白夭长天想说什么。

夭长天望了望天,“他长大了都没仇家,小时候更不会有了,为什么有人要他的命?”

白玉堂皱眉,是这么个道理。

“这么跟你说。”夭长天收回了东张西望的视线,回过头,神情倒是少有的认真,“冰鱼族有没有继承冰鱼血统,小时候是看不出来的,要长大才知道。”

白玉堂微微皱眉——似乎有些头绪。

“所以你外公小的时候,就是冰鱼族唯一的传人,也可能是最后的传人!”夭长天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你外公不止没告诉你关于他小时候的事,冰鱼族那点破事更是一件都没跟你讲过。”夭长天坏笑,“他这把年纪了,且不说自己厉不厉害,谁不知道殷候和天尊是他好友,放眼天下谁无端端敢招惹他?可现在不管那老友是真是假,那就是有人有意在招惹你外公了,你觉得冒这么大风险的理由是什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