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6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他不是跟谭涛说过,自己已经和谢木分手了吗?

薄钦皱着眉躲避看身后青年还想再抓过来的手,刚才察觉到的异样也被压了下来,“他现在不好走路,我帮他下楼。”

青年再一次被甩开手,没了庇佑,惨白的脸色就这么展现在了谭涛眼前。

那个外表温文尔雅的男人微微上挑的眼一瞬间暗下,像是野兽看见了猎物一般,贪婪的看向了他。

谢木察觉不到这种掩饰很好的贪婪,可对于谭涛的恐惧仿佛与生俱来,他白着脸后退一步,唇甚至有些颤抖的向薄钦求救,“薄总……”

青年明明都22了,那双眼却还像是没有张开一般泛着圆,惊慌失措的看过来时,薄钦居然起了欲/望。

“薄总,您能送我出去吗……”

薄钦不得不承认,不管是22岁的谢木,还是19岁的谢木,都能让他的身体产生最原始的反应。

脑海中,青年顺从俯下身,眼中带有恋慕的抬眼看他,还有在床上时,谢木乖乖抓住他的脖颈,即使受不住了,也还是带着一声声哭腔叫着他。

这样的契合,在谢木昏迷的这段时间,他再也没能感受得到。

薄钦一向是靠下半身思考的,他看向谢木的眼神变了调,19岁的谢木察觉不到,一旁的谭涛却将发小改变的神情看的一清二楚。

他心中一沉,抱着百合花上前,站在了吓得脸色更白的青年面前。

“谢木,送你的花,恭喜你醒过来。”

一束开的正好的百合花就这么被抵在了手前,青年的样子像是吓怕了,他的眼中满是懦弱,这不是曾经那个22岁的谢木会有的眼神。

谭涛没有发现这一点,当初谢木昏迷前他对着面前这人做的那些事,足以让一向擅长掩饰平静的谢木控制不住。

见青年吓得唇都在颤抖,谭涛扬起唇角,“怎么?不喜欢百合花?”

“谢,谢谢……”

谢木不理解为什么谭涛会以这样相熟的态度和他说话,他颤颤巍巍的道谢,小心翼翼的,将花接了过来。

谭涛微微垂眼,见青年这副躲避的模样,手似是无意的,顺着花束,落在了谢木手上。

“你手好冰。”

男人喟叹一般的说着,谢木想要挣脱,却被他温柔又不容置疑的抓牢。

他下意识的,求救望向了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薄钦,“薄总……”

谭涛感受着手下冰凉触感,挑眉看向好友,“薄钦,你公司不是很忙吗?谢木就交给我,放心,我会照顾好他的。”

他了解自己这个发小,明明比谁都玩得疯,洁癖却也比谁都厉害,手中这人既然被他碰过,就算再怎么喜欢,薄钦也会放手的。

薄钦眼定在两人双手碰触的部位,脑海中响起那一晚青年的哭叫声。

他哭着叫薄钦的名字。

当着他的面,谢木被谭涛压在身下。

这个温顺完美的情人,不干净了。

他冷下眼,心中不知为何染上不悦,就连磁性的声音都冷淡下来,“我先回公司了,你照顾好他。”

“安心。”谭涛唇角勾的越发上扬,笑吟吟的,“我一定会替你好好照顾他的。”

“薄总,我,我……”

【121:别叫了,他走了】

【我又不是叫给薄钦听的,好感度怎么样了?】

【121:薄钦好感度:10,上涨量:5】

看着青年眼睁睁看着男人离开,想要求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薄钦没有回头,径直离开了这条走廊。

“好了,别叫了,他那人啊,丢了就是丢了,绝对不会再捡起来的。”

薄钦离开,谭涛刚刚还压抑的情感此刻终于得以释放,他不再装模作样,一把将青年拉到了自己怀中,“这段时间,我还真的以为你醒不过来了。”

谢木推开他,眼中有着疑惑和残留的惊惧,“你,你和我很熟吗?我们是什么关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