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_分节阅读_8

书名:渣攻到死都以为我是白莲花[快穿]   作者: 糖尾帅.   

谭涛将谢木领到了自己家中。

房间里干净整齐,看上去温馨而又不失风格,这是谭涛用来应付父母的临时住宅,而现在,在他的口中,这里是他与谢木的爱巢。

青年有些犹疑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围陌生摆设,又看向端着温水放下的谭涛,“我们真的是恋人?”

“可是……”尽管极力掩饰,谢木望着谭涛的眼中还是忍不住露出了几分怯意,“我印象里,你很讨厌我……”

谭涛握住茶杯的手紧了紧,俊雅的脸上暗色一闪而过,再抬起头脸,又是一派温和。

他噙着笑,稳操胜券,“在学校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了你,只是那个时候不敢承认,才会对你做出那些事,后来你开始工作,去了薄钦公司,我们才再次见面。”

“谢木,你忘了我们的恋爱过程,但是身体总不会忘。”

谭涛说着,看向眼神茫然,竭力回想的青年,猛然欺身而上,眼直勾勾的盯着他,温柔话语如同藤蔓一般缠绕在了谢木身上,“你的大腿内侧,有一颗红色小痣,每次我们做的时候,我最喜欢亲吻那里……”

谢木在他的视线下脸一点点红了,他不记得自己大腿内侧是不是有这么一颗痣,但因为从小内向,被人嘲笑像女孩子,他在外的时候从来不肯穿短袖短裤,也就是说,除了亲密的人,其他人看不到他长裤下的身体。

他几乎要相信谭涛的话,但很快又清醒过来,眼中迷茫更重,“可是如果我们是恋人,为什么医生说我的治疗费都是薄总出的钱?”

之前谭涛带他来的时候,看那辆豪车可不像是没钱的人。

对此,谭涛也给出了合理的答案。

“你性格内向,不肯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所以我们两个还是地下恋情,后来你出了事,薄钦是我兄弟,就让他帮忙了,谢木,虽然当初在学校时我对你不好,可是后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也原谅了我,如果你还是不相信,可以去问问医院的医生护士,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来看你……”

他说的斩钉截铁,青年脸上露出的犹豫越来越重,他的记忆里,明明谭涛还是那个欺辱他的人,可是如果这一切不是真的,谭涛为什么要撒谎呢?

“那,那薄总……”

见都说到了这个地步,谢木居然还心心念念不忘记薄钦,谭涛眼中阴戾一闪而过,随即更加温柔的笑了出来。

“宝贝,既然你现在都辞职了,就别再管薄钦了,经过这次的事,我是真的吓怕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我们公开恋情,好不好?”

“可是……”

“好了。”男人自然的将谢木揽在怀中,声音温柔极了,“我知道你一直担心公开消息会让我的事业下滑,可是没关系的,我不在乎这些,只要和你在一起,付出一些代价算什么。”

他能感觉到怀中的身子僵硬着想要躲开,却依旧温柔的抱着哄道,“这样,你要是还觉得要跟薄钦道谢,等到修养了一段时间,我带你去找他,好不好?”

谢木迟疑着点了点头,他还是觉得这一切就像是在做梦,怎么谭涛,就变成了他的恋人呢?

就算是恋人,那也应该是,是……是谁来着?

青年捂住头,眼中满是迷惘。

“乖,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医生说你之前受的伤太重,记忆是找不回来了,好在,人在就好。”

谭涛搂着青年,谆谆善诱,“你的记忆,停留在哪一天了?”

“你泼我水的那一天,还把我关在厕所了。”谢木回答的很快。

谭涛笑容加大,说,“对不起,我那时候太年轻了,以后,我会好好的保护你的。”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下巴落在了青年头顶,无声的笑容越来越大。

还好,那件事,还没有发生呢。

***

“宝贝,吃饭了。”

谭涛哼着歌,将一道道菜摆放上桌。

谢木看着一桌的菜,眼亮晶晶的,望向了围着围裙的男人,“这都是你做的?”

“当然了,我们在一起之后,你每天忙着上班没空做饭,只能我自己动手了。”

谭涛面不改色的编着瞎话,却见面前的青年捂住额头,皱起了眉,迟疑道,“可是,为什么我印象里,是我做饭……”

“啊……”男人神情顿了顿,笑着答,“医生的确是说过你会想起来一些片段的,可能你把我忙得那几天下厨的记忆想起来了。”

他拉着青年坐下,一派温柔,“宝贝,别再想这些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快点来吃饭吧,都是你喜欢吃的菜。”

谢木低头,果然见满桌的菜都是自己喜欢的,再加上昨晚他特地去查看的红色小痣,还在怀疑的心渐渐定了下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