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76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公孙端着茶杯慢悠悠说,“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秦煊的人?”

“疯人秦煊?”白玉堂显然是听过。

展昭和赵普都一歪头——耳熟。

火凤继续搔头——什么鸟?

白玉堂道,“我听外公讲过,秦煊本是状元,文采斐然且知识广博,后来不知为何就疯了,在朝堂上冲撞了先帝。”

“哦……”

被白玉堂一提醒,赵普也想起来了,“那个秦煊啊!他冲撞的不就是我四哥么!我听八哥讲起过,说秦煊大才子,就是后来突然神神叨叨的,估计是得了怪病,他冲撞我四哥那会儿说了不少大不敬的话,不过我四哥没杀他,只是把他撵走了,让他回家养老……对了!秦煊应该是绍兴府的人。”

“煊煊爷爷。”

小四子突然开口。

展昭问公孙,“公孙认识这位疯了的才子?”

“我认识他有大概十年了。”公孙道,“那一年初冬,天很干燥,有个街坊来给我送了一份悬赏的榜文,说是绍兴府秦员外出千金聘名医给他爹治病。这榜文贴了快半年了,病一直没治好,这赏金都开到万金了,据说是再治不好老爷子就要不行了。我询问病情,街坊说是头痛之症,那会儿我还不到二十,正好静湖边一座桥又塌了,村里好些街里街坊出入都得划船,很不方便,那些赏金正好能盖作桥,所以我就拿着那榜文去了绍兴府找秦员外。”

众人都问,“那位病了的老人,就是秦煊?”

公孙点头,“正是。”

“老头是什么病?”赵普好奇,“跟万咒宫有关系?”

公孙示意众人别急,听他说,就接着道,“我看过许多病人,头痛之症往往成因复杂,而秦煊他的病是非常非常罕见的。”

众人都托着下巴听着。

“秦煊的脑袋里长了个东西,以至于……他非常聪明!并且一天比一天聪明!”

公孙一句话,把众人都说傻了。

五爷微微皱眉,霖夜火闹不明白,“这聪明还是坏事么?”

“聪明当然不是坏事!但聪明过了头是要人命的。”公孙道,“秦煊到了哪种程度呢?近疯,又近神。”

“那是疯还是神啊?”展昭不解。

“如果你听不懂他的话,理解不了他的意思,那么你觉得这人肯定疯了!”公孙摇摇头,“可如果你听懂了他的话,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么你就会觉得这人神了!”

众人都被公孙勾起了兴致。

“我第一面见秦煊,他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人很瘦,看起来非常疲惫,据说是基本没法睡觉。”公孙道,“我给他把了脉,发现他除了疲惫之外,没有任何毛病。讲白了他为什么头疼身体虚弱?因为他很久没好好睡觉了,再这么下去,他可能会累死。”

“那是失眠之症?”作为赵普这种一沾枕头就着的类型,的确是理解不了这种睡不着的状况。

“秦煊疯疯癫癫,嘴里叽里咕噜反复报着几个数字。”公孙道,“气初我没怎么在意,但后来仔细听了几遍之后,他不是在报数字,而是在说话。”

众人越听越糊涂,“说话?”

“他说的那些数字,就类似于谜语一样,其实是有答案的。”公孙道,“我仔细听了一下,又见他眼前正好有一个空的棋盘,救发现他说的是棋子摆放的位置,我按照他报的步数摆好棋子之后,成了一个指着某方向的箭头。我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是他房间的窗户。走过去推开窗,就见前方有一座塔。这时,我发现老头报数字的声音忽然停了。我回头看他,他也在看我,接着他又报了一组数字,我推测是时辰,应该是当夜的子时左右,最后他又说了串步数——棋盘摆出来,是个‘火’字。”

“他是指那座塔当夜子时会着火么?”白玉堂问。

公孙点了点头。

“绍兴府知府我是认识的,以前我给他看过病,可以说得上话。所以我就写了张字条,告诉他那座塔今夜子时可能会着火,让他准备一些灭火的水车。”公孙道,“我写完字条,就看到秦煊微微地笑了,神情也缓和了,随后他就睡着了。”

“那当夜起火了么?”展昭问。

“起了。”公孙道,“原来塔边有个草棚,棚里存放着一些过年用的烟火。当天晚上更夫从这里路过,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风,将他手里的灯笼吹了起来。挂灯笼的绳子又据说用了好些年,断了……灯笼被吹过院墙,落在了草棚顶上,瞬间草棚就着了,还好在草棚烧塌之前灭了火,不然那些烟火若是炸了,或者风一吹烧了塔,那整条街都危险。”

众人都觉得神奇。

霖夜火问,“那老头儿怎么知道的?跟小四子一样会神预测?”

公孙瞧了瞧靠在自己胸前打瞌睡的小四子,摇摇头,“秦煊是算出来的,不是算命的算,而是计算的算!”

白玉堂算是在坐所有人里,最善于计算和记忆的一个,他听了之后点点头,“秦煊,的确是聪明过了头!”

“你说小四子这样偶尔跟开天眼似的瞧见点什么,那也就算了,可如果万事万物都可以通过计算来得出结果的话,那还活不活了?”公孙道,“我与秦煊熟了之后,才知道他活得有多痛苦,他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地能计算,飞快地算,什么天灾人祸啊、生老病死啊,他都能算出来。他当年之所以会冲撞先帝,就因为他说了句‘阿鼻地狱不存在的,地底是火,越深越热。凌霄仙界不存在的,天上是冰,越高越冷。天之骄子不存在的,命数不是天定的,世上一切都是有规律的,是可以计算出来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