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08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公孙告诉展昭和白玉堂,这位就是安云阔。

展昭果真同样被这位的名字给震住了,倒是白玉堂,只是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他就是安云阔啊。”

展昭问白玉堂,“他跟你师父什么仇啊?莫非是因为当年叛国的事情……”

公孙和赵普赶忙帮着给展昭解释,说了安云阔的情况。

展昭更惊讶了,“背了那么多年黑锅啊……那天尊干嘛揍他?”

赵普和公孙都摇头。

白玉堂微微皱眉,想起了一些事情……以前,他曾经问过他外公陆天寒,“天尊出了殷候、无沙、以及你们这几个熟人以外,有没有别的,属于他自己的朋友?就是只跟他有交情,跟你们都没深交,跟银妖王也没关系的那种朋友?”

当时陆天寒都没怎么想,就轻轻点点头,说,“嗯,有两个。”

白玉堂追问名字。

陆天寒告诉了他两个名字,一个,白玉堂知道,“泫氏”。而另一个,就是“安云阔”。

白玉堂自然也听过安云阔这个名字,他不太确定他外公说的那个安云阔,是不是就是历史上的那个罪人。

说完两个名字后,陆天寒又长叹了一声,见白玉堂似乎不解,就对他说,“你师父也是个怪人,自己跟块儿冰似的,结交的却偏偏是性如烈火,可称之为天底下最偏执极端的两个人。”

白玉堂想到这里,就见安云阔又被丢下来了一次,这回他也学乖了,不跑了,从坑里爬起来就“咻”一下,躲到了殷候身后。

殷候一抬手,拦住了已经到他跟前,一掌拍出来的天尊。

殷候无语,“算了算了,一会儿别打死了。”

公孙谋也跑过来拉住天尊,“就是啊!有话好好说么!”

赵普他们也来劝架,说是别打死了啊,还有重要的事情要问啊,关系重大!

天尊被一群人拦住了,斜着眼睛看安云阔。

安云阔躲在殷候身后,还对着天尊笑眯眯打招呼,“小游,你最近挺好啊?”

天尊更来气了,隔着人群就要拽他衣领子,最后被殷候拖走了。

众人松了口气,还好殷候在,不然真没人能拖走天尊。

殷候和公孙谋示意他们带天尊去消消气,让赵普他们继续问。

安云阔还在后边招手,“别气啊小游,别气。”

公孙去查看安云阔的伤势,赵普让看热闹的赵家军诸将该干嘛干嘛去。

展昭留意观察了一下安云阔,发现他虽然被丢来丢去摔了好几回,不过身上倒是没什么伤,连脸上都没青一块紫一块,天尊也没下重手,虽然看着挺激烈。

白玉堂则是更清楚些,他师父小时候教他功夫时也是这么丢他,挺疼不过不会真打伤他。

以白玉堂对天尊的了解,这位笑眯眯的安云阔估计年轻那会儿把他师父气得够呛,但是天尊又不能宰了他,所以只能丢来丢去撒气。

场面失控了一阵子之后又恢复了正常,赵普他们回到帅帐里,继续刚才没完成的对话。

……

白玉堂和展昭本想八卦一下安云阔以前是怎么得罪的天尊。

不过赵普那边正经事比较重要。

先粗略地交换了一下彼此查到的线索,竟然都对上了。

展昭他们之前还纠结,为什么有人要抓幺幺杀白玉堂,敢情是想用这么极端的方法找到沉星殿啊!

展昭牙齿磨得咯吱响,心说这是谁想出来的损招!

安云阔刚才也看见幺幺了,白玉堂让幺幺进帅帐来,安云阔伸手摸了摸它头,跟白玉堂说,“还是只小龙,果然不在海龙墓养出来的,戾气也就没那么重啊。头一回见着这么可爱,一点不凶还不咬人的海龙蜥。”

众人听着都心惊——怎么以前的还咬人的啊?!

“前辈,还是继续说找沉星殿。”贺一航给安云阔倒了杯茶。

安云阔点点头,问白玉堂,“你们有图了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