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2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跺脚,“吃不胖跟会不会脸红有什么关系?!”

“虽说小白堂那样的没人会不喜欢。”老爷子好奇追问,“但能被你看上总有些别的过人之处吧?说来听听。”

展昭一眯眼,“云中刀客云中刀,后边那句什么来着?”

蓝弁不假思索,“举世无双白玉堂呗……江湖人都知道。”

“就是啊!”展昭一摊手,“举世无双的意思就是除了他没别人了!猫爷不中意他中意谁?”

说完,红皮猫一扭脸,跑得飞快。

……

白慕天的内力催生的风雪,在大漠之上筑起了一个被暴雪包围的漩涡。

就在这疾风暴雪之中,一直不动声色,听着对面高谈阔论,最后观摩了一下对方内力的白玉堂,终于是有了反应。

只见五爷抬头看了看这黑夜中乱糟糟的风雪,问,“你的内力是偷来的么?”

白慕天笑了,“我这些年认了不少师父,但跟着他们基本都不超过一年,知道为什么么?”

白玉堂听到这里,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眉梢稍稍一动。

白慕天却并未察觉,继续说,“不到一年,我的那些师父就打不过我了,作为一个好徒儿,我就收了他们的内力,再给他们送终。果然,这世上除了天尊之外,没人有资格做我师父。”

白玉堂身后的葬生花用斗篷袖子捂住脸——嚯呀!这小孩儿好坏好讨厌!

葬生花正嘀咕,就见白玉堂突然往前走,手腕轻轻一翻,将一直握在身后的云中刀转到了前边,另一只手握住刀柄,开口问白慕天,“你杀了师辈夺走内力,被你杀的那些人里,应该有天山派的弟子吧?”

葬生花微笑,“嗯……年纪都不小了,也算是天山派老一辈的高手了,不过天山派……”

“你回答‘有’就可以了。”白玉堂打断他的话,“杀一个你就得赔一命,你也就一条命而已。”

“哦?”白慕天笑得开怀,“怎么我说了你半天你都不动怒,只是告诉你杀过天山派弟子,你就怒了?”

白玉堂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你那番话我从小听到大,天山派一半以上的弟子都说过,永远那么几句,就不能换套词么?”

白玉堂的话出口,白慕天愣了,葬生花却是乐了

也对啊!白玉堂应该是从小就被天山派的高手们指着鼻子问——你有什么资格做天尊的徒弟?为什么是你不是我?

“你们问天问地别问我,我这儿就一个答案给你们。”五爷抽刀出鞘,冷声来了一句,“爷就是命好,不服憋着!”

话音一落,四周围乱雪骤然一滞。

瞬间,风停了。

雪花不再飞舞,葬生花就看到眼前有一片雪花缓缓落下……六芒形的轮廓清晰可见,那片雪花就这么打着转,缓缓地落道地面,不知何时,地面已经铺上了一层雪白。

再一抬眼,大雪漫天……

可奇怪的是,刚才那彻骨的寒意消失了,四周围的乱流和躁动也消失了,一切变得宁静……

葬生花摸了摸下巴……同为天山派内力,形同而质不同,比较一下还是能分出大不同的啊!

五爷一回手,把刀鞘丢给了葬生花。

葬生花抱住银白色的刀鞘眨眨眼,就见白玉堂握着刀往前走,边对白慕天说,“你这样的一看就不是天山派教出来的。”

白慕天一皱眉,“什么意思?”

“天山派弟子蠢的嘴贱的不少。”五爷冷笑一声,“但没有心肠那么坏的。”

……

“阿嚏!”

黑风城城楼下,将江湖群雄都捆成粽子的天山派弟子们突然集体一个喷嚏。

城楼上,背着手的天尊往北边瞄了一眼,“哼!这才是我徒儿的内力!”

小良子还挺好奇,问,“老爷子,这玩意儿要怎么分?”

天尊一甩银发一撇嘴,嘴里蹦出仨字儿,“看气质!”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