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820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小四子看那本书的封面,就见没有书名,只有一个草书的“曾”字。

展昭看了一眼,莫名想到一个名字,就问白玉堂:“狂曾?”

五爷点头,“我也觉得是。”

“狂曾是什么?”小良子和小四子都好奇。

白玉堂指了指那本书:“这本看着并不像手抄本,应该是真的……就这一本书,就是无价之宝。”

小四子和小良子张大了嘴。

小良子不信:“就一本破书哦!随手摆在书架上积灰的破书那么值钱的啊?那这一屋子书是不是可以给师父卖出几百万良黄金来?”

白玉堂伸手捏他腮帮子,“想什么呢,就这一本值钱,其他都是破书。”

小良子睁大了眼睛,“真的假的啊?”

小四子也没听过,“这本书那么厉害么?”

“不是这本书厉害,是写这本书的人厉害。”展昭拿过那本书,翻了翻,问小四子和小良子,“你们还记不记得,魔宫里给你们烙煎饼吃的曾奶奶啊?”

小四子和小良子都点头。

小良子一下子来劲了:“那煎饼比开封城最大那间铺子里卖出来的都好吃哦!”

展昭一笑,“写这本书的人,是曾奶奶的爷爷。这本书原本是曾家的传家宝,后来遗失了,曾奶奶都没见过。”

小良子问:“这家主人是曾奶奶的爷爷么?”

展昭却摇头:“不会,狂曾的墓小葬叔早年已经找到了……说到狂曾,他应该是比妖王还早一些那会儿出名的吧?”

白玉堂见展昭问自己,想了想,“大概是那个年代。”

“这狂曾是寻宝的么?”小良子翻完了书,好奇问:“这书上都是各种宝贝哦!什么勾践剑啊、金缕衣、秦俑、朱雀灯、兰亭序,还有传国玉玺,一样样记载的好详细啊。”

“狂曾不是寻宝人。”展昭晃了晃手指,“他是鉴宝人。”

“鉴宝?”小良子和小四子同时想起了龙图阁里的几个老夫子。

“就是围在一起看一幅画,然后说是真的假的那种么?”小良子问,“这要很博学吧?”

“那是。”展昭伸手拍了拍正警惕地盯着一只移动的蜘蛛的白玉堂。

五爷回头看。

展昭手指头戳了戳他肩膀,跟小四子和小良子说,“玉堂也会鉴宝,鉴宝人分两种,一种是特别博学,还有一种是特别有钱。像宫里的几位老夫子属于前一种,玉堂和许戡属于后一种,经手的宝贝多了,自然就知道分了。”

五爷听到这里,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还补充了一句,“特别是有一个很会买假货的师父!”

……

“啊……阿嚏!”

骑着马跟着妖王朝北方溜达的天尊,突然一低头,打了个喷嚏。

他正骑着的白云帆晃了晃头,似乎是有些怨念地瞄了天尊一眼,那意思——您老人家打喷嚏朝天不行么?嫑打在人家头上。

天尊眯着眼睛瞧着一脸嫌弃的白云帆,伸手揪住它耳朵,“你个兔崽子……”

枣多多瞧见天尊欺负白云帆,就一个劲往上凑,坐在他背上的殷候拉都拉不住。

殷候直摇头,早知道随便牵两匹马出来得了,这走了没多远,两匹马脾气倒是不小,闹了好几回了。

走在前面的银妖王倒是很稳。这次妖王从马厩里借出来的是贺一航的千星踏。马厩里那么多好马,也不知道为什么妖王偏偏挑中了这最不起眼的一匹。

大漠经过之前一番变动,这会儿与之前记忆中的有了很大不同,以前走到哪儿都是沙土,现在走到哪儿都似乎都是在环湖。

鬼海之上一道彩虹,远处是绵延不绝的沙丘,有一种神秘的美。

妖王欣赏着沿途的风光,听着两个徒弟边走边拌嘴,仿佛一切,都从来未改变过。

走出一段路,前边出现了一个小镇。

这种小镇在大漠中很常见,其实就是一些客栈、茶楼和驿站组成的,主要是供赶路的商贾吃饭休息。前边那个镇叫永水镇,西域大漠这一带因为缺水,所以很多地方都喜欢用水来做名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