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20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五爷回过头。

此时,那白衣人已经走到离他们不到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抬头望过来。

五爷端详着那人,同时,感受到了那人的内力,的确……像是天山派……只是“像”而已!

天山派的内力,不到天山是学不到的,至少不拜个天山派的高手做老师是学不会的,这人内力极高,比天山派十大高手都要高出一大截,但他印象中却并没有这样一个同门。而更让他疑惑的是——此人从样貌上看,跟他和展昭差不多年纪,并不是年迈的江湖前辈……为什么会有这么高的天山派内力?

另外……这人的天山派内力有些怪异,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五爷仔细打量这人的长相……不算出众。普普通通的年轻人一个,相貌也普通,只是一头白发十分违和。

“好久不见了。”那年轻人开口,却显然是认识白玉堂的。

五爷皱眉,一旁葬生花探头看白玉堂——看吧!认识的吧!

白玉堂的反应显然并不出那人的意料,就见他微微一笑,“果然不记得我了。”

“我应该记得你么?”白玉堂反问,再一次仔细回想……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么个人。他白玉堂记性多好啊!几十年前碰到的路人他都能回忆起长相来,更何况这人一头白发这么特别,而且还是天山派的功夫。

“嗯……的确只是小时候见过一次而已。”那人神情轻松,“你不记得我很正常。”

仔细打量这人的穿着,五爷心中微动——这是他师父最常穿的衣服款式,面料也是他师父喜欢的。

那人盯着白玉堂看了一会儿,见白玉堂还是没有想起他来的意思,就笑着摇了摇头。

五爷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人举手投足间都在模仿天尊,他师父时常会这样愣一下,然后一歪头,或者微笑着摇摇头。

葬生花又戳了戳白玉堂,小声说,“他举止好像天尊。”

五爷脸色一寒,脱口而出,“像个屁。”

葬生花“噗嗤”一声乐了,之前他们几个老头儿老太太还总在一起讨论,说小白堂家教好有礼貌,都没听他说过脏话,这会儿张口就来了。

那人一听白玉堂的话,微微仰起头“哈”了一声,就他这抬起头轻轻一偏的动作,又是在模仿天尊。

“既然不记得了,那就再认识一下吧。”那人对白玉堂道,“我姓白,我叫白慕天。”

白玉堂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眉梢一挑,脸上的嫌弃挡都挡不住,“讨厌程度的确不输白木天。”

葬生花没忍住,笑了出来,缩在袖子里的手捂着嘴,黑色的大斗篷抖啊抖,“这个吐槽不输昭昭。”

“你天山派的内力是从哪儿学的?”白玉堂问。

“天尊教我的啊。”白慕天微微一笑。

白玉堂更疑惑了——这是出了假天尊了?

葬生花躲在白玉堂身后,小声插了一嘴,“天尊只有一个徒弟喔!”

“对啊……”白慕天望着白玉堂出神,“你说,如果当年天尊先遇到的是我,那会不会我就是天尊的徒弟?”

白玉堂没说话,五爷现在只是努力在想——这奇葩究竟是谁?如果小时候见过没理由不记得啊。

“我听说……”白慕天却自顾自接着说,“你是天尊命定的徒弟?”

白玉堂微微眯起眼,一旁葬生花探着半个头,大斗篷点头啊点头——对哦!

“当年银妖王告诉天尊,让他等一百年然后去找你,收你做徒弟。”白慕天幽幽地说,“那么你说……如果当时妖王告诉天尊去我家门口等,那会是怎么样的结局?”

葬生花摸着下巴——这小孩儿是谁啊?连这事都知道。

“天尊的头发,应该是因为接受了强大的内力而变白的。”白慕天对着白玉堂笑,“各方面看,我都比你更像他。”

白玉堂听着白慕天的话,没有接茬,也没有表情的变化,只是目光扫过他的白发——接受了过高的内力?所以说,这内力是别人给他的?或者……抢来的?

“说来说去,天尊会收你为徒,并不是因为他多喜欢你。”白慕天轻轻摇摇头,语带嘲讽,“只是银妖王的一句话而已。当年银妖王说张三,他就会去等张三出生,说李四,他也会等李四……跟是不是你白玉堂,你适不适合做他的徒弟,完全没关系。”

葬生花仰起脸,看白玉堂,但依然,看不出白玉堂的心情变化,起码从脸上看不出来。

“你白玉堂的人生路每一步都有人保驾护航。”白慕天不紧不慢接着说,“样貌是爹妈给的,财势是家族给的、师父是前人一句话指定的……你自己没付出过什么呢?可时至今日,你依然一事无成。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有师兄弟,他们会不会成就比你高?当然了,你还会是天尊最喜爱的那一个,因为妖王留下话了啊……你觉得,妖王当年若是没说有一个你……天尊会不会多看你一眼呢?”

葬生花听得微微蹙眉,伸手戳了一下白玉堂,低声说,“小白堂别理他,他那是嫉妒!”

五爷看了看葬生花,依然是没说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