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我以为我老公快死了_分节阅读_31

书名:我以为我老公快死了   作者: 会飞的西瓜   

而自从他踏入这个漩涡之后,他的父亲和母亲甚至很少再去看他。

身为四大贵族,自古荣耀万丈,然而在这种时候,也必须得站在最前面承担着一切。

他们不能退后一步。

哪怕只是一点点恻隐之心,都很有可能将帝国置于死地。

他母亲眼神坚定而绝望地告诉他。

西瑞尔明白这一点,身为帝国的一员,他也也不是不愿意承担一切,只是常年一醒就奔向战场,永无停止的时候,偶尔也会奢望醒来时能看到一个人坐在他身边,不一定要做什么,光是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所以他没有拦住周煜,那是他的匹配伴侣,西瑞尔很鬼使神差地,又像是想得到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一样,让周煜看到了这个伤痕累累的身体。

然后在那一瞬间,他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了。

愤怒,不解,还有一丝很淡很淡的心疼,甚至在最后放下衣服时,脸上还有一闪而过的轻柔。

西瑞尔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铁索锁住的困兽一样,身上满载着鲜血与伤口,然后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解脱。

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束射进黑暗里的光芒,然后默默地把它收了起来。

他觉得这应该是属于他的,哪儿也不能去。

首都星上空3000米处,皇宫

偌大的启恒椅上坐着个少年,白发紫眸,白皙的皮肤和唇瓣没有丝毫血色,颧骨下方深凹,除却那双亮晶晶地眼睛以外,整个人看上去了无生气。

身上只穿着一件衣袍,大的包裹住全身,非常的不合身,好像不是他的衣裳一样。手肘穿过袖子抵在扶手上,撑着他那个和瘦小的身体比起来略显大的脑袋,一双瘦骨嶙峋的腿在椅子下晃了晃,饶有趣味地盯着殿前冲他鞠躬的人。

“朕以为你来,是会给朕带来什么有意思的消息的,元帅。”他轻启薄唇,淡淡地说道,声音并不高,却回荡在整个大厅中,异常清晰。

“陛下,这是自然,”红发的男人抬起头,一双黑色的闪满了诚恳,“西瑞尔是真的醒了,陛下您知道吗?”

少年无趣地看了他一眼,面上对这种毫无新意的消息生出点冷意来。

这就是知道了,金勾起唇角,似乎不太在意少年的冷漠,一抹精光在眼底闪过,“但索尔一定不会告诉陛下,他的伤,究竟是谁治好的。”

那张病态的脸听到这里,总算是生出了点同于常人的表情,“说说看?”

“就是十天前和西瑞尔达成婚约的,费尔星周家长子,周煜。”金抬起眼来看了那高座上的少年一眼,笑了笑继续道,“陛下,西瑞尔的身体全帝国没有谁不清楚,身受女王死毒,能量核破碎,糟糕到了极点,几乎是了无生机,但如今却一夜就活过来了。连西瑞尔那样的身体都能治好,我想,如果把这人带到皇城里来,日日夜夜为陛下治疗----”

萨达话说到这,巧妙地停顿了一下,并没有继续说完,但未尽之言的意思却人尽皆知。

金色的大殿瞬间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萨达却始终面带着笑意自信地等着少年的回答。

就这样也不知过去了多久,空中扬起了一抹嗤笑,少年紫眸微眯,“萨达,你的意思是说,朕穷尽帝国107颗地球的找寻,却都抵不过费尔星上的区区一个周家?”

萨达那面带笑容的脸色骤然一僵,他面色变动的太过迅速,以至于看上去甚至有些狰狞。

“简直笑话!萨达,朕给你这个元帅之位长达四十年,连这点判断能力都没有,何堪大任?”少年高高在上地看着座下的萨达,脸上露出一丝讥笑,带着彻骨的冷意,“还是说,萨达你怀疑朕作为‘源’统治下的帝国?”

萨达垂在腿侧的手紧握,面色发紧,头爆青筋,双眸里倒海翻江,在心底不断地告诫自己之后,才猛地深呼吸一口气,闭上了双眼,再睁开时,刚刚那一切都已经消失殆尽,“臣,不敢。”

少年目光一转,在殿内某个角落扫了扫后,勾起嘴角,像是看见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挥了挥手冲萨达不耐烦道,“既然没事,那就去吧。”

萨达握紧了双拳,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缓缓地退了出去。

临到门前的时候,回过头看了那座上少年一眼,黑眸里翻滚着恨意和不屑,末了,愤恨地扭过头,扬长而去。

“阿丘,出来吧。”少年收回放在扶手上的手,欢快地晃了晃腿,把裸露的肌肤都用宽大的衣袍包好,看着一个角落,紫眸里闪烁着兴奋,脸上的表情和刚刚截然不同,似乎多了几分天真的期待,连身体都没了刚刚那股气势,倒像是个在等糖的小孩儿。

