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49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赶紧掏出金疮药来,给夭长天往伤口上撒,“要不要叫小四子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天尊这时就站在白玉堂身旁,刚才的确是命悬一线,幸好夭长天在他左边的方位,正好更靠近白玉堂,不然迟一步的话,他这个宝贝徒弟可能就没了。对方显然是十分熟悉白玉堂的习惯,布置周全,连他有鲛人内力护体,和可能自己会出手都算到了,唯独没算进去的,是夭长天的反应。

看着展昭给夭长天上止血药,天尊觉得有些不真实——那个杀人如麻的白鬼王,竟然会舍身去救人……难道是这月落星沉天地倒转的景象,把那老鬼的性格也倒转了么?

天尊百思不解,是那颗心做的决定?白玉堂的外婆想要奋不顾身去就他?

可刚才夭长天快的几乎是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就是本能反应过去的,跟那颗心真的有关系么?

场面一时有些微妙的尴尬,众人也不说话。

展昭依然努力在倒止血药,都倒了大半瓶了,夭长天嫌弃地看着他,觉得这娃也挺不着调。

天尊琢磨,老妖刚救了他徒弟,是不是该表示下?跟他道个谢?想到这里天尊一哆嗦——说不出口啊,有病!

展昭边倒药粉,边看着突然跺脚的天尊。

就在这时,一声鸣叫打断了这尴尬的局面。

白玉堂醒过神,回头看看鲛鲛……发现并不是它在叫。

展昭也喊了起来,“幺幺!”

叫声再一次响起,显然幺幺听到了展昭的召唤,天尊已经循声跑进林子里去了。

树林里,天尊找到了被困在一张网里,还晕晕乎乎的幺幺。

天尊一挥袖,那张网就被冻裂了。

幺幺挣脱出来,直甩头。

天尊伸手摸了摸它的大脑袋,展昭也跑过来了,发现幺幺找到了,赶紧搂住,“啊!吓死我了以为你被偷走了!”

幺幺见展昭搂自己,大脑袋靠他肩膀上蹭来蹭去。

天尊回头看了一眼,林子外边,白玉堂正跟夭长天说话。

展昭也边搂着幺幺,边好奇往外望。

白玉堂检查了一下夭长天的伤势,似乎是并没有伤到骨头,五爷些微松了口气,准备一会儿让小四子再给他检查一下。

展昭的金疮药是魔宫里的神医们配的,有奇效,血很快就止住了。

白玉堂又看了看夭长天,忍不住开口,“你刚才要是稍微站偏了点,那箭可能就射中脖子了。”

夭长天瞧了瞧白玉堂,慢悠悠道,“你既然会叫我一声舅公,这箭就扎不到你身上。而至于我这条命么……”

说到这儿,夭长天似乎也挺无奈,“妖王早就说了,什么时候我的罪赎完了,我就能死了。”

五爷看着他。

夭长天挑起嘴角,笑得有些邪性,“意思就是说,我永远不会死。”

白玉堂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就是站在那里出神。

这时,陆天寒他们也赶到了。

小四子一眼就瞧见了夭长天的肩伤,让他蹲下给他检查。娃儿还挺心疼,眼圈儿都红了,边处理伤口还边抹眼泪,问夭长天痛不痛。

小良子心疼得直跳脚,问哪个混蛋伤了他师公!

夭长天好笑地看着俩小孩儿,歪头对还抽搭的小四子说,“你应该不是世上第一个为我哭的人,但肯定是唯一一个觉得我会痛的人。”

小四子仰着脸问他,“那是痛还是不痛的?”

夭长天仰着脸想了想,摇摇头,“不痛啊……自从心会痛之后,别的感觉就都消失了。”

小四子扁着嘴继续帮他缝伤口,还塞了颗糖给他,问他尝得出来甜味儿么。

夭长天含着糖,依然摇头。

展昭和白玉堂莫名就有那么一瞬间,脑中同时闪过了一个想法——妖王对夭长天的这个惩罚,是多么的残忍……一直以来他们只看到了妖王对殷候天尊温情的一面,却是第一次看到,他冷酷的那一面。

陆天寒站在一旁,也有些不解……谁那么有本事伤了夭长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