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581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白玉堂当时看了看殷候,很坦然地说,“这世上没人能超过我师父,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上次的比武之后,白玉堂几乎是无师自通了雪中镜,因为冰鱼族的特殊背景,他拥有鲛人这种神物。因此,众人都觉得白玉堂之后的发展应该会脱离天尊,另开辟一番天地吧……可谁知五爷将鲛人活用到了雪中镜里,可见内力的造诣越来越高,内力飞涨的同时,跟天尊的功夫也越来越像。

他练功的时候,展昭他们都误以为是天尊在练功,之前有一次,夭长天迎面碰上白玉堂,突然扭头就走,搞得五爷有些茫然,就听白鬼王嘴里嘀嘀咕咕说了一句,“气息跟那白毛年轻时一模一样!闹心……”

……

霖夜火的武艺也有了长足的进步,无沙大师心结解开之后,将一直藏着没有教的心法教给了徒弟。

西域圣僧代代相传的烈焰内力十分的危险,要控制极难,心智稍一不稳,不止会伤害无辜,更会引火自焚。然而……也不知道是因为霖夜火沙妖的血统起了作用,或者是用邹良的话说,这妖孽一直都二得非常稳定,没有起伏……总之,火凤的内力发生了极大的改变,而且控制自如,没有任何失控的迹象,连无沙大师都不得不感慨,这二了吧唧的小徒弟真是收对了。霖夜火可谓是既有佛性又有禅心。

佛法高深,世间万物又阴就有阳,有善就有恶,普度众生的佛光和除魔焚心的烈焰并存,才是无沙大师内力的精髓所在,以前,大和尚只是将好的那部分给了徒弟而已,所以霖夜火只会防,不会攻。

如今禅意里有了烈焰,莲佛心镜烈火中绽放,火凤就像是涅槃了一样,内力施展出来,燎原之势已成。

……

赵普的情况跟白玉堂相反,如果说白玉堂是沿着天尊的路在走,那么赵普就是完全背着夭长天的路在走。夭长天邪气怨毒的内力,到了赵普这边,化成了狂气与肃杀。

九王爷自从与天尊一战,新亭侯被鸿鸣刀一顿狂拍之后,彻底苏醒。其实想一想,新亭侯无论经了多少人之手,举着他的都是征战四方的大将。这个世上,谁还能想出赵普以外的第二个人,配得上这把刀呢?

新亭侯虽然早早到了赵普手里,但它事实上还是当年属于白鬼王的刀,赵普没法唤醒它很正常,因为赵普并不是白鬼王。

这把背负着磊磊杀戮和万千怨灵的鬼刀,正想方设法改变赵普,想让赵普变成下一个白鬼王。然而……在这场人与刀的斗争中,赢的还是赵普。从新亭侯被唤醒的那一刻开始,它再也不是属于白鬼王的鬼刀了,而是彻彻底底属于赵普的战刀。

赵普是怎么唤醒新亭侯的呢?不是来自于鬼刀对圣刀的恐惧,而是来自于九王爷陡增的内力。几千年的杀伐屠戮,新亭侯如果可以幻化成人形,必定也是个高手,要战胜它,就要比它强。

九王爷使出的,全部是当年白鬼王的内力,却没有一丝白鬼王的气息,只有赵普的气息。

不久前,夭长天突然问赵普,“天尊是白玉堂的天的话,我是你的什么?”

九王爷看了看自家师父,说,“天尊是天的话,你是地。”

夭长天眯起眼睛,显然不满。

赵普微微地笑了笑,“天有多大,地也有多大……与天齐高是白玉堂的心。而我的心只在这片地上,无论是战场还是国泰民安,我守护的都是这片大地。”

夭长天似乎有些不解,“所以你跟我本质上是相同的意思么?”

九王爷淡笑摇头,“你觉得天下之地都是属于你的,我觉得天下之地是属于所有人的,你为自己而战,我为天下而战,咱俩区别大了啊,师父!”

……

白玉堂的冷冽孤高、展昭的融汇灵动、霖夜火的禅意炽烈、赵普的狂霸广阔……四人的内力已然成形,早已甩开武林同辈千百仗,到了另一个境界。

境界不同,对武艺和内力的理解,自然也就高了一层。

如今,黑水婆婆一招内力使出,展昭等人着实被吓了一跳。

倒不是说婆婆的内力高得有多吓人,内力高已经吓不到这些人了,因为天尊、殷候他们的内力都是高得不讲理的境界。

黑水婆婆的不同之处在于,她的内力不止高,还有一种源远的感觉,莫名叫人能从中体会出时间来……那股纯黑色的内力与四位武圣的内力完全不同。在经受那一掌带来的波动的时候,众人不约而同产生了一种错觉,仿佛正仰望斗转星移的夜空……这是厚重时间累积起来的内力,醇厚之中,带着沧桑。

展昭有些困惑地看白玉堂,像是问——玉堂?觉不觉得这内力好怪?

白玉堂只能苦笑——是啊,因为这会儿山坡上这位发脾气的,应该不是黑水婆婆。

正如展昭白玉堂与殷候天尊的关系,黑水宫的内力虽然代代相传,但总会有所改变。知道其中缘由的白玉堂,觉得从内力上来分辨这几位婆婆,可能比从性格上分辨要来的简单。

天尊站在黑水婆婆身旁,转眼瞅了她一会儿,来了句,“有阵子没见你了啊。”

黑水婆婆挑眉看了一眼天尊,慢悠悠开口,“小游啊,是有些年没碰着了。”

展昭听了个大概,困惑地扭脸看白玉堂——耗子,你为什么一点不惊讶?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没有告诉我?

五爷尴尬。

整这时,就见黑水婆婆回过头,对展昭招了招手。

展昭赶忙跑上去,“太姨婆。”

黑水婆婆点点头,“嗯,乖。帮我办件事。”

“太姨婆您吩咐。”展昭点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