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41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而展昭和殷候却是从样貌、气质到性格都相差甚远,很难想象这两人是有这么亲的血缘关系的。可总是会有那么几个瞬间,就是那么一闪而过的某些时刻……会让人觉得展昭像极了殷候,确切地说,那个时候,这两人根本就是一模一样。

小良子盯着殷候发着呆,这三个老爷子里,天尊是仙气,他师公是妖气,那殷候的是什么气呢?

按照身份来说,应该是邪气么?但是小良子觉得殷候这个“魔王”名不副实,说邪气还不如他师公来得重。

小良子回想了一下,他第一眼瞧见殷候的时候,就觉得有一点点熟悉的感觉。殷候举手投足之间,有一种跟他爹、他师父都接近的气息……这种气息,小良子在另外两个人身上也看到过,这两个人还不会武功——赵祯和八王爷……

若说萧统海、赵普、赵祯和八王爷之间的共同点,那么只有一个——皇子皇孙。

小良子毕竟小孩子心性,一下子注意力就从眼前的激斗之中分散了开去,开始天马行空想象……

这三个老爷子加上火鸡家的胖和尚,都喜欢背着手站着,而且站得辈儿挺拔。

大概是因为武功太高的原因,每个人都气场惊人。

在小良子看来,天尊适合独自站在高高的山巅、大和尚适合站在巨大的佛像前或者庄严的佛堂里。而他师公夭长天,小良子搔搔头,虽然有些不敬,但他第一眼瞧见他师公的时候,就觉得那种厉鬼一样的气息,适合站在尸横片野的沙场上。

至于殷候……小良子觉得他也适合站在沙场上,但是他眼前的应该不是尸体,而是千军万马,还是跟他敌对的千军万马。他一个人站在雄伟的皇城门外,眼前是想要置他于死地,却又惧怕他不敢往前靠近的千军万马。

萧良不是普通小孩儿,他虽然崇拜赵普他们,但在他看来,他师父、展昭、白玉堂和霖夜火都还稍嫩点儿,真正牛逼的,还是这四个已经封神了的老爷子。

天尊能把江河山川都踩在脚下、大和尚可以普度众生、他师公能颠倒乾坤搅得天下大乱,而殷候给他的感觉就是敢与天下人为敌。小良子每次看到殷候时都会想,这老头儿年轻那会儿指不定多狂呢,一个人就能挑了整个江湖的感觉,专治一切牛鬼蛇神!

小良子正仰望着殷候瞎想,就见老爷子望着前方,突然淡笑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促狭的意思。

小良子眨眨眼,殷候的那个眼神,他不用看就知道,肯定是在看展昭的。

想到这里,小良子又开始发呆,他在他的小脑袋里,将那四位老爷子又摆在一起比较了一下……得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惊讶的结论——这四个人里面,竟然只有殷候的眼里,能看到一丝温柔。

小良子在屋檐下抬手拍脑袋,一旁小四子和天尊都好奇地看着自己跟自己较劲的小良子,纳闷他干嘛呢?

殷候也不解地看了看夭长天——你家徒孙干嘛呢?

夭长天瞧着自己捶自己脑袋的小良子,暗暗点头——果然是亲徒弟,赵普小时候也这样,犯起浑来先打自己。

小良子为什么就突然纠结起来了呢?因为他发现自己察觉了一个秘密!一件很不合理的事情!

殷候时常会有温柔的眼神流露出,几乎在看展昭、看所有展昭的朋友的时候……

这种眼神在展昭、白玉堂、赵普、霖夜火甚至是公孙的眼里都有,每个人看着自己喜爱或关心的人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流露出这种温柔的情绪。

可小良子早前却一直觉得,这四个牛逼的老爷子,是没有这种情绪的!

温柔神情是带着一丝柔软触感的,会武功的人本来眼光就锐利,在小良子印象中,赵普、白玉堂他们,只会在看着自己关心喜爱的人的时候,才会流露出那么一刹那的柔软来。

这种柔软是不应该出现在那四个老爷子眼里的,习武之人,越是武功高强、经历丰富,眼神就越硬越冷,这是小良子这些年观察各种高手之后得出的结论。

这些高手周身严密毫无破绽,好像是多强的功夫都穿不透的墙一样,这一点体现在天尊身上尤为明显!哪怕他拆着房子买着古董犯着二,这老爷子还是浑身上下刀锋一样那么的清冷凛冽,柔软是什么?就连慈悲如无沙大师,身上也没有这种东西,夭长天就更不用说了……

小良子抱着胳膊琢磨了一圈,越发纳闷——这种温柔不止殷候有,展昭也有哦!

若说白玉堂赵普是看着喜欢的人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柔的话,展昭好像某种程度上,跟小四子一样,看世间大多数人人与事的时候,都是善意而柔和。

小良子困惑——他爹时常说,岁月是会将人身上的柔软打磨掉的,这几个老头刀光剑影生离死别中走来,据他了解,殷候是被人害过最多,命运最坎坷,受的苦也最多的一个!当然了,他师公那样自己作死的不算。那殷候是怎么做到还能拥有这种眼神的呢?应该是说他天生善良?就跟展昭一样?还是说……这是另一种的强大?

为了确认一下自己的发现,小良子又抬起头去看殷候。

这会儿,殷候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前方正“破阵”的展昭等人。

小良子歪着头研究着殷候脸上略着急的神情,就听身后有动静,回头看,街道那头,赵家军的人马到了。

欧阳少征和洪齐天带着两路人马从东边和南边包抄了过来。

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城中百姓,住在附近的居民纷纷跑到屋外,欧阳让人将住户转移,以免一会儿伤及无辜。

公孙见赵普他们三个人在外头踹铁墙那个费劲,里头白玉堂不知道怎么样了。

“老爷子。”公孙忍不住了,问三人,“不用去帮忙么”

“这种程度不用帮忙吧。”夭长天背着个手一脸嫌弃。

殷候也皱眉,问天尊,“你跟玉堂讲过破阵的关键么?”

天尊点头啊点头,“讲过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