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83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五爷,“回去看书啊,没准能有线索。”

第238章【名册】

巍峨的天山山脉绵延无尽头,纵马入群山,踏过沙丘、驰骋过草场、穿越过林木、放眼望去,是耸立在云端之上,白雪覆盖的山顶。

在天山南簏,有一个长年积雪的山坡,顺着山坡往上走,可以看到一座宅院,门里几间精巧的房舍,房舍的后边,却有个硕大的花园。

房舍像是分界线,房前房后属于不同的季节,一边是冰雪覆盖,一边却是繁花盛开。

站在院里往上望,头顶碧蓝如洗的天空,四周层峦叠嶂的山峰,山峰顶上有冰雪,山峰之下是密林,白色的鹿群常出没在附近。这个隐藏在庞大天山山脉中的小小山谷,就是仙境一般的百花谷。

天尊和殷候小时候就跟着妖王,生活在这里。

妖王离开的这段日子,殷候再也没有回过百花谷,天尊则是一直居住在这里。

妖王带着天尊和殷候骑马来到宅门前,下马。

银妖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左右看了看,房前的几棵腊梅树比记忆中大了许多,腊梅花开得正旺,冷冷的香味弥漫在空中,熟悉的感觉。

妖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想进门,推门前,却是注意到了门口摆了个大铁箱子。

妖王还挺好奇,边问是什么,边打开箱子。

往箱子里一看……就见里面堆满了锁。

妖王疑惑地回头问,“这什么呀?打死卖锁的了?”

天尊搔搔头望天。

殷候瞧了瞧他这样子,就问,“是因为你一直不记得带钥匙,所以玉堂给你准备了那么多把锁?”

天尊一挑眉,大踏步走过去,摸了摸身上,果然是没钥匙。

“咳咳。”天尊咳嗽了一声,看看左右,很不在意地一拽门锁。

这世上什么锁也架不住天尊拽一下,咔嚓一声就断了。

天尊一推门,大摇大摆往里走。

殷候和妖王对视了一眼,又去看了看门口那一箱子锁,无奈摇头,心说——玉堂真是不容易啊。

进了前院,雪地上一张石桌几个凳子,院子里厚厚一层积雪,地上一串串的小脚印,大概是有什么小动物经过。

妖王走向原来自己常住的那间房,推开房门,屋里的陈设和自己住的时候几乎没有改变,而且没有积灰,似乎是有人一直在住的。

天尊看了一眼那间房间……原来他自己这几年一直都住在妖王的房间里,只是以前记忆混乱,从来没想过为什么一定要住在这间屋。

白玉堂从小就知道,天尊房间里的东西不可以乱动,椅子桌子、茶壶茶杯,原来放在哪里,用过之后还要摆在哪里,放歪一点儿,天尊都会去摆过来,摆到他觉得“对了”为止。

起先小白玉堂觉得可能他师父比较挑剔吧,可除了那个房间之外,其他地方的东西放哪儿天尊根本不在乎,所以在白玉堂的记忆中,那间房间是不同的。

妖王笑眯眯对天尊和殷候一摆手,“咱们住两天再走。”

殷候朝着记忆中他和天尊一起住的那间屋走过去,推开门……

这屋子是白玉堂一直在住的,房间里还是摆着两张床,跟他们小时候住的样子也差不多。

殷候突然笑了,魔宫里展昭那见屋子也是这么布置得,不止展昭,连他闺女殷兰瓷小时候,屋子都是这样,总是摆着两张床。

天尊从柜子里抽出一床被褥来,嘀咕,“哎呀,早知道把胖瘦俩丫头都带来就好了,该扫扫尘了。”

“那就自己扫呗。”

天尊和殷候回头,就见妖王靠着门框。

天尊和殷候立刻面露嫌弃——自己扫尘?

妖王指挥他俩,“院子里的雪扫干净,房间打扫好,地也要擦。”

“哈?!”天尊和殷候不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