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31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张悦莫望了望天——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展昭,那笑容还是那么让人“讨厌”。

展昭四外看了看,慢悠悠地说,“这东边内力属风……倒是有些稀罕,从来没听过什么属风的内力,冷热雨水我都能理解,这风是个什么戏法?”

张悦莫盯着展昭也笑,摇摇头,说,“展昭,打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个大麻烦。”

展昭听了这话倒是觉得挺受用,他身后修罗王却是不满——他家昭昭明明人见人爱!

“事实也证明你的确是个大麻烦。”张悦莫伸手,轻轻摸了摸鼻子,“本来我已大功告成,被你害的要在这里摆阵拼命……不过好在来的是你,我也好出口恶气。”

展昭听他讲得胸有成竹,倒是有些好奇,“你很有把握能打赢我?可是我觉得你内力好像没有长进多少啊。”

张悦莫望天,“靠功夫赢你岂不是很蠢?我要是能打过你当年也不至于逃命了,不过今日有高手相助,而且功夫正好克你,没准能试一试。”

“功夫克我?”展昭听着都新鲜。

张悦莫冷冷一笑,回头看了一眼树林子。

展昭也好奇往树林子里望,还没看明白里头有什么人,突然狂风大作。

展昭赶忙伸袖子在眼前拍了拍,挡掉扑面而来的尘土和落叶。

然而风却是越来越大,展昭都有些心疼林子里那些树了!瞧这架势再吹下去叶子都掉光了,要秃了!

正寻思呢,风忽然停了。

然而风却没有走,从树叶和尘土的走向看得出来,狂风正在他们四周围打转。

修罗王蓝弁微微地挑了挑眉,能控制风的走向?这是什么内力?

展昭也纳闷——谁那么大本事?要用内力控制雨雪冰霜都很难,更别说控制风了。

蓝弁看着四周围飞沙走石,越看越觉得费解——这是纯风啊!没有内力!还能控制风啊?

张悦莫对展昭道,“我这些年有事儿没事儿就会想想,像你这种没什么弱点的人,要怎么才能对付你呢?”

展昭也不知道听没听到他的话,双眼看着他发呆,又似乎是在看他身后的树林子。

蓝弁皱着眉头不爽地看对面的张悦莫,心说还这些年?你有事没事琢磨我家昭昭做什么?一会儿一掌拍死你!

“魔宫应该有三百魔头,就算你从每人身上学一招,那也能身怀绝技。”张悦莫也不管展昭在不在听,自顾自接着往下说,“但是每个人的武艺大不相同,要怎么将这些功夫融会贯通呢?你虽然内力不低,但却是以招式而见长,和别人一切武功建立在内力的基础上不同,你的一切武功,都是建立在你超乎常人的轻功之上的。”

蓝弁轻轻摸了摸胡须,心说——这小子倒是也没瞎琢磨,的确是说到了点上!昭儿的功夫都建立在轻功这个基础之上。这是他继承了魔宫各家所长融会贯通之后,自己练就的,最适合自己的功夫。

展昭的武艺以快见长,一般高手跟他过招,还没见着内力,就被他变化多端的套路给撂趴下了。就算是级别特别高的高手,好比说白玉堂、赵普那样的,展昭也并不以全部内力跟对方拼,而是利用轻功,让对方使不上力。跟展昭过招你得先抓住他!不然你拍出去一百掌,一百掌都只能沾到他衣袖,除了耗死自己,对他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你那套只此一家别无分店的超强轻功燕子飞,的确是厉害。”张悦莫点点头,似乎挺赞赏,“这轻功的独特之处就在于能够不借力,还能够在空中发力。再高的高手,只要离了地,他就发不了力,在空中如果不借力,他就不能移动,唯独你可以……这就是你展昭武艺的根基。要毁掉一座高楼,自然是从根基上动手,所以我想到,有什么办法可以破坏燕子飞这一套近乎完美的轻功呢?”

蓝弁眼睛都眯起来了——臭小子啊,还挺阴险。

展昭依然是不说话,只是他这会儿除了朝林子里看,还看看四周,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张悦莫却是并不在意,或者说他顾着得意了,迫切地想要看看展昭绝招被拆解之后的囧态。他接着说,“你之所以能练成燕子飞,是因为你骨骼轻,内力可循环,换句话说是源于你的天分!然而凡是优点都可能会转化成缺点!燕子飞最大的克星,就是风!”

听到这里,蓝弁倒是愣了愣——燕子飞的克星是风么?头一回听说啊!

“所以你跑来东边,真是撞上了风口了……”

张悦莫话没说完,就见刚才到现在一直发呆的展昭突然一拍手,“哦!难怪东边是风!这风是借了南北西的势来的!”

张悦莫微一皱眉。

蓝弁也愣了愣,不解地看展昭——老爷子心说他们家小宝贝儿越来越神了哈!他琢磨到现在没闹明白这风是怎么弄出来的,就这么一会儿昭儿就想明白啦?越来越聪明越来越可爱……

展昭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新奇玩意儿,兴致都高了起来,“原本这个季节吹的应该是西北风,特别现在晚上,风都是从大漠过来。这会儿西北边两股强劲的内力都是影响天气的,北边瞬间冷了,西边瞬间热了,这两股内力一撞绝对会下雨。只是雨水按理来说是朝着东南方向来的,却偏偏朝着正南方去了,为什么?”

张悦莫神色越来越难看,心中暗暗叫苦——几年不见,展昭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

“我算明白了!这个阵要成阵的关键,就是让这雨水往南边去,这样就自然而然地造成了东边的风!”展昭微一笑,“所以所谓的四种不同内力不过是个幌子,只有西北两边是不同的内力,南边的内力就是借力,借了被东边推过来的雨水。而这东边的内力,是假象!林子里并没有高手,高手在我们后边呢!这林子,不过是个障眼法而已!我就说跑这么久才见到东边的阵角,真正内力高的又不在,就你个内力不高的在外边耍嘴皮子拖时间,敢情已经跑过了!”

蓝弁微微地愣了愣,回头看了看,琢磨了一下,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我们身后有个高手,正用内力往南边推,使得那股西北冷热交汇的内力都往南边去,我们这里的风,是因为身后形成的‘空’而造成的!所以控制这风的人,并不在林子里!”

展昭点了点头,一指张悦莫,“你不过是故弄玄虚而已,目的只是为了唬住我,好让我在这里跟你纠缠。因为如果那高手在我们身后,就意味着南边应战的叶知秋,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付的是两个人的内力,方便你们在适当的时候偷袭!破这个阵,东南西北只要一个角破不掉就算失败,这个阵破阵的关键,就在这里!”

修罗王脸色也是一寒,“果真是卑鄙无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