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753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黑风城、狼王堡、狂石城、魔鬼城、瓶钟城……所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仿佛都感受到某种悸动。不知何时,瞭望塔、城楼、屋顶……各种高处,聚集了大量的人。有军营的士兵、武林人士、有的名动天下,也有的名不见经传。这些人都熟悉这片荒漠,这片贫瘠的土地有它自己的法则,是来自富足沃土的人不能理解的。荒漠是残酷的,眼泪无法使其滋润、软弱注定被沙土埋葬,就像命运一样。

此时站在沙漠中央的两个人,好似一开始就站在宿命的两端,明明可以成为生死与共的兄弟,最终却成了生死两端只能站下一人的仇敌。

相对而站的邱傲月和白一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厉鬼一样,一个神子一般,但因为同宗同源的武学,两人的内力又是这样的相似,令天地色变的内力并不多见,归根到底,无论是神之子还是恶之鬼,要在这片土地上闯出名堂来,都可归为暴徒一类吧……

“邱傲月,有些像白鬼王当年了。”

天尊突发感慨,“其实,当年他练功的路数并没有走偏掉,所以小白从小都没有阻止过他,相比起来,可能白一声比岩心更了解邱傲月这个人。”

展昭听后,有些不解,“邱傲月跟白鬼王像么?”

霖夜火也看不出两人哪里像,“感觉很不一样啊。”

天尊微微地笑了笑,“并不是说内力像,也不是经历像,更不是性格像。”

“那是哪里像?”众人都好奇。

“目的像。”

这时,一旁的殷候帮忙回答了一句。

“目的?”

白玉堂想了想,问,“是说邱傲月和白鬼王练功的目的一样么?”

“一个是为了称霸西域,一个是为了屠戮天下……”天尊摇了摇头,“他俩都是为了练功而练功的,武功是他们的工具,内力和他们手里的刀剑一样,一切都是为他们所用,可称之为,功利的武学。”

“功利……”展昭等人都琢磨着这个词。

“白一声跟他的不同在于,白一声练功时是没有目的的,钻研武学也并没指望着武学会为他带来什么,可称之为,纯粹的武学。”殷候道,“并不能说功利就一定不好,纯粹就一定好,只是出发点和目的不同的话,注定他们看到的也是不同的。正巧岩心的功夫是纯粹的武学,因此白一声比较早开窍,而邱傲月则是不得其法。但等到邱傲月后期明白之后,他也可以很纯粹……”

众人都瞬间领会了殷候这段话的意思,异口同声来了一句,“有目的性的纯粹?”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好在这几个小孩儿都聪慧,一点就透。

“练武有目的这个并没有问题。”天尊语调平缓,“练武是要吃苦的,每个人都不会主动让自己吃苦,都是有目的的。想成人上人、想天下无敌、想报仇、想赚钱……这天底下,一百个练武之人里,恐怕有九十九个都是有目的地去练武的。”

“那剩下的那一个呢?”白玉堂问。

“剩下的那一个,是天生就适合练武的,就是所谓的天才。”殷候道,“练武的过程没有痛苦、没有目的、没有迷茫,越练越开心。武功会随着他的年龄自然而然地增长,练功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然。”

白玉堂看了看殷候,又看了看天尊,问,“就像你俩这样的么?”

展昭和霖夜火都点头。

钱添星在一旁“噗嗤”一声乐了,老爷子边笑边拍了拍白玉堂,道,“是像你们这种,这俩根本不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他们是怪物。”

钱添星说完,天尊和殷候眯着眼睛不满地看他。

不过展昭他们显然是可以接受这个说法,的确,虽说练武功起早贪黑的很辛苦,但他们成长过程可以说练功的时候都是很快乐的。

“而且人是比较复杂的存在,也很可能目的性和纯粹都有吧?”霖夜火问,“就好像小良子练字似的,本来只是为了练好了写信给爹妈看,但跟着王琪练了一阵子,越写越好之后就渐渐喜欢上书法了。”

小良子在一旁点头啊点头,是!原来练字可痛苦了,现在练字好开心。

“对啊。”天尊和殷候都点头,“所以说白鬼王和邱傲月这种存在特别啊。”

“他俩……是目的性高于一切的类型吧?”白玉堂似乎是有所领悟,“心中只有一个目标,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一切皆可以舍去,不存在喜欢不喜欢。”

天尊点点头,“这也是一种特殊的天赋。你们觉得,赵普小子是个武林高手,还是个军事家?”

众人都了然点头,虽然赵普武功很高,但总觉得第二个才是他的真正身份!

“当年的白鬼王,确切地说,连军事家都不算,他练功和打仗都是为了称霸天下的目的,讲得直白一些,他就是个一心一意想做暴君的暴君。”殷候背着手望着远处的邱傲月,显得有些无奈,“他和白鬼王一样,却可惜,没有白鬼王那样的天赋。邱傲月之所以蛰伏了这么久,甚至剑走偏锋投靠恶帝城,可能是他很早就意识到了,就算自己朝着‘正确’的方向努力,也没法实现自己的目的。”

“大多数人不都是这样么?”霖夜火突然反问了一句,“这就是普通人的日常啊!想努力但发现天分条件各方面不允许。”

“也就是说……”展昭有些哭笑不得,“邱傲月的天分,不足以完成他的目的?”

“你们觉得,他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事实的?”白玉堂突然问。

众人彼此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却默契地想到了一起——十六岁的那个夜晚,白一声展现天分的时候,邱傲月可能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一辈子都打不赢白一声了。他的变化,也许并不单纯源自于嫉妒或者不甘,而是某种认命!

“是命运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