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七五]黑风城战记_分节阅读_857

书名:[七五]黑风城战记   作者: 耳雅   

“有些行当就是万恶之源啊,就好比说人贩子。有好人会去做人贩子么?你从事这个行业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你是要靠卖小孩来赚钱的。”

天尊和殷候都点头,是这么个道理。

“每一个行当都有一条链子,将各个点都连接起来,一个行当能否存在下去,也在于这条链子存不存在。”妖王边走边晃着那个木盒子,“我那位朋友将天下恶行归了归类,一个鬼脸代表一个十恶不赦的行当。”

殷候和天尊同时想到了刚才那一箱子书。

“鬼脸一个个的,有的被正义之士消灭了,有些随着时代消亡了……但还有零星几个太狡猾了,都隐藏了起来。”

妖王说到这里,停住了,跑向一旁的菜摊,买菜。

天尊和殷候也走了过去,说晚上想吃鸡,让妖王买只母鸡回去炖汤。

……

黑风城曾记赌坊的门口,马车停下。

展昭和白玉堂本来还担心一大早就来赌坊会很奇怪,可从赌坊进出的人数来看,“耍钱”不分早晚。

几个伙计走了过来,有些疑惑地看着展昭和白玉堂。

五爷轻轻一抬手,揭开了遮着马车的黑布给那伙计看了一眼,一车黄金在阳光下有些晃眼,伙计被晃得直抽凉气。

有几个就进去找掌柜的了。

没一会儿,就见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展昭他们自然之前都调查过,这是曾家赌坊的掌柜,曾寿。

曾寿看了一眼马车,又看展昭和白玉堂,“二位爷……”

没等掌柜的说完,白玉堂打断他,“一万两黄金,一把过。”

曾寿上下打量二人,似乎是在盘算该不该接这赌局。

展昭催他,“接不接放个话,不敢赌我们就去别家了。”

“唉。”

曾寿伸手一拦,边对伙计道,“二楼单开一局!”

说完,曾寿往里示意,“二位爷,楼上请。”

展昭和白玉堂上楼,曾寿对伙计使眼色,边陪着往上走,问,“二位赌什么?”

白玉堂道,“就赌大小。”

……

赌坊的消息传得通常都很快,黑风城就这么点儿大,有两个外乡人拉了两车黄金来曾记赌钱的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

人们纷纷议论,这一万两黄金一把过,万一赌坊输了,那岂不是连买卖都要赔出去?这是踢馆啊!哪儿来的赌客啊,莫不是同行?

霖夜火在茶楼屋顶上埋伏着,就见一波一波的人往这边涌。

火凤托着下巴撇嘴,“嗨呀!这抢风头的事情被展小猫和白老五占了,大爷就是太帅不方便干这乔装改扮的事儿。”

“是太二吧。”

身后熟悉的声音传来。

火凤一眯眼,回头瞧,就见邹良落到了他身旁,蹲下,趴到他身边,也去盯那钱庄。

霖夜火看他,问,“你怎么来了?不是在跟你兄弟查奸细么?”

“查得差不多了。”邹良道,“王爷那边草药也买好了,一会儿就来。”

霖夜火托着下巴,邹良来了他就能抽空看看赌坊的进展了,“话说你兄弟究竟什么招啊?干嘛让展昭和白玉堂去踢馆?”

邹良从怀里拿了个纸包递给霖夜火,边说,“街上消息已经传开了,大家都觉得是同行去踢馆的。”

霖夜火打开纸包,就见里边有个干干净净长得特别好看的桃子。

火凤笑眯眯啃桃子。

邹良接着说,“欧阳找人,准备在黑风城位置最好的地方,假装开一个新的赌坊。”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