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18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正感慨,就见红衣小孩儿一扭脸,拽着无沙大师黄不拉几的僧袍说,“和尚!学学人家换身黑的!黑的显瘦!”

无沙大师气的就要揍他,小孩儿赶紧跑,动作奇快,大和尚满院子追他。

最后霖夜火躲到沉水身后,沉水帮忙拦住气急败坏的无沙大师,“唉!大师,孩子还小,慢慢教。”

无沙指着躲在沉水身后冲他做鬼脸的霖夜火说,“你再皮!回去罚你抄经文!”

沉水伸手,要去把身后的霖夜火拉过来交给无沙大师。

可是和尚手刚碰到小孩儿火红的袖子,就被霖夜火躲开了。

小火凤“哧溜”一下闪到了无沙大师身旁,歪着头,睁着大眼睛瞅着对面的沉水,伸手捏捏鼻子,说,“和尚,你咋一声血腥味儿?”

沉水一愣。

无沙大师也一愣。

霖夜火眯起眼睛,笑嘻嘻指了指沉水,没大没小地来了一句,“这满山的圣僧,你个妖僧怎么混进来的?哎呀……”

话刚说完,小火凤挨了无沙大师一个烧栗,揉着脑袋直蹦跶。

无沙大师叹了口气,提小鸡仔儿似的提着自家徒弟的脖领子,尴尬地对着怔愣的沉水笑了笑,“童言无忌。”

沉水也笑着点了点头,笑容却是莫名的尴尬。

无沙大师提着气哼哼的霖夜火从沉水身旁走过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回头看了他一眼。

沉水脚下也停了,跟无沙大师对视。

就见大和尚微微一笑,低低的声音说,“我佛慈悲,回头是岸。”

说完,留下园中发呆的沉水,无沙提着霖夜火走了。

沉水就听到无沙边走边教训徒弟,“小霖子,为师上山的时候怎么嘱咐你的来着?出家人不要胡说八道!”

“我又不是出家人!”小孩儿还挺不老实,回嘴,“师父你要不然真去换身黑的吧?黄色最显胖了!你这身还是屎黄!看看你的肚皮!”

说完,还伸手“哐哐”拍他师父的肚子。

无沙除了气得直喘也没别的法子,提着脖领子摇自家孩子,“弥陀佛,你个崽子!”

往事如烟一晃而过,沉水大师突然笑了,望着眼前已经比自己还高了的年轻人,那双碧色的眼睛,还是如当年那个似妖非妖的孩童一样,清澈见底。望着自己的时候,淡定坦然得近乎嘲讽……

“大师。”霖夜火微微一笑,“有些年不见,你是越来越坏啊,不听老和尚的劝告,都让你回头是岸了。”

沉水大师看着霖夜火,问出了深藏心中多年的疑惑,“你当年……是怎么知道我并非圣僧的?”

霖夜火伸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跟你说了,你身上一股血腥味。”

“呵呵。”沉水大师笑着摇头,“我上圣仙山前并没有杀过人,圣山之上都是得道高僧,没理由别的高僧看不出来,你个小孩儿却能看出来。”

“谁说味道是你身上的?那是你衣服上的。”火凤对他眨眨眼,“我小时候,有一回跟老和尚经过一个庄子,那庄子经了土匪,全村的人都被杀了,村子里的洼地里积满了血水。我和和尚从庄子里走过,寻找活着的人救助。一天忙下来,你猜怎么着?我的衣摆都被血水给染了。小爷就蹲在河边洗衣服,衣服洗了,晾干了,但衣服的下摆颜色却不一样了,闻一闻,一股子血腥味。”

沉水大师的嘴角,随着霖夜火说的故事,缓缓地挑了起来。

“和尚跟我说,血水沾在衣服上是洗不掉的,沾血的次数越多,颜色越深,红色最终会变成黑色。”霖夜火轻轻一摆手,“那个味儿,不管你用多少水来洗,多少香来熏,都去不掉。”

薛烬轻轻抿了口酒,微微一笑点点头——果然是个有佛性……

“其实用皂角还是能洗掉的,薄荷叶浸泡一天能去味儿……”霖夜火一本正经说,“开封府的丫头教我的!这事儿女孩儿比较有经验,每个月都要洗几条裙子!”

“噗……”薛烬一口酒喷出来,边抹嘴边指着霖夜火,“你个小孩儿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

火凤眯眼,“干嘛不能说啊?我也是有妹子的人……哎呀!”

话没说完,被薛烬一酒杯砸中。

酒仙真替无沙大和尚心累,这徒弟明明长得天仙似的,结果混得百无禁忌,二得上天入地!

沉水略带困惑地看着眼前的霖夜火,抱着头揉脑袋的样子和小时候挨了他师父揍时的小毛孩儿一模一样……为什么二十年过去了,人却不会改变?

这时,夜风中有几片雪花飞过。

霖夜火抬手接了一片在手心,看着六角形的雪花融化,微笑,“哦……白老五也到了啊,我这儿要抓紧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