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1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两人无声地坐着喝了一会儿茶后,殷候说,“我和妖王,包括无沙,对于你师父来说,都不是朋友的关系。”

白玉堂似乎能理解,点头,就好像他跟陷空岛的四位兄长一样,那种从小一块儿长大,有共同过去的关系,其实更类似于一种家人。

“你师父朋友少,不是他眼光高,是有机会跟他成为朋友的人太少。”殷候想了想,“要成为朋友,得有些共同的经历,两个人总得有某种原因,才能交上朋友,换句话说,这种事情要靠缘分,或者……自己主动。”

白玉堂端着杯子看殷候,“缘分我能理解,自己主动是什么意思?”

殷候笑着摇头,“我看到某个人,觉得那人挺有趣,会想跟他交个朋友。”

五爷点头,心说——那可不,魔宫里就有三百多个呢,还都是生死之交,您属于交友甚广的级别。

“可你也知道,你师父这里是少根筋的。”殷候边说,边轻轻戳戳自己脑袋,“你觉得,他看到某个人,觉得这人很有趣,想跟他交个朋友,这种几率会有多少?”

五爷倒是愣住了,伸手摸着下巴,“这个么……似乎很难想象。”

“我们小时候,妖王碰到我们同龄人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小孩儿你挺有意思啊,要不要和我家酱油组做朋友?’”

殷候一句话,倒是把白玉堂给说走神了,五爷突然想起来,小时候天尊带着他下山的时候,也常常会碰到一个有趣的小朋友,就问,“你要不要跟我家玉堂做朋友?”

“你师父小时候,其实挺让人着急的。”殷候自言自语,“他到了很大,都没有朋友,妖王让他跟谁做朋友,他就呆呆地去戳戳人家说‘妖王让我跟你做朋友,你不许拒绝!’气的妖王直跺脚。到后来发展成我和朋友喝酒,他就在一旁看,然后学着我的样子跟朋友喝酒。我跟朋友聊天的内容,他也会听,再跟别人那样聊,他只是在背诵重复我、无沙或者妖王做的举动,学着样子跟朋友相处。他从来记不得那些‘朋友’的名字,生辰、喜好、经历,要是问他朋友们怎么样,他就说‘嗯,人来的,活的。’。”

白玉堂拿着杯子发呆,脑中不断地回忆着一些画面——比如说,天尊从来记不住天山派小徒弟门的辈分、无论看到谁,上来跟他行礼的,他都拍拍人家说“呦!几年不见,长大了。”或者“几年不见,越来越年轻了。”

殷候似乎看出了白玉堂在想哪些画面,促狭地笑了笑,道,“那些打招呼的方式,都是妖王为了不让他看起来太不合群,而教给他的!比如说,看见年轻人,要说‘好久不见长大了啊’,见到年纪大的,说‘好久不见,越来越年轻了。’”

白玉堂觉得不可思议,“所以……我师父有些很怪异的举动,都是以前妖王教他的?”

“嗯。”殷候依旧伸手,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师父这里跟一般人真的不太一样,可事实上,问题并不在他身上。”

白玉堂不解,“那问题在哪里?”

“在于那些让他觉得无聊的人身上。”殷候微微一笑,“世人千篇一律,我们自幼跟着妖王东奔西跑,见过无数的人,你师父一个都记不住,因为他觉得那些人每个人都差不多,活的,人样儿。”

白玉堂笑得无可奈何,“这是什么道理?”

你去看一下路边蹲着的三岁孩童,有一群蚂蚁从他眼前走过,都是黑色的,突然队伍里出现一只红色的,他就会拿树枝去戳一下。

五爷似乎理解了,点点头,“所以说……泫氏和安云阔,是唯二两个,让我师父觉得特别的人?”

“确切地说,是他们的某些举动,引起了你师父的兴趣,让他觉得,这个人好像不太一样,需要观察一下。”

白玉堂点点头,他师父现在也会这样,发现某个人有些不太一样的时候,会微微歪过头,盯着看,像是想观察一下。别说……白玉堂无语,被殷候一说,他师父这举动跟路边戳蚂蚁的三岁小孩,真的挺像。

五爷扶额替那些被他师父观察过的人心累——敢情真的都是被当做蚂蚁了。

“有时候,越是难了解,就越有吸引力,这就是一种契机。”殷候低声说,“你师父一辈子都读不懂泫氏和安云阔这两个人,这两只蚂蚁与浩浩荡荡向前的蚂蚁逆向而行,吸引他的目光。妖王曾经跟我们说,人会辜负你,但岁月不会辜负人,好的人,总会有个好的结果。”

白玉堂不语,这话,拿出来骗小孩子都不会有人相信了吧,虽然大家都还是会这样说……

“你师父总在纠结,怎样的人是好的?逆行的那只蚂蚁就是不好的么?”殷候轻笑,“泫氏与安云阔在你师父看来,应该有另一种结局,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人会有这样一种结局?就连妖王的结局他都想通了,这两个他却始终想不通。”

白玉堂苦笑,“妖王当年没有教他么?这世上应不应该有这样的结局,和最终是怎样的结局,并没有关系。”

殷候点头,“泫氏死的时候,你师父自己总结了一些经验。所以到了安云阔的时候,你师父给安云阔指了一条路,通往他应该得到的那个结局。然而安云阔却选择了另一条路,得到了另一个结局。”

白玉堂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的原因。

“你师父那脑壳儿又想不通了,他明明已经用树枝给那只逆行的蚂蚁架起了一条路,那只蚂蚁为什么就是不走呢?”殷候轻叹了一声,“你师父相比不同,他那么强,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留下,我和无沙偶尔也会有这种困惑。可能连安云阔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那样选,但如果时光逆流,再给他选一次的话,无论是他还是泫氏,还是会义无反顾地做出同样的选择。你师父每次碰到安云阔,都会狠狠揍他一顿,可还是改变不了安云阔的决定。这件事的确是小阔不对,但对与不对,都是他自己选择的。你师父的确是对的,他有道理生气,安云阔也一直认错道歉,但却改变不了结局。”

白玉堂听了之后,良久不语。

……

从伙房里拿了几个热腾腾的包子,展昭走出来,迎面就看到垂头丧气的欧阳少征和絮絮叨叨的龙乔广。

广爷叽里咕噜不停说,似乎是在埋怨火麒麟。

欧阳少征直挠头。

两人争论着什么打瞌睡、放哨、包子之类的,从展昭身旁走过。

展昭回头瞧着认真拌嘴都没瞧见他的两兄弟,笑着摇摇头。

伙房门口,晨练完了的将士们纷纷跑来拿包子吃,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边吃边聊天。将士们年纪都不大,二十来岁小伙子,称兄道弟的,聚在一起聊着共同感兴趣的一些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