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4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121提醒道,【可他现在要走,等到他走了,宿主再想和任务对象再想见面就难了。】

【别慌,他虽然没什么心肝,但是男人的通病还在。】

薄钦正沉眼听着谢木的主治医生说着出院后要如何照顾,眉有些不悦的皱起,听了几句,就不耐的打断了她的话,“医生,您只要告诉我,出院手续……”

“啊——”

复健室里传来青年短促的惊呼声,薄钦话被打断,冷眼看了过去,却是谢木摔倒在了地上。

青年微微垂着头,双手撑地,穿着宽大病号服的腿颤抖着,一点点,缓慢的抬起了头,等他抬头的时候,薄钦这才发现他的眼睛红了,也不知道是疼还是羞愧,谢木微微抿着唇,抖着手想要支撑自己站起来,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最后,他有些孩子气的叹了口气,索性坐在了地上,松松垮垮的病号服因为刚才的变故往下拉了拉,露出了漂亮锁骨。

他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些天,身体消瘦的不成样子,那张脸却更加好看了,因为瘦尖的下巴,凭空多了几分弱气。

谢木像是注意到了有人在看自己,红着眼眶转头看了过来,在看到薄钦后,脸上瞬间露出了惊喜的笑,伸出手招了招手,“薄总,可以拉我一把吗?”

他的态度是这样的自然,薄钦有些恍惚,曾经的谢木,可是一点要求都不敢提,他对待他的态度是温顺的,却也太过温顺。

薄钦还从来没见过,他这样大大咧咧的笑着索取帮助,男人眼沉的更加厉害,面上没有露出情绪,抬起修长双腿,走到了坐在地上的青年旁。

“谢谢薄总。”

谢木毫不犹豫的将手搭在了男人手臂上,靠着他的搀扶站了起来,等到站稳了,又自然的收回了手。

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苍白指尖掠过了薄钦修长的手,薄钦能感觉到他的指腹很凉,划过去带过了一丝痒意,很快随着青年离开而消失不见。

“薄总?”

注意到了男人的愣神,谢木迷茫的叫了他一声,薄钦看过去,正好撞进青年无辜的眼中。

他的睫毛很翘,这是薄钦早就知道的事,在他们的关系还没有更进一步的时候,每次谢木在他桌前整理散乱文件时,总是恭敬的微微弯腰,薄钦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到他认真又仔细的神情。

那个时候,他表面上装的温和,其实无时无刻不想将这人拉在桌上,撕烂他身上穿着整齐的正装,看他哭求呻/吟,薄钦承认,自己喜欢谢木这一款,无辜,天真,又故作坚强,每次只会被动承受,和谢木的初次,足以让他食髓知味。

谢木算是一个完美的情人,可惜,又太过脆弱,薄钦就是知道他这种脆弱,才瞒着他一切,可惜,被谭涛碰了。

“没事,你现在就可以出院。”

想到那一夜,男人垂在两侧的手微微动了动,背脊无意中挺直。

“好,谢谢薄总。”

十九岁的谢木应该是一个很礼貌的人,三句不离谢谢。

这让薄钦想起了他第一次见到谢木,集团要捐教学楼,他去了那所大学,正好看到谢木在长椅上坐着着看书,可能是听到人来的动静,他抬起头望了一眼。

就是那么一眼,却仿佛凝固住了一般。

薄钦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见过他,但谢木却像是认识了他很久。

男人看着那个穿着普通白衬衫,头发乖乖巧巧贴在头上,怔怔望向自己的少年时,心里难得起了兴致。

他让人送去了一份保养协议,意料之中的,谢木拒绝了。

越是这样,薄钦就对他越是感兴趣,好在,他并不知道协议的主人是谁。

他开后门,将青年调在了自己身边,教他公司事务,带他出入各种场合,看着他从崇拜,转化为了恋慕。

最后,顺理成章的,将人吞吃入腹。

对于薄钦来说,这只是一场游戏,游戏结束,也就结束了。

“我公司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的,您去吧,这段时间真是麻烦您了。”谢木礼貌而又感激的说着,见那个高大男人果然转身就走,想到什么,突然喊住了他。

“等一下!”

“您能不能留个卡号给我,我方便把这段时间欠您的钱还了。”

薄钦站在原地,背对着青年,声音冷淡,仿佛只是对着下属,“不用,就当做是员工福利了。”

“您还是把卡号给我吧,我现在什么都不懂,课程也只是学到大二的,出院之后只能辞职了,也就不算是您的员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