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824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火凤也是插着腰连连点头,“厉害!”

展昭叹气,低头看,就见小四子正拿着块帕子,包住那只枯手,捡起来看。

五爷想去阻止,但小四子已经举起那只枯手对着光仔细端详了,那神情和公孙研究尸体时几乎一模一样,就是可爱版的而已。

小良子也凑过去看,边皱眉,“哎呀!指甲怎么那么长啊?这人生前是干嘛的?”

小四子摇摇头,“指甲可能是死后长长的,人死掉之后,头发和指甲都可能会继续生长,很正常的。”

小良子一脸的嫌弃——哎呀,有点恶心。

小四子歪头看那只手,又踩着书架,像是要上前看尸体。

展昭赶紧把他抱过来,边把他手里那只手放到桌上,让小良子去叫公孙。

小良子跑到隔壁公孙和赵普他们进的那间屋子门口就喊了一嗓子,“先生!展大哥又捡到尸体啦!”

这边众人都促狭地看着展昭,小良子那个“又”字讲得可清楚了。

隔壁门打开,就听公孙和赵普边说边往这儿走。

公孙语带佩服,“这样都能捡到尸体?神了!”

赵普,“比老子打仗还稳!”

展昭那个气,斜眼瞧白玉堂——咱俩可是帮赵普在找银子!干脆尥蹶子不干了回开封!

白玉堂看着展昭的表情,用力忍着不笑出来。其实五爷也觉得挺神的,展昭就随手抽了本书竟然抽出一具上百年前留下来的干尸,这种境界,这种衰运,就问还有谁!

为了替展昭缓解一下尴尬,白玉堂问霖夜火和邹良,“你俩有发现什么么?”

“我俩进的应该是睡房,特别简朴。”火凤有些嫌弃。

邹良也点头,“跟军营的营房差不多。”

小良子好奇:“那说明什么啊?”

“虽说黑风城是常驻兵马,但兵营还是会经常移动,营房的特点就是只用来睡觉,随时能搬走,简单点讲,那只是个睡觉的地方,而不是家。”

这时,赵普走了进来,边给了小良子一个答案,“虽说战友是兄弟,但营房却绝对不是家宅,随时随地可以提上包袱走人的地方。”

小良子听了赵普给的答案,就有些不解了,“可这宅子分明很像家啊!”

展昭也点头,从外边的花园,到这满满一书房的书,都不像是临时住一下的……

“家宅的主人是当兵的么?”白玉堂问。

“嗯……”赵普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家里和军帐也不是一个样子的啊,虽说习惯多多少少会有,但这么彻底就有点怪了。”

“也有那种特殊的例子。”邹良道,“以前也有解甲归田的老兵,住不惯房宅,非要住帐篷才睡得着的……但那样的人也不会有这么大个书房吧。”

众人也都点头,是有点奇怪。

小四子掰了掰手指头,问公孙,“爹爹,这边是书房,那边是卧房,那你跟九九看的是什么房间?厨房么?”

公孙从展昭手里把儿子接过来,摇了摇头说,“都不是,看着像是间柴房。”

“柴房?”展昭和白玉堂都有些莫名,三间宅子,霖夜火和邹良进的那间最小,公孙和赵普进的那间是最大的,最大的房间做柴房?

“说是柴房是因为堆了很多柴火。”赵普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屋子,“然后有几个大炉子也不知道是用来烧什么的。”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就往外跑,霖夜火和邹良也好奇,一起跑出去看。

公孙则是踩上那一堆书,靠近了去看挂在墙上的那具干尸。

九王爷也抱着胳膊仰着脸瞻仰了一下,点头,“敢情还是个吊死鬼儿。”

“奇怪啊。”公孙从干尸的左边转到右边,又转回左边,还去拿了桌上的假手来看,嘴里自言自语,“奇怪!”

小四子跟在他爹身后,也跟着说,“是不是很奇怪啊爹爹?我也觉得好奇怪呢!”

公孙对着儿子点头。

赵普和小良子两人抱着胳膊站在外边瞧着,都闹不明白——哪儿奇怪了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