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686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白一声被称为白龙王是因为他天生是白子,一头白发全身雪白连眼珠子都是白的,不过他性格很温和。另外他嗓子天生有些问题,说话声音比较轻,所以他不怎么喜欢说话,也被称为白无声,或者白哑圣。”

殷候说完,天尊还插了一嘴,“小白龙性格过于温顺!不然也不会一直让着他师弟,让到他无法无天,要换我早扒了那小王八蛋的皮了。”

殷候无语,“你倒是挺能说,小时候你欺负他比谁都厉害。”

天尊扭脸,“我哪儿有!”

白玉堂觉得白一声和自己一样姓白挺亲切,再加上自个儿也养了条白龙,就对这位前辈挺好奇,问天尊,“他没来过百花谷么?我印象中没见过这么个人啊。”

殷候调侃,“小白最怕你师父,他哪儿敢去百花谷啊,不怕被欺负死么?”

天尊跺脚,“我哪里欺负他了!是他自己半死不活的性子急死人……”

公孙对着忽然聊起来的二老摆摆手,那意思——没听明白,讲清楚些。

“岩心比我们都要大一辈,跟妖王关系挺好的,妖王当年有几个西域的老朋友,常来百花谷串门,他就是其中之一,所以我跟老鬼很小就跟他们认识。岩心两个徒弟,一个白一声一个邱傲月。两人同岁,白一声本是岩心的朋友托他照顾的,和岩心很投缘,就成了大弟子。邱傲月是岩心捡的,连名字都是岩心给取的。岩心两个徒弟都很宠,但是尤其宠邱傲月。邱傲月人很狂傲,岩心特别吃他那套,觉得他如夜色中的月光一样清高潇洒,所以给了这么个名字。”殷候说着,一旁天尊冷笑了一声,“可笑啊,邱傲月要是没有岩心,早就死在乱葬岗了,这一养几十年,比亲儿子还宠,养得他文武全才人模狗样,他为了点名利卖师父卖得毫不犹豫,老头儿最后差点死在他手上。”

“后来师徒反目了么?”小良子一路听,觉得挺不是滋味儿,“邱傲月干嘛背叛师门啊?我以前听我爹也嘀咕过,什么‘收徒莫收邱傲月’。”

“你爹是辽国皇室中人,肯定是知道以前那些事情的。”天尊点点头,“当年辽王真心想招揽的其实是白一声,加之有传言说白一声是辽国皇室之后,是最适合的人选。不过那条小白龙比玉堂他外公还不食人间烟火嘞,除了钻研武学,就喜欢游山玩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他才不搭理辽王呢。”

“这里头具体的事情很复杂,岩心一门跟辽国皇族是剪不断理还乱。岩心老头儿功夫好人也精明,唯一的毛病就是看人不准,太宠小孩儿。”殷候笑了笑,“妖王当年就提醒过他小心白眼狼,他还当说白一声呢,毕竟小白是白眸子么。”

天尊摇摇头,“所以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小白就是表面看起来太温顺,所以岩心怕他好说话不硬气,所以把跟辽国皇室那点儿乱子交给了邱傲月处理。可谁知道邱傲月是个见利忘义的,和辽国皇族一下勾搭上了,最后岩心一门都毁在他手里了。”

“邱傲月后来是死在白龙王手上的么?”赵普问,“我听军中一些老人说,当年邱傲月将他师父岩心说成邪巫,岩心一门被西域皇室派兵围剿,岩心都被绑上木桩要火焚了。最后白一声来了,打伤了邱傲月救走了岩心。”

“比这个要复杂点儿。”天尊还挺八卦,“邱傲月当年就自称是西域第一高手,无沙很早跟妖王和我们去了中原,不怎么管西域的事情,所以西域一带,大家都觉得邱傲月是第一厉害。可实际上邱傲月根本打不过白一声的……当年岩心差点被公开处火刑,其实是辽王想要引小白出来,然后以他师父为威胁,让他服软。”

