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2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他问,为什么?

他的恋人回答,他喜欢干净的。

多可笑啊,他喜欢干净的,可自己,又是被谁弄脏的呢?

深夜,他带着行李,雨滴打在脸上,明明是水,却打的人生疼,车子驶过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重重倒在了地上。

他成为了植物人,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意识偶尔有,偶尔没有,身体倒是一点都动弹不得。

有的时候,他会听到帮他收拾卫生的护士聊天,说他的总经理真是个好人啊,明明只是上下属关系,却还尽心尽力的给他付医药费,让他可以得到很好地治疗。

所有人都以为那个人已经仁至义尽了,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大善人,躺在床上求死不得的他,就这么被强行延续着生命,在这张床上,躺了十年。

十年啊,没有尊严,没有光明的十年。

死亡的那一刻,甚至可以称为解脱。

谢木进入到这个身体,是这具身体已经昏迷了半个月后,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他醒不过来的时间段。

“来,眨眨眼。”

面前的女医生用着哄小孩一般的语气对他说着话,谢木脸色苍白,虚弱的眨动着长长眼睫。

“医生,我的腿还是不能动……”

女医生看着面前的青年,他的五官是很清秀的,也许是因为眼的轮廓像猫一样圆圆的缘故,当他看过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只无辜的小鹿。

尤其是谢木脸色发白,就连唇都没什么颜色,沙哑无助的语气,成功激起了她体内为数不多的母爱。

“你只是昏迷太长时间了暂时不能控制身体,等到检查完,就可以试着活动一下了。”

青年费劲点头,“谢谢医生。”

真是个非常懂礼貌的人啊,长得还这么好看,能够醒过来,也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检查完身体各方面反应,就到了例行询问时间了。

“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她问。

“谢木。”

女医生在本子上打了个勾,继续问道,“年龄呢?”

“十九岁。”

她手上正准备落在纸上的笔停顿在了上方。

本子上,端端正正的写着谢木的年龄:22

***

薄钦得到了谢木醒来的消息。

他难得出神了一会。

谢木会在那晚遭遇车祸,也是当时的他没有料到的,到底跟了自己一场,如果不是那晚谭涛碰了他,两人之间这段关系,原本还能再长久一些的。

谢木人乖巧,床上也听话,平日里更是把他照顾的无微不至,不枉他在那所大学看到谢木后,精心下了个套,把人招到了公司来。

两人在一起之后,薄钦的确是乐不思蜀了一阵,也收了心,安安分分的没再出去玩闹。

可后来,再怎么乖巧的情人也会玩腻,薄钦开始出去打牙祭,在外面享受着火辣美人,回了家又拥有着谢木的精心照料,两全之美。

薄钦还没来得及想好,谢木要是发现了这些,他是挽留一下,还是直接痛快分手时,谭涛就把他叫了出去。

谭涛是薄钦发小,两人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交情,在还没接手家业时,他们可是四九城里出了名的狼狈为奸好兄弟。

喝多了酒,就想玩点不一样的,因此谭涛一提议,薄钦直接就将人叫了出来,一开始,只是想抱着谢木一起玩,可玩笑过了火,谭涛碰了谢木。

两人就算玩的再好,也还没到分享情人的地步。

薄钦这人玩得开偏偏又有洁癖,到了这一步,谢木这个乖巧的小情人也要不得了,他直接回了家,给自己好好洗了个澡。

谢木浑身湿透的来找他时,薄钦丢了伪装,直接将人赶了出去,青年苍白着脸,红着眼睛执拗问他为什么的样子薄钦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