“陛下。”角落里走出一个青年,黑发黑眸,看上去刚毅而又沉稳,身上穿着厚重的军装,抬起头来看了眼座上的少年,注意到他的脸色变了变,叹了口气,转道,“阿琼。”

阿琼的脸上重新化出笑意,从椅子上跳下来,蹦蹦跳跳地扑进安丘的怀里,笑道,“你听见了吗,他刚刚说我快要死了哦。”

安丘沉默了一会,揉了揉他头顶松软的头发道,“不会的,你的身体会好起来的。”

“才没有,”阿琼皱了皱鼻子,“从登基开始到现在,一天不如一天,真没用。”

“陛下。”安丘皱了皱眉,加重语气道。

“嗯?”阿琼把脸迈进安丘怀里蹭了蹭,应道。

“萨达家的事情,真的没有回旋的余……”

阿琼突然踮起了脚,对上他的鼻子,紫眸一闪一闪的,“没有,不要怀疑我的决定哦。”

安丘看着那双亮晶晶地眼睛,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道,“是。”

“阿丘阿丘,要是有一天我死了,你会替我守着这空中皇城,等到下一个‘源’出现吗?”阿琼仰起头,像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一样,满脸希冀。

安丘看着那张早就不复过去光彩,被启恒石索取到竭尽的脸,良久,才动了动喉咙,轻声道,“会的。”

“真的?”阿琼踮起脚,凑近了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眼睛里含情脉脉,硬是把高大的安丘拉到和他差不多的高度,然后盯着那双黑眸,温情从他紫色的眼睛里骤然消失,顶替的是星星点点的疯狂,他眯了眯眼睛。

“你不应该和我一起死吗?我不在的空中皇城,你有什么好守的?”阿琼的声音充满了冰冷,好似一瞬间又成为了那个高高在上地帝王。

安丘的身体一僵,浑身的血液都像是冻住了一样,看着眼前的少年,动弹不得。

“哈哈哈,跟你开玩笑的啦,看你吓成什么样了。”阿琼跳起来在安丘脸上欢快地亲了一下,松开了勾着他脖子的双手,然后转身就走。

“……陛……阿琼,你去哪?”安丘回过神时,那人都走出去十几米了,他连忙朝前走了两步,想跟上对方。

“别跟啦,西瑞尔提供的情报让下面的人快点分析,调整各星球防阵,加重军事培训和研究,让威特用点心思,快点把女王蜂的事情研究完,费用尽管从国库里拿,不够就从我私库里补,你全权管理,等量的启恒石我会准备好的,”少年脚步不停地往前走,“等西瑞尔好点了就让他上来一趟,哦对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似得,琼终于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笑意,“还有他家那个小朋友,也带上来吧,和你一样纯正的黑发黑眸,我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了。”

第032章

周煜找了几片草后和塞宾商量了克林顿需要进购的植物,然后问了句有没有什么银制的棍子之类的。

结果所有人立刻一脸马赛克地看了看悬浮车的方向,又看了看他,表情那叫一个一致,尤其是林枫,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竟没忍住噗嗤一声还笑出了声。

周煜问了好半天也没有一个人给他解释,只能一脸懵逼地回了悬浮车,被西瑞尔问了之后,又继续一脸懵逼地把事情的经过跟西瑞尔说了。

上将听完之后什么也没说,伸手帮周煜扣好了安全带,然后一踩油门,带着周煜就这么直接飙回了克林顿宫。

周煜:“……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

西瑞尔:“没事,走回去没多远。”

意思就是让他们运动运动,强身健体,绿色生活。

周煜:……他们开悬浮车来都开了四十分钟,这也叫没多远?!果然上将的心海底的针,青梅竹马和直属部下都下的去手。

周煜看向西瑞尔的目光里顿时充满了敬畏。

西瑞尔:……

回去之后发现克林顿宫只有陈老一个人在,一进门就告诉周煜炎炎鱼已经到了,然后非常热情地问他需不需要什么帮忙。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周煜总觉得陈老看他的眼神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那种激情四射……咳就是热情地过了火的感觉,仿佛随时都能着,让他忍不住往西瑞尔的方向缩了缩。

但被陈老领去看炎炎鱼的时候还是咽了咽口水,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先把西瑞尔身体上那些坑坑洼洼的痕迹给填平,一会儿再来弄炎炎鱼讨好猫大爷。

“没什么需要的吗,小少爷?”陈老问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