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0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天尊和殷候也都瞧着那尊雕像发呆。

白玉堂问两人,“这是墓的主人么?”

两人一个劲摇头,表示——这人没见过,他俩也不知道这么尊雕像是怎么跑进去的,竟然还有个暗格?不可思议!

“反正肯定不是墓主人干的吧,应该是给墓主造坟的人做的。”展昭询问殷候和天尊造墓的是谁,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回答,“尤昊!”

“就是当年那个守门人?”

“说起来……当年我倒是的确听尤昊说起过。”

这时,黑水婆婆突然开口说话了,听这腔调——余啸嫄又跑回来了!估摸着是睡醒了。

余啸嫄道,“我记得尤昊后来总说,当年他和那帮人,都是被一个人利用的!所以说这世上应该还有一个人知道尸转灵和天坑的秘密……只不过那人后来就失踪不见了。”

众人惊骇地看着余啸嫄——这么重要的事情您咋不早说!

余啸嫄倒是无所谓地一耸肩,“尤昊后来神志不清,接近半疯状态,谁知道他说真说假啊。”

霖夜火伸手,从暗格里拿出了那尊雕像。

众人回了军营,聚在帐中商量下一步对策。

眼前唯一的线索是一尊雕像……而之前那一次有人企图复活黑水邪灵,要追溯到余啸嫄活着的时候!也就是说,无论这尊雕像雕的是谁,那人应该已经死了才对,对现在这个案子有什么帮助么?

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也不妨试一试看有没有效果。

赵普让人把尤氏两兄弟给带上来,让他们看泥人像。

两人看了一眼之后愣了愣,显得十分的惊讶。

“怎么?”赵普忙问,“见过这人?”

两兄弟都摇头,就在众人再一次失望的时候,他俩却指着泥人耳朵上那枚怪异的牛角耳环说,“但是见过这耳环!”

众人一愣,都抬头去看那耳环。

仔细一看,这耳环花样繁复造型独特,西域人虽然大多喜爱佩戴饰品,但这样的耳环,久住西域的霖夜火和贺一航都表示从没见过。

尤免皱眉,指着耳环,“当年来找我们的是两个人,一个老头带着一个少年。”

众人都点头,这之前尤免说过了,一老一少应该还是恶帝城的。

“套话设计的都是老头,那少年就在一旁坐着看,他样子太奇特了,所以我记得很牢。”

“多奇特?”

“首先他戴着这样的耳环,其次么……就是这少年虽然看着只有十几岁,但总给我一种很事故成熟的感觉,另外,他眼睛是黄色的,挺诡异。”

“黄色?”天尊和殷候突然一起问。

“小鬼。”

这时,余啸嫄不知何时到了尤氏两兄弟的身旁。

两人吓得一抖。

余啸嫄往他俩跟前凑了凑,伸手指着自己一双琉璃石一样的眼睛,问,“是不是跟这双眼睛一样?”

“呃……”两兄弟都点头,“是挺像,只是前辈的是红色,他的是黄色,看着都跟琉璃珠子似的。”

“所以那个少年跟这个泥胎会不会是亲戚?”霖夜火问,“黄色眼珠子代表什么?”

“黑水宫的功夫……有两种练法,一种练的是余些罗的路子,那么练好了就是赤目。”殷候帮着解释,“练到极致就是黑色。”

“而另一种没练对路子的,眼睛就是黄色或者淡绿色。”天尊帮着补充,“这种练到极致就是金色!”

就在众人听得皱眉之际,余啸嫄又补了一句,“当年,夜后就是金眸。”

白玉堂不解,“练黑水宫的功夫,路子对跟不对……区别在哪儿?”

天尊和殷候都抬头想,像是是琢磨该怎么回答白玉堂的问题。

他俩身旁的天残老爷子适时地伸手,来了一句惊雷——疯与不疯的区别。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