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42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而十七刚出头的少年元帅赵普,在塞外连战告捷,威震天下,率领自家几个年少将军,凯旋回朝过中秋。

皇城一派的欣欣向荣,热闹繁华。

八月十五那天,开封城四面城门大开,城中张灯结彩,舞台彩车戏班子准备就绪。

今晚赵祯会大宴群臣与民同乐,四方来客涌入皇城,准备共度这盛世良宵。

晌午的时候,几乎是同时,分别从开封城的东南西北四扇城门外,走来了几对特殊的旅人。

从北门进来的,是两个白衣偏偏的公子,一个看着不到三十岁,身材高挑一头的银丝,走路衣袂发梢都似随风浮动又显波澜不惊,仙气逼人。

这位谪仙一样的公子身旁,跟着个小少年,看起来也就是十二三岁,手里拿着把跟他差不多高的银色长刀,身旁还跟着一匹小马。这马纯白,毛一团一团的卷着跟大户人家门口的麒麟兽相似,双蹄也覆着白毛,体态匀称十分的华美优雅,慢悠悠地跟在少年身旁。

有懂行的路人盯着那小马驹直看——乖乖!这可是只纯血的照夜玉狮子,谁家买得起这宝马!

因为被马吸引而多看那少年一眼的路人,在看清少年的样貌后忍不住倒抽口凉气——这是谁家小王爷么?样貌好得都不似真人,就是有一股凛冽之气,这个好看的有些邪气的少年,周身散发着“不好惹”和“大户人家出身”的气息。

这样两人一马本就显眼,相处方式更逗。

那少年跟有什么急事儿似得,板着脸无表情大步往前走。

而那个银发公子哥儿慢悠悠跟在后头,一手扯着少年的衣摆,边拽边说,“徒儿啊你急什么?为师饿死了!我们去龙凤堂买月饼吃!为师要吃五仁儿的!”

那少年边走边扯自己的衣摆,“一把年纪吃什么月饼,一会儿牙都粘没了!”

话刚说完,身后那漂亮公子一个扯完他衣摆扯头发,“你是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不可爱的啊!你小时候明明很可爱!”

那少年回头抢回头发又抢衣摆,“是你老糊涂记错了!”

“你小时候明明就是吃五仁月饼粘掉的乳牙!”

“不要在外面说出来!”

“那你去不去吃?!”

“去啦,放手!”

“不放!”

……

就这么着,那少年拽着衣摆,带着那个“撒泼耍无赖”的银发公子去龙凤堂买月饼了。

边走,那少年还边问,“为什么偏要去龙凤堂买月饼?满记的不是更好吃?”

那银发公子“噗嗤”一声乐了,笑嘻嘻拍拍少年的脑袋,“没准能遇上老朋友。”

这俩是谁?正是还年少的五爷白玉堂,以及一如既往在徒弟跟前犯着二的天尊老爷子。

……

与此同时,东边的皇城门外,也有这样一大一小两人走进来。

年纪大点儿那个看起来三十来岁,一身黑衣一头黑发,样貌俊美,还有一股子难言的气度,往城门内一走,两边铺子里的阿姨大婶儿都探头出来张望,“哎呀!这是什么俊品人物?开封城进进出出俊男美女多啦!这种气度的还是头一回瞧见,有魅力!”

那高跟儿黑衣公子身旁,也跟着个瞧着十二三岁的少年,一双大眼睛,猫儿唇,笑眯眯的,肤白灵气。一手拉着那黑衣公子的手,一手抓着把黑色的古剑,身后还不知从哪儿跟来了三两只猫,只要这少年停下来,就“喵喵”叫着上来蹭腿。

相比起刚才那个白衣少年冰块儿是的表情,这个小少爷可是太招人疼了,那笑容甜如蜜,笑得人如沐春风。

那黑衣公子走了一会儿,就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似乎是寻方向。

一身群青色精美长袍的小少爷拉着他的手就往前一凑,“外公?是不是找地方吃饭?开封城里吃的可多啦!”

这两人,正是殷候,和年少的展昭。

比起白玉堂和天尊那对不靠谱师徒吵吵闹闹,这一对祖孙实在是太和谐了,小展昭不止长得可爱,性格就跟贴心小袄一样,抓着殷候的手都不放,一口一个外公往外蹦,那一声“外公”还带个微微上翘的尾音,殷候每听一声就跟吃口蜜那么甜。

殷候虽然膝下有女,但殷兰瓷性格直率有些男孩子气,独立又早嫁人也早,殷候总觉得自己都没怎么养闺女就被女婿拐走了。

好在殷兰瓷给他生的这个外孙特别亲,打从出生之后展昭就跟个小猫儿似的特别粘殷候,学会叫外公比叫爹娘都早,殷候从小捧到大,都不怎么撒手。

“外公咱们去买些月饼吧?”展昭拽着殷候要往前跑,“听说开封城满记的甜点最好了!我们去买蛋黄莲蓉的月饼,我几个姨都爱吃!”

殷候一听“月饼”两个字,就拽住了小展昭,“买月饼的话,去龙凤堂吧,那里的月饼不错。”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