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71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展昭皱个眉头觉得心情很复杂,“这还靠谱?”

殷候含笑看着展昭,伸手轻轻摸摸他头,自言自语一般低声说了一句,“你像你外婆,真是太好了。”

……

隔壁房间里,白玉堂听着天尊莫名发出了一句,“展小猫像他外婆真是老天保佑,老鬼当年不晓得多怕鹰王的血统和性格会传下来。”

“那殷候也没继承啊……”白玉堂难得八卦了起来。

天尊眯眯眼,压低声音小声说,“老鬼他娘不是神族,只是最普通的那种汉人女子。”

白玉堂不解,“殷候不是鹰王和皇后生的么?”

天尊冷笑了一声,“当然不是啦,他那些哥哥姐姐哪个像人,他是鹰王为了好玩儿生下来的。”

五爷震惊地盯着天尊看,“好玩……生个儿子来玩?那殷候生母呢?”

天尊噘了噘嘴,似乎不怎么想说。

白玉堂却是很想知道,拽了拽天尊的袖子。

天尊叹了口气,小声说,“你听了别跟展小猫说哈!老鬼降生那天,就是他生母死的那天。”

白玉堂皱眉,“难产么?”

天尊看着他摇摇头,“没,她没看到老鬼一眼,就被鹰王掐死了。”

白玉堂倒抽了一口冷气,“为什么?鹰王不爱她?”

“都跟你说了是为了生来好玩的啊。”天尊“啧”了一声,摆摆手,“唉别提了,他们家那档子事可奇葩了,你是不知道他那几个兄弟什么样子,鹰王和轩辕桀那是刚好反一反。”

白玉堂琢磨着跟轩辕桀反一反是个什么情况,“那不应该是个好爹么?”

天尊似乎想笑,但是忍住了,就发出了轻轻的“呵”一声,“玉堂啊,你爹宠你么?”

白玉堂点点头。

天尊笑了,“那你爹教不教你道理啊?你做错是他罚你么?”

白玉堂歪头看着天尊,那意思——我爹哪儿有机会教我啊,我从小都你带大的。他倒是想教,哪儿抢得过你啊,从小到大打我手心板的不都是你么。

天尊眯眼,“你那什么眼神啊?对为师有什么不满么!”

白玉堂摆摆手,让他继续讲。

“有一句话叫盛极必衰。”天尊把玩着那个小小的茶玩,“无论是国还是人,道理都跟盖楼一样!不管你的地基有多稳,根基有多深,但如果只是一味地向上向上再向上,那么结果只有一个塌。”

白玉堂点头赞同,听着天尊继续说。

“这楼你如果只盖两层,哪怕拆掉一半,也不见得会塌。可楼要是建了一百层,只要随便哪儿抽掉一块砖,都可能瞬间坍塌。”天尊手指轻轻摸着铜龟的脑袋,就像是在摸碧水潭里跟他打招呼的阿地一样,“大堤建百里,总有一处漏水。盛世繁华的背面就是千疮百孔,危机四伏。亡国之君不好当,盛世霸主不见得就容易当,一个人的欲望是有限的,但高度决定这个限度在哪儿,站在绝顶看不到地却又摸不着天的人,欲望就是无限的。做人到了一定阶段,最难求的,其实是一个稳字。我为什么挺喜欢赵祯小朋友呢,在后世人口中,比起古时那些叱咤风云的霸主来,他可能只是个‘碌碌无为’的平庸皇帝。但要知道,他手里可是有赵普的,他还有银子,想要成就千古流传的伟业,也就是动一个念头那么点儿事。他有没有过这个念头呢?我觉得他肯定有过,但是他忍住了,为什么?”

白玉堂点了点头,“不群和稳,他选择了稳。”

“有了他这个选择,才有了太平。”天尊笑着摇摇头,“一个人能干些什么?武功就算练成我和殷候老鬼那样,一个人也救不了天下苍生。可这世上导致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的大事,还往往就是这么一两个人给折腾出来的。”

白玉堂点了点头。

天尊伸手拍拍他脑袋,“事情比较复杂也没什么可说的,你就想想,大宋朝要是有十个赵普,那是个什么结果?”

五爷哭笑不得,“那还不乱套了?”

“可不是么!”天尊说完,把小乌龟揣兜里了,跟白玉堂说,“我找小四子吃宵夜去,你去找展昭吧,殷候估计把鹰墟的事情都告诉他了,我知道的不多,老鬼小时候不肯告诉我。”

天尊说完就出门找小四子去了,五爷也起身,往展昭的院子走。白木天走了之后,五爷就没再让鲛鲛继续听展昭和殷候的对话了,也不知道展昭那边怎么样了。

走到院门口往里一看,就见殷候没在,展昭一个人坐在院子中间的石桌上,手里捧着个烤红薯,仰着脸正看月亮呢。

五爷走进院子里,就见展昭也朝他望了过来。

鉴定了一下,白玉堂点点头——这猫心情蛮低落的样子。

展昭那样子看来是等白玉堂呢,见他来了,伸手拍了拍旁边的桌面,那意思——耗子!过来坐!

五爷走了过去,往桌边一坐,看看展昭。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