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79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我之前因为好奇,研究过好一阵子鬼海的气候。”公孙颇为认真地说,“迷城为什么每隔一段时间会出现一次?”

众人想了想,都觉得迷城和雾啸林,似乎有某种类似之处。

“其实四大圣地有一定的共同点,都相当的危险,但又都有美好的传说,感觉就像一个……”

“陷阱。”

公孙正琢磨该怎么形容,天尊和殷候已经一起回答了。

公孙点头,觉得这形容非常贴切,“这四个地方都透着一股恶作剧一样的狡猾,而且彼此之间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之前迷城出现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是某种类似于海市蜃楼的幻影,但是有一点不符合!就和这次的迷城,以及白兄在沙漠里看到的妖王一样。”

“共同点?”赵普问。

公孙点头,看看白玉堂。

显然,白玉堂和公孙想到的是一致的点,“是时间。”

“时间。”展昭也发现了其中的共同之处,“是海市蜃楼的话,必然能在某处找到相同的景致,然而迷城、雾啸林和妖王,都并不存在于此时的世上,只存在于过去……妖王存在于百年前,迷城可能更久远,同样的道理,雾啸林现在不存在,会不会也是存在于很久很久之前?”

“还有一点。”五爷接着说,“就是不同角度的问题,我看到了三个不同角度的妖王。”

“雾啸林也会以不同的角度出现。”钱添星道。

白玉堂转过脸,看低头沉思的天尊和殷候,问,“师父,殷候,你们记忆中,有妖王戴着防风的纱巾……”

“那条纱巾是什么颜色的?”天尊问。

“白色。”

“细节。”天尊让白玉堂仔细描述一下。

五爷仔细地回想了一下,道,“白色纱织,有暗金色的龙纹……或者蟒纹……总之是带鳞片的暗纹。”

“你说看到他在沙丘上对你招了招手?”天尊抬起手,对着白玉堂轻轻地招了两下,“像这样?”

“然后,又对着上方挥手……像这样?”殷候学了白玉堂骑着幺幺离开时,回头看到的,来自银妖王的告别。

五爷点头,“没错。”

再看天尊和殷候,二人的脸上,同时出现了“困惑”的表情。

两人都皱着眉头,对视了一眼。

展昭伸手戳了一下殷候。

殷候抬起头,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和天尊,有些无奈,“这一套动作我们再熟悉不过了,妖王几乎天天做。”

“天天做?!”

“以前住在百花谷的时候。”殷候道,“每天早晨妖王起来,都会对着门口树上的各种鸟儿或者松鼠之类这么挥手,其实不是在说再见,是在打招呼。”

“每天吃饭的时候,我和老鬼基本都在山下练功,他就站在山上这样招招手。”天尊接着说,“叫我们回家吃饭。”

“那是你俩多大的时候?”霖夜火好奇。

“十岁以前一直都这样。”殷候道,“但是记忆中,妖王只有在一年下特别大的雪的时候,戴过纱巾。”

天尊微一挑眉,“应该是我们八岁那年的事情,那一年特别特别冷。”

殷候也点头,“我记忆中,这辈子那一天是最冷。”

“那条纱巾妖王只戴过那一次,没有第二次。”天尊摸着下巴,“那天一大早他的确是在山坡上走上走下挺忙的样子。”

“那天除了冷,还有什么特别么?”殷候问天尊。

天尊皱着眉头想了会儿,伸手拍了一下殷候,“说起来,那天其实不奇怪,奇怪的应该是前一天晚上吧?”

殷候被天尊一提醒,也想了起来,“没错,前一晚妖王大半夜的起来观星,在院子里待了挺久。”

“他是不是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

天尊和殷候认真回想起了往事,“什么乾坤什么对的……还有什么门开什么来……”

众人听得直搔头——老爷子记得够碎的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