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50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其他几个门派掌门都点头——大和尚会说话啊,谁都不得罪,干脆两个一样强!

五爷端着酒杯看天尊。

这会儿,老爷子还吃菜呢,神情跟刚才差不多,好似这一段对话,他都没听着。

听了玄明的回答,雷岳却并不买账,他微微一笑,“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白玉堂好奇地看看天尊,似乎也挺感兴趣——你俩从小打到大,算过没?谁赢得多?

天尊端着酒杯笑眯眯指指自己,那意思——当然为师赢得多!

白玉堂瞧着他——靠谱么?这回你倒是记性好!

天尊笑眯眯,给几个小徒弟一人夹了一个虾在碗里。

这会儿,天山派那些个小徒弟哪儿还有心思管雷岳是谁,都寻思着把碗里的虾封起来当传家宝……

“据我所知,殷候曾多次遇险,甚至有性命之忧,都是天尊救了他。”雷岳索性也不看别人了,就问玄明,“当年殷候身陷困龙阵的时候,原少林方丈也在场……四位高僧,可曾听他说起过此事?”

白玉堂继续看天尊,老爷子蛮得意——那是,没老子,那老鬼死了一百回了。

“天尊救了他多次,而殷候受伤的经历也不少,可天尊称霸武林多年,从没听过他受伤……是否证明,其实天尊比殷候要胜一筹?”

玄宁、玄悔和玄远都看着玄明,这里头就玄明跟原掌门最熟,听过这事儿没?

此时,天山派几个小徒弟再一次一脸花痴地看自家师尊,而裕暮迟、唐四刀和花一尘之类知道天尊身份的,也都去看老爷子的表情。

可这会儿,天尊正努力剥一只虾,老爷子手还挺笨,不过手指头是真好看……

五爷伸手拿了筷子把他眼前的虾夹过来替他剥壳,老爷子就咬着筷子在一旁眼巴巴瞅着,等徒弟剥好了又给他夹回碗里。

白玉堂见天尊似乎挺爱吃,刚想让伙计再给他上一盘,身旁“哗啦”一声,天山派小徒弟门一起举手喊,“伙计!虾!”

“然而我又听说。”雷岳这挑事儿的劲头还挺明显,没等几个盯着天尊吃虾的和尚缓过神来,接着说,“天尊曾经想要杀魔宫的一位魔头,殷候为了阻止,与天尊激战,结果天尊败下阵来,还受了伤。”

白玉堂好奇地看天尊——还有这事儿?你要杀谁?

天尊仰着脸认真想——有这事儿么?我怎么不知道。

雷岳问玄明,“几位大师,可知此事?”

玄宁、玄悔和玄远都默默看玄明。

玄明无语地看着雷岳——这位雷掌门知不知道天尊就坐在他对面啊?

“还有……”雷岳接着又说。

众人都一脸佩服地看着他——大哥,你话真多啊,还没说完?

“天尊和殷候都师从银妖王,这不是什么秘密,然而他俩并不是同时入师门的,他俩跟在妖王身旁的时间不同。据说妖王非常宠爱天尊,做师父的,都不是一碗水端平的,那么学功夫这点上,殷候是否比较吃亏?条件不同的情况下,殷候还能和天尊平起平坐,那么是否说明,殷候其实比天尊强?”

白玉堂听到他的话就一皱眉,看了天尊一眼,果然……天尊的目光,幽幽地扫过对面的雷岳。

五爷替雷岳捏把汗,这位意思是说妖王偏心?找抽啊……

雷掌门可算把问题给问完了,悠哉喝茶。

可在场江湖人都如坐针毡,特别是知道天尊就在这儿的,心说这位到底是要挑拨谁?感觉最后连殷候和天尊都挑拨上了。

少林几位高僧更是满脸纠结,玄远和玄悔都瞪玄宁——都怪你啊,好好的非要跑来吃斋菜,忍到黑风城不什么事儿都没了?

玄宁直搔头,看玄明。

而此时,玄明则是在打量雷岳——虽说这位挑事儿的意图明显,但此人小小年纪,为何知道这么多关于天尊殷候的事?甚至连银妖王的事都知道?

明西师太一直不言语,此时,老太太正皱眉看着雷岳,觉得此子不知尊重,信口开河。

这时,就听花一尘突然笑着问,“雷掌门传说听得可不少,都是哪儿听来的?我也是个爱串闲话的,怎么从来没听过这些个?”

在坐江湖人心中都明了——雷岳背景应该不简单,只是他当着天山派的面说这番话是何居心?

问题已经抛出来给了少林,玄明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说,“这个问题,贫僧真没办法回答施主,不如你改问一下天山派的高徒吧。”

玄明话说完,天山派众徒弟刷拉一声转脸瞅他——和尚!你怎么甩锅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