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43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夭长天微微地愣了愣,看展昭,“传说是这样。”

“传说大多是不准的。”展昭有些感慨。

“嗯。”夭长天点点头。

展昭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夭长天——你也有同感么?

夭长天看着展昭的神情,突然笑了,“是个人都有感情,你和你外公这样的人,是不会懂的。”

展昭微微皱眉头,瞄着夭长天——你这是说我外公坏话么?怎么我跟我外公就不懂啦?

“因为你和你外公都傻啊。”夭长天见展昭毛都要炸起来了,被逗乐了,“你俩这样的,活着就是傻乐,顺境傻乐,逆境也傻乐。”

“我外公哪儿有傻乐!”展昭不满。

“他还不傻乐?全天下都跟他对着干了,他还往家捡朋友呢,你瞧他捡那一窝怪胎。”

展昭脸都涨红了,瞪着夭长天磨牙——怎么着?说我魔宫爷爷奶奶坏话,你是玉堂家属猫爷也翻脸的啊!

夭长天见展昭急了,样子挺有趣,摇了摇头,“你们爷孙俩傻得都冒泡了,心那~~么大,觉得活着怎么就那么有意思呢,天底下怎么总有好人呢,和朋友在一起怎么那么好玩儿呢,跟喜欢的人白头到老怎么就那么开心呢。”

展昭都开始跺脚了,“正常人都这么想好不好,有什么问题啊!”

“问题就是。”夭长天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无论被骗了多少次,被砍了多少刀,失去了多少直到一无所有了,还是这么想。”

展昭张着嘴没接上话。

夭长天轻轻地摇头,“我讨厌天尊,因为他强得不像人,讨厌你外公,因为他强的永远是人。”

说完,夭长天戳戳发呆的展昭,“小子,你觉得,是冷面怒对天下恶意的人厉害,还是温柔笑对天下恶意的人厉害?”

展昭嘟囔了一句,“我外公只对自己人温柔。”

夭长天点头,“那三百个自己人,是三千三万个自己人背叛他之后,剩下来的。”

展昭盯着夭长天看了良久,开口,“前辈,你好别扭,想夸我外公就夸么!”

夭长天瞧着展昭,似笑非笑。

展昭也不怕他,对着他乐。

夭长天也乐了,指了指展昭,“我就说么,四个小鬼里,你小子最难对付。”

展昭会心一笑,对他拱拱手,“彼此彼此啊,老爷子。”

把夭长天哄开心了,两人也走出北城门了,站在大漠前,展昭拿出一个盒子来,打开,里边有一个造型复杂的圆形铃铛。

夭长天好奇地看着。

展昭拿着那铃铛三长两短地晃了起来。

晃了几下之后,他就收起铃铛,找了块石头坐下,望着北边的荒漠。

夭长天不解,“就这样?”

“嗯。”展昭轻轻点了点头,“之后,我们等就可以了。”

夭长天走到展昭身旁的一块石头上,也坐下,就这样,一老一少、坐在两块并排的石头上。

夭长天觉得挺好玩——展昭,一个可称之为最好的人,和自己这个可称之为最坏的人……如果搁一百年前,那一定是势不两立,可一百年后,竟然并肩而坐……时光这种东西,真是厉害。

正想着,就见展昭摸摸口袋,拿出一小包刚才小四子塞给他的糖果儿来,自己嘴里塞了一个,递给夭长天,笑眯眯问,“吃么?”

……

白玉堂在西郊的一片林子外边,等到了缓步走出来的陆天寒。

五爷小心地观察了一下外公的表情——只可惜他自己面瘫就是遗传自陆天寒的,老爷子一如既往的没表情,不紧不慢往外走,看到他在林子外等,倒是似乎有些意外。

“外公。”白玉堂叫了一声。

陆天寒轻轻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白玉堂跟在他身后,边走,边回头望向林子的方向。林子里没有其他人的气息,那古言旭呢?是死了,还是已经跑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