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35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黑水婆婆伸手拍他脑门儿,“去!你太姨婆我的仇家早一百年就死光了。”

“这倒是……”展昭放心了,随后更好奇了,“那你怎么知道出的事跟黑水宫有关?”

“前两天干娘跟我说的。”黑水婆婆伸手拿过挂在床边的外袍,那样子像是要起床了。

“干娘?”展昭边绑她拿梳子,边纳闷,黑水婆婆的干娘是谁?没听过她有什么亲戚啊,就好像听他外公提过一句,黑水婆婆跟过世的黑水宫宫主余啸嫄情同母女什么的……余啸嫄不是死了小一百年了么?

展昭瞄着黑水婆婆,“婆婆你这两天不是一直在睡觉……”

说到这儿,展昭停顿了一下,想了想,问,“在梦里么?”

黑水婆婆笑眯眯梳着头,将枕边那朵黑色的茶花拿起来递给展昭,展昭帮她将花插在了耳侧。

黑水婆婆下了床,本来盘绕着展昭胳膊的星白链也游到了她手上,绕着她手腕转了几圈之后,躲进了袖子里。

展昭跟着黑水婆婆出了帐篷。

门口,那条青色的大蟒似乎也醒了,缓缓地游动着,身上的落叶沙沙作响。

黑水婆婆从大蟒身旁走过,伸手,轻轻摸了摸那蟒蛇微微昂起来的大脑袋。

展昭一看——好家伙!这蛇头比马头还大,这是活了多少年的蛇精啊?

黑水婆婆站在紫楠树下,外边还是很冷的,寒风吹拂起她那头银色,有些淡灰的短发。

似乎是随着那阵风,婆婆也飘了起来,像一片树叶一样,落到了那些盆栽外边,回过头看展昭。

展昭跟了上去,和她一起走向赵普的帅帐。

……

“同体化?”

天山派下山的路上,白玉堂和天尊并排走着。

在天尊跟白玉堂讲了“邪灵”究竟是什么之后,五爷显然不太能理解。

天尊告诉他,所谓邪灵,是一种黑水宫武功特有的内力现象,简单点说,就是内力的同体化过程。

五爷不太能理解所谓的“内力同体化”是个怎样的过程,皱着眉头看自家师父。

天尊问他,“你见过黑水用内力没有?”

白玉堂点头,那次他们在恶壶岛裂谷里,黑水婆婆对付大批血蝙蝠时就使用了内力。

黑水婆婆的内力是一种黑色的,可见的内力。

内力分几个等级,通常无论内功多高,都是不可见的。只有在内力至臻化,高到某个境界的时候,才可能被看见。就好比说天尊的雪中镜,殷候的魔王闪,就是很好的例子。

“黑水婆婆的内力好像是一团黑色的气……那个就是邪灵么?”白玉堂问。

天尊笑了笑摇摇头,“那个只是内力而已,你回忆一下,她使用内力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白玉堂认真回想,黑水婆婆用掌风送出那股黑色的云雾……那一大群蝙蝠就被包围在了黑雾里,随后蝙蝠在黑雾形成的一个黑色的球里挣扎,再后来化成一股黑烟,以及一滩黑水……

“黑水宫的功夫,属于上古邪功。”天尊背着手,边走,边给徒弟细解,“功夫这种东西,单纯用来强身健体的还是少数,大多数都是用来伤人的。同样是杀人伤人,为什么会有正邪之分?你知道么?”

白玉堂想了想,“因为持有功夫的人么?”

天尊继续摇头,“少林都会出来凶僧,穷凶极恶之人,说人邪恶可以,少有人被说成是功夫邪恶。白鬼王练的就是邪功,赵普和贺一航两人都善用邪功,连展昭都会,可有没有人会说他们邪恶?”

白玉堂点点头,“所以邪功只是一种单纯的,功夫的种类?”

“对了。”天尊点头,“邪与坏并不等同。世间万物,有阴就有阳,有光就有暗,所以有正,就会有邪。邪本身无错,只是那么存在了而已。阳光普照可以滋养万物,但如果没有黑夜,世间万物也会随之消亡。妖王以前常说,有些东西,存在的就是存在的,不是刻意去忽略它,消灭它,它就会变成不曾存在。”

白玉堂跟在天尊身边,安安静静听他师父讲道理,同时又想——天尊和殷候小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听银妖王讲道理?

“然而,这种刻意的忽略,却的确会导致一些事物的失传。”天尊慢悠悠地说,“打从盘古开天地以来,失传的技艺不计其数,有些因为太难继承而被放弃,而有些,则是因为太神秘,或太恐惧,而导致世人刻意地去无视和忽略它,它们才渐渐被遗忘。”

白玉堂点头。

“到目前的江湖,可见内力也在逐渐的消亡中。”天尊接着说,“主要还是因为太难练,就连你和展昭这样的天赋师承,也只能达到初探,比起妖王他们那一代,我与老鬼,也不能算是精通。”

白玉堂觉得挺可惜,“有些关于这方面的知识也失传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