“辽王当年对白一声是有些执着的。”殷候也点头,“据说,辽王早年有个妃子产下过一个白子,当时辽王正在外征战,后宫争宠,那皇子被说成白子不祥,被秘密处死了。可有传言说辽王一位心腹将孩子偷走,偷偷交给了一位高人抚养,而那么巧,那位高人就是托岩心照顾白一声的那位朋友的朋友。”

众人无语……好复杂,里头敢情还有宫闱秘史啊。

“白龙王虽然是白子,但是我记得他长得很好看啊!”展昭回忆着。

“那是。”霖夜火在一旁点头附和,“白一声在西域被称为圣天子,他站在阳光下的时候整个人是金色的,站在月光下的时候又是银色的。辽王当年那几个皇子都没教好,骄横跋扈,可招人烦了,反正辽国百姓都认定他是遗落在外的圣皇子。我家和尚说,当年白一声要是肯归顺了辽王喊他一声爹,辽王立刻让位给他……那情况估计就跟疯了的北海帝瞧见白玉堂一个样子。”

众人都默默仰起脸,想了想当年轩辕桀死气摆列要白玉堂当皇太子的样子,点头——原来如此啊!

“那白一声没有归顺,又是怎么救下他师父的?”白玉堂好奇。

“小白当时就站在绑他师父的柴火堆前,指着邱傲月跟辽王说,只要邱傲月能打赢他,他就归顺。”天尊一笑,“要知道,当时整个西域都觉得邱傲月打赢白一声是小菜一碟,因为邱傲月都被吹上天了是什么西域第一高手。”

展昭摸着下巴,“嗨呀,这招高了!所以说不要得罪老实人。”

“结果邱傲月惨败么?”白玉堂问。

“比武经过我们是都没见着,就听过传言。”殷候道,“邱傲月被白一声打断了双腿跪在岩心面前,而且说来也巧,他跪下那一刻,白一声骂了他一句“孽障,欺师灭祖,你不怕遭天谴么”!据说他刚说完,霎时电闪雷鸣,那雷电把辽王所在观礼台的木楼都给劈了,烈焰熊熊烧死了好几个辽国皇族。后来白一声带着岩心走了,岩心当年不少门徒,很多小弟子也跟着一起走了,留下的人,和邱傲月一起彻底归顺了辽国,建立了傲月潭。”

“哦……”展昭了然,“难怪传说中白龙王能招来雷火天劫,就是源于这件事吧?”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

“那傲月潭的背景其实挺不光彩的啊!”公孙问,“后人不觉得不齿么?”

“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邱傲月和他家弟子都挺会吹的,坚持西域第一高手不动摇,还说那天邱傲月会输给白一声是因为之前受了伤。”霖夜火一撇嘴,“傲月潭这门派可是一言难尽得很,不过有辽国皇室支持着,很有钱,在西域这一带挺有些势力。而且时过境迁了,还有多少人知道当年的事情呢,这几年西域武林大多衰弱了,强的那些全都各有归属。”

“所以白龙王白一声还活着的吧?”公孙对这位传奇人物生出几分好奇。”

“白一声自从邱傲月背叛师门之后,凡事就看得挺淡了,他功夫好,跟我们几个一样,属于想死都难的类型。”天尊道,“岩心和邱傲月早就死了,那段前缘已经了了。”

“那邱傲月的后人呢?徒弟之类?”展昭好奇。

“邱傲月这个人,此生只爱自己一人,他身边所有人皆可利用背弃。”殷候摇了摇头,“他本来野心勃勃建立了傲月潭,那架势准备一统西域武林或者有一番什么大的作为,但是突然得了怪病,不到四十就死了。”

“大多人说是报应。”天尊补充了一句,“也有说是被辽国皇室暗杀的,死因扑朔迷离。”

“现在傲月潭的掌门是薛林义,和邱傲月没任何关系,萧太后安排的。”赵普道,“薛林义是那位太后的心腹,功夫好人也奸,不好对付。”

希古碌在一旁点头,“嗯!紫月讲,他们是知道大锅你们来了狂石城,所以来打听消息的。”

众人都含笑瞧着希古碌,那意思——你这几声紫月叫得也挺亲的么,还那么听话,早点嫁啊!

希古碌一扭脸,“哼”了一声,继续闹别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