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712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那边此时的情况也差不多,殷候一手抓着自家宝贝外孙的手,抵消掉自己的内力,一手端着杯子慢悠悠喝茶。再看对面的白木天这会儿都产生幻觉了,觉得掉进了阿鼻地狱,全身火烧火燎跟被叉挑油锅了似的。

展昭默默点头——报应来了吧,你丫活该啊!

轩辕珀和白木天的内力本就不足以抵挡这种强大的内力碾压,两人痛痛快快就把想说的不想说的都供了出来。

展昭和白玉堂听了一下,敢情他俩也不是完全说谎,恶帝城的确是损失惨重伤亡过半,恶帝从四邪之阵破阵那天之后就再没出现过,恶帝城里人心惶惶。

他俩这次是奉命跟薛林义一起来的,薛林义让他们以告密的方式,来探一探展昭和白玉堂的口风,主要打听的,既不是众人之前发现的铁箱,也不是漫山遍野的不死冰士,而是以前完全没听过的两个字——鹰墟。

白玉堂和展昭都在纠结鹰墟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天尊和殷候都问他俩,有没有什么是要问的,现在问什么他们就会说什么。

白玉堂和展昭问了他们关于薛林义、雾啸林之类的事情。

两人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薛林义与恶帝关系密切这点倒是不假。

另外,白玉堂问轩辕珀,“荀越白不以前是你的部下么,为什么他不听你的?”

轩辕珀也无奈,他告诉白玉堂,其实他原本并不是想投靠恶帝城的,北海四分五裂之后,他本打算找点别的事做,然而荀越白却是跟他讲了恶帝城的事情,并且带他投靠了恶帝。

在恶帝城,荀越白跟他是平辈的关系,也没什么主从之分,荀越白野心极大,但得不到赏识,郁郁不得志,因此人变得很怪。本来是派他们三人来协助薛林义的,但薛林义并不太信任荀越白,觉得他会坏事。

白玉堂从刚才轩辕珀差点被鲛鲛逼疯的情况来看,觉得他似乎是不太正常,和之前北海时候那个处心积虑的荀越白不太一样。

在白玉堂和展昭问完了自己想问的话之后,天尊和殷候撤掉了内力。

经过这一遭,白木天和轩辕珀差不多蜕了一层皮,两人就觉得元气大伤,手脚冰凉,连自个儿的内力都找不到了。

天尊和殷候一挥手,那意思——滚吧,回去放聪明点!

轩辕珀和白木天此时浑浑噩噩,也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糊里糊涂就走了。

两人一走,展昭和白玉堂就转过脸问了殷候和天尊一个相同的问题——鹰墟是什么?

二老看了看自家小孩儿,也没隐瞒,回答说,“鹰墟,也叫不死王墓。”

展昭和白玉堂都挑起眉,“不死王墓?跟不死冰士有关系么?”

天尊笑了笑,殷候则是伸手轻轻戳了一下展昭的脑门,“不死王墓,就是鹰王冢。”

展昭傻了。

白玉堂也傻了,“鹰王冢?鹰王的陵寝?不是一直没找到么?”

“鹰王当年并没有被葬在鹰王冢里。”天尊抱着胳膊摇摇头,“虽然他用了大半世的时间,费尽心力,利用了几十万的苦役来建造这座神秘的陵寝,但鹰王朝是一夜之间崩塌的,他没来得及被埋进陵寝就死了。”

……

“那陵寝在哪儿啊?”展昭好奇。

“除了鹰王自己没人知道。”殷候摇摇头。

“这么大工程没人知道?”展昭觉得不合理。

“陵墓建造完的时候,所有知道这座坟墓所在的人,别说人了,就连搬运石头的牲口,统统都消失了。”殷候似乎是出神,“鹰王冢建成的那一天,就是我降生的那一天。”

展昭惊讶地看着殷候,这是他外公第一次跟他讲自己小时候的事情。

“后来我听抚养我的宫女说,整个鹰王朝的百姓,最恨的那个人就是我。”殷候淡淡道。

展昭睁大了眼睛,“为什么?”

“那天昭城有几十万户人家知道家里的儿子、丈夫、或者父亲成了殉葬品,死在了不归地,没尸首,不能问。”殷候说的平静,“然而那天我降生。据说我生下来的时候没有哭,鹰王很高兴,下令那一天为无泪日,所有人都不准哭,违令者斩。”

展昭这会儿张大了嘴,不敢相信地盯着殷候看,良久,问,“我……我太公是这个款式的皇帝?白鬼王那款的啊?”

殷候盯着外孙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似乎觉得很有意思,摇着头说,“白鬼王风天长,跟鹰王比起来,那算小巫见大巫。”

展昭倒抽了口冷气,“鹰王比轩辕桀、夜后都要残暴?”

殷候轻轻摇了摇头,“他不能用残暴来形容。”

“那要怎么形容?”展昭觉得深受打击,“我听传说中他干的几件事,还以为他是个靠谱的皇帝……”

“他做皇帝的确做得很靠谱啊。”殷候无所谓地说,“不靠谱,四大神族、甚至银狐族都会听他的么?”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