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26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在蓝弁的记忆中,展昭除了出生的时候哇哇哭了一回之后,就只有在魔宫老人家过世的时候会哭了。其他时候,这娃见人就笑,从眼神到笑容,到每一动作,都带着温暖平和的感觉。他像是上天送给他们这群罪孽深重又没有明天的魔头们的一个安慰,让魔宫老人家们那一颗颗汹涌澎湃了的大半世的心,平静了下来。

就是这一个“静”字,最是难求!人如果静不下来,眼里的白月光都会是血色的!

早些年,蓝弁失眠之症十分厉害,连着好几宿不合眼,一双眼睛血红,坐在院子里看着天,总觉得心中恨意悔意难平。

那个时候,展昭才四五岁。

按理来说,这么点儿大的小孩儿懂什么呢?可偏偏这么点儿大的小展昭,对蓝弁说了一句话,只这一句话,就将蓝弁的失眠彻底治好了。

……

想到此处,修罗王缓缓转过脸,望向了不远处。

展昭也跟蓝弁望向同一个方向。

就见在不远处的一片小竹林里,走出来了一个人。

出来的是个年轻人,看岁数比展昭大一些,穿着一身灰色的布衫,普通的武生打扮。

那人长了一张圆脸,小眼睛,鼻梁到是挺高,样子不难看,有那么点吊儿郎当。

那人甩着袍袖溜达出林子后,往一棵通天竹上一靠,对着展昭“嘿嘿”一笑,“展兄,别来无恙啊。”

展昭眉头就挑起来了,心说——不是吧……

修罗王见那人跟展昭是认识的,也有些好奇,问“他谁啊?”

展昭皱个眉头,道,“他叫张悦莫,是以前开封府的护卫。”

蓝弁倒是意外,小声问展昭,“那不是你前辈?”

展昭“呵呵”两声,“他可是朝廷缉拿的要犯。”

张悦莫无奈叹了口气,“想当年赵祯包拯本是必死无疑,偏偏半道杀出个好管闲事的,害我那么多年的苦心经营付诸东流。展昭……你我可还有笔前账没算明白呢。”

张悦莫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倒是把展昭的火给挑起来了。

展昭向来是心地宽厚的,能让他讨厌的人不多,能让他深恶痛绝恨不能杀之后快的更是没几个。若说白木天让展昭讨厌得想按地上踩两脚的话,那么张悦莫在展昭心里的形象,比白木天还低了一个喵喵楼那么低!这位光踩两脚是不够的,得踩成肉饼子方解恨。

他俩的梁子是在多年前,展昭初入开封的时候结下的……说来挺巧,也是在一片竹林前。

……

展昭初下魔山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入什么官府,在他下山最初的一两年里,都是在游历江湖的。

虽说他的主要目的是自由自在吃遍天下美食,顺便一路行侠仗义什么的……但麒麟岂是池中物,两年的时间,南侠展昭的名字响彻了大江南北。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几乎无所不能的年轻人是从哪儿来的,问他出生,他也就说是常州人。

展昭和包大人的初遇,发生在一次山匪袭击官粮车队的意外事件中。

那一年展昭刚好十八岁,在回魔宫吃了一顿热热闹闹的生辰酒之后,他继续下山游历,这次往北,赶往开封皇城。

这一年特别冷,越往北走,天气越寒,渐渐就下起雪来。

展昭江南生养,第一次见那么大的雪,大概也是因为他天生的“猫儿性”,一路走,一路就玩儿起了雪。

在离开封皇城不远的官道一侧,有一大片的竹林。

这日清晨正好雪停,漫山遍野是银装素裹,展昭在路过的时候,被一只雪地里蹦跶的黑兔子吸引了注意。若说魔宫这位小猫爷黑猫见得不少,黑兔子却是头一回见,就想抓住瞧瞧个明白。

兔子在林间穿梭,竹叶随风而动,高处的积雪就落了下来,竹林之中如同冰雪仙境。

展昭玩儿性高涨,这一路蹦跶,窜来窜去沾了一身雪,跟个雪菩萨似的,落了地,跟那只同样沾了一身雪的黑兔子一起甩,兔子甩毛他甩袖子。

仰起脸看看那高耸入天际的竹子,展昭突发奇想,就想上竹子顶端去看看雪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雪中的开封城。

若说一般武人,这竹子那么柔韧,怎么可能爬上顶去,可对展昭来说却是小事一桩。

顺着一根最粗最高的竹子,展昭跃上了竹林的顶端,站在竹梢之上放眼远眺……这一番雪景令人心旷神怡。

正在这时,远处开封城的皇城门敞开,随着两声开路的锣响,“公正廉明肃静避”让的牌子出现在了展昭的视野里。

展昭好奇地背手拿着巨阙,歪着头看着一大班衙役和官兵队列整肃地从城门内走出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